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五年要显著提高健康预期寿命,中国如何实施健康老龄化?

2021-10-19
来源:

如何实现健康老龄化?健康支撑体系要如何健全?中国老年医学学会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解放军总医院第二医学中心教授何耀,就我国老年人群的主要健康问题以及对我国未来实施健康老龄化的相关政策建议接受了南方都市报记者的采访。


何耀。资料图

健康老龄化已成为全球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公共卫生策略。健康老龄化(Healthy ageing)是指持续性地发展和维护老年人健康生活所需的能力和功能,具体目标是:绝大多数老年人是健康老年人,重点是寿命质量而非简单满足寿命的长度。公共卫生策略在实现健康老龄化过程中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和指导作用。主要体现在:卫生政策应面向老龄人口的特殊健康需求、建立长期照护的社会支撑体系、创造关爱老年人的友善世界、提高老年人群健康指标的监测评价和认知水平。

未来五年要显著提高健康预期寿命,中国如何实现健康老龄化?

10月13日,在重阳节来临之际,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对老龄工作作出重要指示。指出各级党委和政府要高度重视并切实做好老龄工作,贯彻落实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把积极老龄观、健康老龄化理念融入经济社会发展全过程,加大制度创新、政策供给、财政投入力度,健全完善老龄工作体系,强化基层力量配备,加快健全社会保障体系、养老服务体系、健康支撑体系。强调要大力弘扬孝亲敬老传统美德,落实好老年优待政策,维护好老年人合法权益,发挥好老年人积极作用,让老年人共享改革发展成果、安享幸福晚年。

10月14日,全国老龄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出席会议并讲话。会议强调,要切实加强老年健康服务,强化老年人健康管理,提升老年医疗服务能力,发展社区和居家医养结合服务,完善医疗保险等制度。要深入实施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将积极老龄观、健康老龄化理念融入经济社会发展全过程,构建“预防、治疗、照护”三位一体的老年健康服务模式,优化城乡养老服务供给,加强为老服务专业人才培养,推进老年友好型社会建设,不断增强老年人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10月13日,在上海市徐汇区康健街道的“长者运动健康之家”,老人们体验“全身垂直律动沙发”。 新华社记者 王翔 摄

重点是生命的质量而非简单延长寿命

建立老年人群的健康监测体系

南都:从公共卫生视角看,老龄化给中国的人群健康带来了哪些风险?

何耀:老龄化会带来一系列公共健康方面的问题,我国老年人的主要健康问题有三个方面:一是多种慢性疾病高发,而且不少老人是多病共患;二是失能和残疾;三是失智和精神心理方面的障碍。而家庭养老模式的变化、城乡卫生服务资源的不平衡和对老年人的医疗保障及服务能力的不足等等是我国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潜在风险和巨大挑战。

健康老龄化是指持续性地发展和维护老年人健康生活所需的能力和功能,重点是生命的质量而非简单延长生命的长度。健康老龄化已成为全球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公共卫生策略。

相关专家曾做过测算,退休老人所占的卫生费用支出是在职人员的4倍多。如果不推动实现健康老龄化,未来消耗的医疗费用和社会资源将会大幅增加,给家庭和社会带来日益沉重的负担。

南都:健康老龄化实际上是强调预防为主的策略?

何耀:健康老龄化的具体内容包括:促进老年人尽可能独立生活在社区,使生活在医院或护理院的老人数量保持最少、护理的时间最短;提供最好的适老环境和服务,使老年人能生活自理、积极乐观和获得较高的生活质量;预防老年疾病、尽早发现和治疗老年病;减轻老年人因残疾和疾病所受痛苦,缩短临终依赖期,对生命最后阶段提供系统的医疗和社会支持。

通俗的说法就是“活得长、活得好、走得快”。就像肿瘤防控要重视预防和早期干预一样,健康老龄化也不能把重点和资源放到后端疾病救治的环节上,否则卫生投入的收益不成正比。

南都:有专家谈到,老年预防医学是目前我国老年医学体系的一个弱点。

何耀:确实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比如,我国的疾病监测报告系统以及大型的流行病学调查大部分还是关注60岁之前的劳动力人群。60岁以上或者80岁以上高龄人口的流行病学调查基础数据,包括主要慢性病的患病情况、死亡构成以及失能失智等相关数据还是较缺乏的。国家已经资助了一些高血压、糖尿病、肿瘤等主要慢病的调查,但是都缺乏70岁及以上各年龄段老年人群的基础数据。

因此,建议尽快建立有全国代表性的老年人群的健康监测和评估体系。如果我们可以建立好这样的监测体系和人群队列,就可以帮助我们了解老年人群疾病谱、死亡谱和主要健康影响因素的构成,这实际上是摸清家底,为卫生资源的分配和重点疾病的防治策略制定提供依据。

南都:为什么此前没能对这部分的研究给予足够的投入?

何耀:可能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我们在经济发展初期会更关注劳动力人口的健康;另一方面也有经费及技术方面的原因。退休的老年人大多生活在社区,社区基层在之前缺乏相关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必要的老年健康服务能力。现在,我们有这样的条件了。2019年通过的《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中就有专门的一条——“国家发展老年人保健事业。国务院和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应当将老年人健康管理和常见病预防等纳入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这也为我们做老年人群的流行病学研究和老年健康管理提供了法律依据。

未来,无论是政府公共资金分配,还是技术和科研人员的意识,都会更关注老年人群的流行病学及公共卫生研究。


10月14日,在长沙市天心区金盆岭街道赤岭路社区文化活动中心,医务人员为老年人测血尿酸。 新华社记者 陈泽国 摄

医改要为老龄化做好准备

医疗服务体系面临3大任务

南都:除了加强研究,老年健康预防为主策略要怎么落实?还有哪些工作要做?

何耀:国家会有相应规划和制度安排,但是我也想强调,首先还是要提高老年人自身主动健康的意识。过去,大家把衰老看成是一种病,用一种病的心态来看待衰老,是比较消极和被动的。我们应该正确看待衰老,它是一个人全生命周期中的一段自然过程, 我们应客观从容应对,实际上,我们应追求“老而不衰”,老年人在生活自理和日常活动功能正常的前提下,依然可以充满活力,积极主动承担很多社会角色,充分发挥和体现自己的社会价值。

另外,老年人应该做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保持科学健康的生活方式,对于已经患有的慢性疾病要持“与病与癌长期共存”的心态,学会干预和控制的方法,只要能够把这些基础性疾病控制在可控范围,就可以保持自主的日常生活和社会交往,做一个身心健康的老人。建议国家组织开展全国老年人口的健康素养调查,先摸清底数,再研究如何通过健康教育和健康促进来提高老年人口的健康素养和自我主动健康的水平。

南都:医疗服务体系建设以及医改如何为老龄化做好准备?

何耀:我觉得有三个方面的问题医改要着力解决。

第一,是老年医学和老年医学科自身的发展和建设,目前我国老年卫生服务及老年保健相关机构的数量和质量与我国老龄化的进程极不相称。“十三五”时期,国家卫生健康委已要求有条件的二级及以上综合性医院要开设老年医学科。这是因为过去老年人分散在各个专科看病,常常是顾此失彼或重复用药,但老年人的多病共患是非常普遍的情况,实际上人是一个综合体,评估及治疗上需要综合考虑和处置,老年科医生应该具备老年医学的知识背景和全科医生的诊疗技能。而我国目前这支队伍的缺口非常大。“十四五”期间,全国应开设更多的老年病专科医院,相关机构应培养更多的老年医学专科医护人员,为老年人群提供这样的服务。

第二,要解决服务能力和水平的问题。如上所述,我国目前机构和从业人员提供老年健康服务的能力很难支撑我国快速老龄化的巨大市场需求,国家应该在政策、投入和机制等方面,加快建设高质量的老年医学科,加快培养老年医学专科医生,老年医学科未来也要像其他医学专科一样受到业界和公众的认可和尊重,才可能发展得更成熟,这支队伍的从业意愿和服务水平才有可能进一步提高。

第三,要解决各类特殊老年人的照护问题。如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照护会给家庭和社会带来很大负担,失能失智老人的照护既是医护难题,也是社会难题,是影响和制约老年人生活质量的一个较大瓶颈。这背后实际上也是医养结合的问题,不可能让所有的老年人都住到医院或相关养老机构去,怎么能让老年人在社区获得便捷经济的医养结合服务,诸多机构之间如何合作与联动,有很多模式可以探索和尝试。


在日照市岚山区安东卫街道凤凰山社区养老服务中心,社区老人在吃午餐。 新华社记者 郭绪雷 摄

动员各方面的力量来关注健康老龄化

下一步要提高健康预期寿命

南都:这几年中国在老年健康方面有哪些进步?

何耀:2016年我们课题组在做老年卫生与健康老龄化发展战略研究时也曾梳理过当时我们国家老年研究机构、老年医学科、老年专科医院、护理院、养老院的情况。“十三五”期间,我们国家还是取得了明显的进步。比如,在机构建设上,原国家卫生计生委成立了国家老年医学中心。此外,科技部也在全国组建了6个国家老年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分布在不同的片区。此外,我国二级及以上综合性医院设立老年医学科的数量较“十二五”时期有明显增长。另外,有一个直观的数据,老年人的就医变得更方便。15分钟从家可以到达最近的医疗机构就医的居民占比已经提升到了80%以上。

南都:怎么看待14日召开的高规格的全国老龄工作会议?

何耀:今年恰逢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这体现了党和政府对民生问题的重大关切。在这个时间点上强调老龄工作的重要性意义重大。今年也是“十四五”开局之年,需要做一些国家战略层面的部署和安排,工作队伍要有任务和目标,人民要有期盼和落地的获得感。以往健康老龄化还只是卫生健康一个部门的考虑和呼吁,但现在已经上升到政府层面的国家战略。大健康理念的一个原则是“融健康于万策”,实际上要动员各个部门各方面的力量来一起关注健康老龄化,破解这个困扰全球的重大公共卫生问题。

南都:目前中国的健康预期寿命是处在什么样的水平上?

何耀:从2015年到2019年底,中国居民人均预期寿命从76.3岁提高到77.3岁。从针对各省(区、市)的研究情况看,健康预期寿命普遍比预期寿命要低8-9岁,最大的差了15岁。我们的希望是寿命要长,但是也要活得健康。

人均预期寿命是反映居民总体健康水平的一个指标,我们已经有了很大进步,未来五年希望通过全社会的共同努力,我国的健康预期寿命也能得到明显的提升,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健康老龄化和健康中国。


阅读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