南通成立老年科技大学 老年教育内容多元引发关注

2021-10-21
来源:

10月18日,由南通市科协、南通市老科协共同筹建的南通市老年科技大学在南通科技馆揭牌成立。作为省内首家老年科技大学,其最大特色在于设置时事政策、前沿科技、科学健康和实用技艺四大类课程。

江苏各地积极探索老年大学建设,让更多老年人老有所学、老有所乐,提供老年教育的机构越来越多,教育内容也越来越多元。在老年人口占比较大的江苏,集学习培训、陶冶性情、交际娱乐于一体的老年教育该如何找准定位、有效满足老年人群新需求?

链接各方资源,给老人量身打造科普课

10月18日下午,南通科技馆能容纳200多人的多功能教室内座无虚席,南通市老年科技大学成立后的“第一课”——《老年人如何安全用药》开讲。

67岁的南通市民黄元宰获知消息后特意赶来旁听:“年纪大了,要吃降压药、各种保健药,到底怎么吃才安全有效,心里没谱。今天有专家来讲课,这样的机会可遇不可求!”

“这既是一堂给老年人量身打造的科普课,也是老年科技大学讲师团的首场选拔赛。”南通市老年科技大学校长、南通市老科技工作者协会常务副会长姜晓军介绍。比赛邀请南通当地三甲医院的20多名药剂师参加,经专家和群众现场综合打分,南通市第四人民医院药剂科主管药剂师杨蕾等7人胜出,被聘为南通市老年科技大学讲师。

首次尝试给老年人群“备课”,杨蕾坦言“没那么容易”。“考虑到老年人接受力不如年轻人,课程内容安排既要贴近生活、突出实用性,还要通俗易懂、深入浅出。”因此,如何切换“话语体系”、拿捏好节奏,让老年人听得进、听得懂,就成为关键。

“我们不仅要为老年人选拔好老师,还专门定制了一系列科普课程。”姜晓军介绍,学校将先期开设“如何预防金融诈骗”“老年人的心理健康”“智能手机使用操作培训”等10类科普课程,今后围绕老年人需求,每年对课程设置进行公开征集。

记者了解到,南通市老年科技大学并不是传统意义上有学制的学校,而是以公益性讲座的性质、对广大老年人进行科普教育的机构,将依托老科协科普讲师团,通过个人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相结合的方式组建师资队伍。该校将采用灵活多样的教学方式,将常设课堂与移动课堂相结合,开展进企业、进社区、进农村等下基层教学活动;将线上与线下授课相结合,探索开展移动端在线授课。“下一步,学校将链接政府部门、高校院所、企业社团等各领域专家学者资源,为老年人提供更加丰富的科普课程内容,给更多‘银发人才’搭建使之发光发热的舞台。”姜晓军说。

要让更多老人“老有所学”“老有所为”。江苏省政府发布2021年度民生实事时明确提出,今年实现设区市老年大学全覆盖,每个设区市建有3所、80%以上的县(市)建有1所老年大学,让更多老年人“学起来”“乐起来”,让老人们的生活由“养老”变为“享老”。

关注老人新诉求,老年教育不限于“琴棋书画”

近年来各地老年大学火爆,入学之难几乎不亚于“入托”。为了就读老年大学,老人们“抢”名额、“一座难求”等现象屡见报端。

省民政厅发布的相关数据显示,江苏是全国老龄化程度较高和老年人口较多的省份,全省60周岁以上老年人口达1850.5万人,占总人口比例为21.84%,较全国高出3.14个百分点。而据不完全统计,早在几年前,全省老年大学和学校数量就已破万,但仍无法满足老年人的“求学”需求。

另一方面,渴望充实自我的老年人有了更多新诉求。以老年大学课程设置为例,大多是琴棋书画等艺培类,授课内容比较单一,以至于不少参加学习的老年人戏称,与其叫“老年大学”,不如叫“老年小学”或“老年艺校”。即使设置了健康类课程,也大多被冠以“养生”“保健”名号,缺乏更加系统深入的科学健康教育。

“老年人对课程内容、师资这方面还是比较看重的。”江苏夕阳红老年大学校长李婷说。该校于2009年8月成立,现在南京有鼓楼草场门、秦淮中华路、江宁3个校区,以及与浦口区江浦街道老年公寓合办的一个站点,已有学员6000余名。

李婷说,老年大学根据老人需求,对课程内容进行动态调整,比如舞蹈大类中就分为古典舞、民族舞、拉丁舞、交谊舞、肚皮舞,书法类也按照楷书、行书、隶书进行了细分。几年前该校就已经开过智能手机使用课,还有一些心理、中医按摩等比较贴近生活实际的课程。据不完全统计,仅南京市就有几百所老年教育机构开设了“智能手机培训班”。那么, 为什么现在许多老年教育机构课程仍旧以“艺辅类”为主呢?

老人在社交的基础上去学一些专业的知识,主要还是在退休后丰富自己的精神生活。他们对老年大学的需求也是分层次的,不同专业、不同基础的学生对所学内容的诉求并不同。对于大多数老人来说,上老年大学最主要的目的不是“学”而是“社交”,学习知识感觉实用、够用就行。

“像我们学校也有英语班,60多位学员,大多是因为孩子在国外或者准备出国旅游,希望学一些实用性对话。”李婷说,学校也曾尝试开过“生命科学”之类的课,还请来一位南大教授上课,但开了两个学期就没有继续下去,因为这个课题相对深奥,越往后讲难度越大,能跟上的学生越来越少,慢慢就放弃了。

老年人群的接受能力、学习能力也是现实考量因素。“在我们前期调研中,老人对文化类课程的需求比较高、技能类课程需求较少。我们特意安排了CPR(心肺复苏术)培训以及一些心理咨询课程,但不少老人可能很快就忘了。”南京普斯康健居家养老负责人戴玉玲坦言,老人对新知识的接受程度、记忆力下降,这类课程很难进一步“学深”,只要满足日常所需,很多老年人就会“浅尝辄止”。

吸纳更多办学力量,推动老年教育高质量发展

记者采访中,不少业内人士表示,无论从数量上还是质量上,现有老年教育资源供给都远远不能满足需求。

“大多数老年人本身不想成为社会和子女的‘累赘’,其身体状况也能支撑他们融入社会、成为自己生活的主人,这种‘老有所为’的愿望十分强烈。那么通过何种方式促使老年人发挥余热,甚至实现事业上的成长?我认为,不妨借鉴一些欧美发达国家地区的经验,强化分层次的老年教育。”农工党徐州市委会主委、徐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副院长刘功俭说。

眼下,老年大学发展还受制于当地财力和发展规划,经济发达、老龄化速度较快地区已基本建立四级老年教育网络。但在经济欠发达地区,建立老年教育机构仍较困难。即便在老年教育发展得比较快的地区,如何优化教育结构、丰富教育形式、加强教育认证等方面工作,也仍在破题当中。

“只有走市场化道路,才能从根本上改变老年教育资源分配不均的现象。”江苏省老年大学协会工作人员向记者提供了一份《新时代老年教育及老年大学发展探讨》报告。这份报告指出,如今的老年教育业态不仅有老年大学,还有老年社区教育、老年远程教育、老年社会教育、老年学历教育、高校老年教育等,需要众多社会力量来办学,以满足更多老年人的需求。

南京市好来屋公益服务中心在全市共有16个站点,主要集中在栖霞区,有学员3100多人。该中心主任助理赵刚建议,政府可以从政策上加大支持力度,提高运营机构自主权,使老年教育产业灵活运转;也可以参考居家养老服务站建设,推进老年大学的分类建设、等级评定,根据对应的大学等级提供补贴。

“老年教育还需要更多更专业的师资力量。”刘功俭认为,应建立老年教育教师岗位培训制度,支持学校在职或离退休教职工等到校外老年教育机构兼职任教或从事志愿服务。同时,鼓励相关职业院校增设老年教育相关专业,制定专业建设标准,加快培养结构合理、数量充足、素质优良的老年教育队伍。

专家表示,推动老年教育高质量发展,归根结底要改变传统养老观念,倡导终身化老年教育,通过创办多种形式老年教育、坚持群体性教育与个性化教育相结合、加强老年教育人才培养等,为老年人群体创造更高质量的晚年生活。


阅读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