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岁月神偷“盗”走记忆!这种病治不好但可预防

2021-09-22
来源:

俗称“老年痴呆”“失智症”的阿尔茨海默病(AD)是一种最为常见的老年脑病,发病率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走高,由于脑细胞急速退化,老人会出现智力减退、情感和性格变化,包括短期记忆衰退、重复行为、容易迷路、孤独自私、爱收藏垃圾、多疑猜忌……最终严重影响生活质量,家庭也面临诸多困难。

专家们指出,AD虽然“偷”走了患者对岁月的记忆,却没有剥夺他们对生活的热爱和对亲情的渴求。遗失记忆不遗失爱,我们要对AD患者多一些关爱,对患者家庭多一些帮助。

更重要的是,全社会都应重视对AD的早预防、早发现和早治疗,提倡从儿童开始重视“脑健康”问题,远离脑病。





医学指导

中国卒中学会常委、脑小血管病分会主委,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脑病中心常务副主任陆正齐主任医师

广东省医学会神经病学分会阿尔茨海默病(AD)学组组长、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神经科刘军主任医师

中国卒中学会血管性认知障碍分会常务委员、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神经内科副主任毕伟

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老年病科护理组长邹艳平副主任护师

病人故事

“拍个照吧,

我怕明天就会忘了你是谁”

80多岁的AD患者李阿姨(化名)入院时,已经出现了极严重认知能力衰退。

阿姨的女儿远在国外,身边没有什么亲人照顾。刚入院时,老人一脸淡漠,不言不语,四肢僵硬,还带着胃管鼻饲进食,卧床不起。医护技一体化团队为她制定了详细的综合治疗方案,经过一系列的治疗和综合康复训练后,她终于慢慢能起来活动了。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老年病科护理组长邹艳平副主任护师回忆,在护理她时,为了帮助她改善情感记忆水平,邹艳平每天进病房时,都要跟她热情打招呼、握手、逗乐、聊天,给她一个拥抱,逢节日还送她小礼物。刚开始很长一段时间,邹艳平都得不到任何的回应。

直到有一天,老人主动回应了她的早安问候:“早上好“。“尽管她的声音很缓慢,很小,但是吐词十分清晰,给了我一个大惊喜!”虽然有时候轮休一两天再回到病房,老人又好像不认识她了,“但只要我张开双臂抱住她,她就会露出灿烂的微笑,我想她不记得人了,却记得拥抱的温暖。”

经过精心的治疗和照护,老人家的身心状况都有了很大的好转,能开心地跟人打招呼、简单地对话,也能拔掉鼻管自主进食了。

那一天,准备外出脱产学习数月的邹艳平去阿姨的病房向老人道别。老人家听完后,死死盯着她,紧紧地拉着她的手不放,又像个孩子一样张开双臂索抱,撒着娇说:“拍个照吧,我怕明天就会忘了你是谁。”

于是邹艳平用老人的手机拍下了笑中带泪的一张合照(见下图)。


“对于失智症长者来说,陪伴就是这个世界上最长情的告白。护理需要温度,需要情怀,这也是我选择并坚守老年病科的理由。如果你是一位AD老人的家属,请不要难过,不要埋怨,不要放弃。因为,其实他们是那么努力地想要记住你。”

现状

AD防治面临三大挑战

“随着我们步入老龄化社会,与增龄相关的疾病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注,其中,阿尔茨海默病(AD)是最重要的问题之一。”中国卒中学会常委、脑小血管病分会主委,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脑病中心常务副主任陆正齐主任医师指出,AD是最常见的老年脑病之一。“一说到老年病的社区筛查,如今很多人已经知道要查血压、血糖、血脂,甚至骨密度和眼病,但对脑功能检查和‘脑健康’知之甚少。”陆正齐呼吁。

目前,AD的防治面临着三大挑战。

首先是公众特别是患者家属对该病的了解有限,导致该病早诊早治率低。中山三院神经科AD诊治团队的马晓萌医生介绍,由于家属常把老人的记忆力下降、认知功能和空间定向功能等的下降,误当成“健忘”和“老糊涂了”,许多患者直到出现严重的记忆力衰退、行为异常甚至一度走失,才会被家属送去就医,而此时往往病情已经发展到了中晚期,影响疗效。

“阿尔茨海默病无法治愈,病情难以逆转,只会越来越重。但如果能早期干预,例如在患者刚出现‘一转眼就忘记了’或者重复说一句话、重复做一件事的时候就接受治疗,不仅能有效延缓病情的进展,也能让老人得到更高的生活质量。”陆正齐指出。

其次是具备认知功能筛查的门诊数量还不能满足公众的需求,AD医疗和护理团队的建设也需要进一步加强。

作为广东省医学会神经病学分会主委,陆正齐表示学会计划推动神经科AD相关亚专科的建设,要让认知功能筛查门诊和老年脑病义诊“进社区”,从而方便患者就医,提高AD的诊疗水平。

再次,患者和家属需要得到公众的理解。有些家属因长期照料护理患者而身心交瘁,情绪需要得到纾缓。中山三院神经科记忆专科通过开办患者关爱中心,举行线下、线上活动,为患者家庭提供医学指导和心理支持。“但其实除了医疗护理团队的指导,患者和家属也需要家庭成员之间的互相支持,亲戚朋友的关爱以及社会各界的理解。”陆正齐强调。

呼吁

建设“失智症友善社区”

广东省医学会神经病学分会阿尔茨海默病(AD)学组组长、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神经科刘军主任医师指出,患者和家属需要的社会支持包括防走失、社区日托等等工作的推广。

社区日托中心的建设,写明患者身份和家属联系方式的“黄手环”公益活动的推广,也有助于防走失、减轻家庭负担。

“我们希望通过提升公众对失智的认知水平,群策群力帮助AD老人。”刘军正在牵头制定湾区“失智症友善社区”建设的专家共识,期望能为AD老人创造更为安全的环境,为家属解忧,从而破解老龄社会带来的这一难题。

预防

防老年痴呆 研究证明有效!

“AD是可以预防的,最好从儿童时期抓起!”广东省医学会神经病学分会阿尔茨海默病(AD)学组组长、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神经科刘军主任医师表示,近年来国际医学界的研究证实,从青少年期到老年期,改变九种生活方式可减少三分之一的AD发生。

青少年时期

提升教育水平:多动脑,多学习,有助于提升脑功能的储备,这样即便老来受损,对患者的影响也会降低。

中老年时期

保护听力:听力下降是痴呆的独立风险,听力下降后可能导致人不愿意与外界交往,并导致相关神经退化。建议听力下降后及早佩戴助听器等进行干预;

防治高血压;

预防肥胖;

积极治疗糖尿病;

(以上三种方式可能与胰岛素抵抗、大脑淀粉样蛋白清除率降低、高血糖和炎症有关。应规范防控高血压、糖尿病等代谢疾病,控制体重到合适范围。)

戒烟:吸烟危害血管健康,烟草中也包含神经毒素;

治疗抑郁:老人抑郁可能是痴呆的前驱症状增加应激激素、减少神经生长因子和海马体积减少相关。动物模型表明,一些抗抑郁药,包括西酞普兰,可以降低淀粉样蛋白的发展;

多进行社交:社交孤立可能是AD的前驱症状。建议多进行人际交往,鼓励老人多跳广场舞,尤其是手部动作丰富的舞蹈。上老年大学学新本领、参与棋牌麻将、走亲访友聊家常甚至多亲近孙辈,也是不错的“练脑”社交活动;

爱运动:久坐有风险,体育锻炼可以改善情绪、减少跌倒风险、维持正常的身体机能。

刘军指出,除了生活方式干预,饮食上还要尽量避免高盐高糖饮食,少吃五种不健康食物包括红肉、黄油和人造黄油、奶酪、糕点和甜食、油炸食品或者快餐,多吃10种“健脑食物”——绿叶蔬菜、其它蔬菜、坚果、浆果、豆类、全谷类、鱼、家禽、橄榄油和葡萄酒。

“保护脑健康,任何时候开始改变都不算晚。”刘军强调。

治疗

药效存在个体差异

外界刺激或有影响

“很多因素决定AD进展,但总体来说,病人就像秋天的树叶一样,会慢慢变黄,加水也好施肥也好,只能让它黄的慢一些,但不能阻止它变黄。我们所能做的,就是通过及早发现疾病,及早干预,来延缓疾病的进展。”中国卒中学会血管性认识障碍分会常务委员、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神经内科副主任毕伟指出,治疗上主要分三大块,包括药物治疗、康复治疗和营养支持。药物方面,指南中明确推荐有效的药物包括抗胆碱酯酶抑制剂。一些非特异性药物也可作为辅助用药。

但药物只能缓解一部分症状,且疗效的个体差异也很大,“其中的重要影响因素包括外界的影响和刺激,比如重大事情的打击,遭遇车祸、外伤、大手术等等,病人在重大事件刺激下,病情会迅速加重。”

毕伟强调,如果及早发现疾病,及早用药,会大大延缓疾病的进展。患者和家属千万不能自己擅自停药,一定要定期来复查,在医生的指导下调整药物。“有突发情况要随时复诊,比如有个患者平时很疼孙子,但有一天突然打孙子,打完就后悔了,这说明他的自制力没有了,病情发生了变化,这种情况就要及时来找医生调整用药。症状稳定的也要定期复查,评估病情。”

适度打麻将可以延缓疾病进展

其次,康复训练非常重要。毕伟指出,目前有专门的软件对患者进行认知能力测试,分析患者的语言能力、计算能力、感知速度、空间能力及推理能力等,看看患者哪个功能受损,经过医生的评估,针对缺损能力进行不同程度的康复训练,包括打太极拳、打牌、打麻将、做游戏等。

第三要注意患者的营养支持。饮食没有规律,要么暴饮暴食,要么不吃,营养不均衡,对病情的影响也很大。

家庭护理

不要过度包揽

也不要情感缺失

“照顾AD老人有点像照顾孩子,需要耐心、爱心,需要陪伴、接纳,陪伴他慢慢走完最后的时光,特别考验人性。”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老年病科护理组长邹艳平副主任护师说,家里有一个AD老人,对家人来说是一个极大的考验。很多人会慢慢地磨光了所有的耐心和爱意;有的人则缺乏正确的护理知识,大包大揽式的照顾让老人得不到应有的锻炼,各项机能每况愈下……

一位来自江苏的晚期AD患者梁太太(化名),退休后和老伴一起随独生儿子来到广州生活,儿子工作忙,老两口与儿媳关系不睦,阿姨平素内向喜静,没有知心朋友,患病后性格大变,易怒,最后离开儿子家在外租房安置,住院期间也只有老伴陪同。“她的记忆停留在自己生活在江苏老家的那段时间,总是无助地在徘徊在陌生的走廊里,找不到家。我们也只能好言安慰,最后他们搬回了老家,如今不知道怎样。”

如果子女就在老人身边,家庭氛围好,老人得到充分的情感陪伴和生活上的细致照顾,还能学习新的技能,那么身心状况会有较好的改善。

83岁的朱教授(化名)的经历或许能给人们一些启发。患病30多年的他,很早得到诊断,自己很认真地接受医生护士的建议,每天坚持画画、吹笛子,甚至去学习一门新的外语。家里人对他的照顾也很耐心。“如果不是这样,可能他的生活完全是另一个样子,也无法坚持这么久……”


AD患者家庭照顾要点

邹艳平提醒,患者回归家庭、回归社会最需要的是生活及心理方面的照护。日常的家庭照护需要注意的有:规律的日常生活安排,使用便签条、备忘录、日历及小闹钟等提醒物品,常用的物品做好标记,减少因健忘所致的挫败感。

建立重要资料的信息卡,防止走失事件发生。指导及陪伴患者进行加强记忆刺激的手指操、唱歌、跳舞、阅读、画画及下棋等益智类活动,以延缓病情进展。

家庭护理的要点有:

1.家庭中进行科学的适老化改造,使用不同颜色做到明显的功能分区,为老人提供安全的生活环境;

2.专业人员在患者回归家庭及社会前,须加强对患者及照顾者的照护技能及自我照顾能力的专业指导,佩戴防走失设备,预防走失、跌倒及误吸等伤害;

3.做好心理情绪调适,理解患者的感受,建立彼此信任的关系,使患者有安全感,尊重其意愿做出共同决策;

4.家庭、社会及医院三者共同联动,做好延续化护理,确保专业、安全的照护方案落到实处,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

最后,有兴趣做份卷子吗?

感觉记忆力告急,想知道AD离你有多远?可以试做一下:

SCD-9:适用于自觉记忆障碍较轻者

这几类人群建议每3个月进行评估:自觉记忆力下降者、以前记忆评估有异常者、家族中有过痴呆患者人、长期睡眠不佳者、长期情绪不佳者(推荐但不仅限于上述人群)。

评分标准:

以上问题回答“是”或者“经常”,得分为1分

以上问题回答“偶尔”,得分为0.5分

以上问题回答“否”或者“从未”,得分为0分。

如果总分超过5分,建议去神经内科记忆专科门诊就医。也可关注微信公众号“中山三院记忆关爱中心”,通过“记忆门诊”服务在线咨询医生。


阅读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