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孙入党,百岁老太就会“打赏”礼物

2021-07-06
来源:

马素廉,100岁,长沙市开福区通泰街道寿星街人。

#核心提示#

6月27日中午,长沙黄兴北路科技小区,笑声在院落里回荡。循声望去,一大家十余人正围坐喝茶。

方桌主位,一头银发的老人十分瞩目。老人名叫马素廉,1921年农历2月出生于湘潭县马家堰村。三个月前,她刚过完自己的百岁生日。

在漫长的人生岁月里,她先后生育了5个女儿,还亲手带大了4个孙娃,是一个30余人大家庭里的老祖宗。

“知道你们今天要来,我妈妈昨晚就通知了我们,还特意打扮了一下。”四女儿张跃笑着告诉记者。

“吃西瓜!吃西瓜!”老人立马摆手打断了女儿。

西瓜清甜,气氛热闹,家人和睦,老人和孩子们打开了话匣子,回忆过往的百年时光……

#狼烟岁月

白天躲日寇晚上躲土匪,靠南瓜藤度日#

动荡年代,东躲西藏是马素廉一家人的生活常态。

“常有日本人、国民党来村里抓壮丁。男人们只得上山躲藏,我们妇女人家,也把衣服、粮食都藏到山里,随时准备躲起来。”回忆起抗战时的生活,马素廉历历在目。

让她印象最深刻的是1943年夏的一天。当天下午,日本侵略者经过村庄,村民们四下逃散。马素廉抱着大女儿,跟母亲躲进山里的茅草丛中。

“虫子蚂蚁很多,贴着脚踝往身上爬,又闷又热又痒。我只能捂住娃娃的嘴,大气也不敢出。”马素廉回忆,直到天色渐黑,三人才胆战心惊地往家走。刚到村头的大树旁,一名70岁的邻居老人歪倒在树下,脖颈处的血块已经干结,没了气息。

“他是被日本人抹了脖子。”马素廉抹着眼泪说,等她们回到家中,家里已被翻得乱七八糟,藏在墙壁夹层内的嫁妆首饰都没了。

稍稍让人安心的是,在山里藏了许久的父亲回来了。可一家人还没说上几句话,夜空中又传来狗吠马鸣,还有断续的炮声。“土匪来了!”父亲无奈又翻窗向山里跑。

“门被一脚踹开,进来两个土匪,脸上蒙着面罩。”马素廉回忆,土匪进门就开始翻箱倒柜找东西,喝了家里酿的坛子酒,又抢走了一家人仅剩的米面和盐。临走时,她们还被威胁在三天之内凑齐3枚光洋,不然就杀人。

日寇土匪烧杀掳掠,马素廉一家只能靠南瓜藤度日。“最可怜的是我女儿,没得奶水吃。我只能用布缝一个漏斗,把借来的米糊糊一点一点挤到她嘴里。”

(马素廉和曾孙合影,祖孙露出同款牙齿。)

#惬意时光

去过北上广,逛遍长沙各大公园#

1946年,拥有初中学历、又有一手缝纫绝活的马素廉被招进衡阳医院就职,动荡的生活迎来了曙光。

1949年衡阳解放后,马素廉和擅长泥塑的丈夫一起被调入长沙,到省卫生厅就职,自此定居长沙。

也许是东躲西藏的日子过久了,因病提前退休的马素廉极爱出门。

“我去过好多地方,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苏州我都去了!”提及所到之处,马素廉如数家珍。她最喜欢的是杭州,“坐在西湖的船上,晃晃悠悠好韵味。”

年事渐高,马素廉的腿脚不便,出远门成了一个难题。女婿和孙子们想着法子哄她开心,带着她在长沙市内逛公园。

“烈士公园、月湖公园、湘江风光带、梅溪湖、洋湖、天心阁……长沙大大小小的公园,我们都带她去过了。”80岁的大女婿陆仪新告诉记者,家里人多力量大,只要天气合适,就带老人出门游玩。“有时候是孙娃娃们开车带她去,有时候是她坐轮椅我推她出去逛,看见花花草草,还要拍照发到家族群里打卡嘞。”

“长沙现在极好看,变化非常大,我很喜欢!”马素廉回忆,1949年刚到长沙时,很窄的麻石路,路上走的大多是运货的板车、人力车、送水车、拉粪车,自行车都极少。“现在小汽车跑得飞起,还有地铁、高铁,在以前真是做梦都想不到。”

(周日是这个家庭的团聚日,马素廉和女儿女婿们的合影。)

#感恩年代

曾与地下党员共事,号召子孙积极入党#

“旧社会过来的人啊,对党尤其深情!”四女婿伏新煌告诉记者,丈母娘常和他们念叨共产党好,嘱咐孙辈们好好工作,回报党的恩情。

马素廉告诉记者,自己虽然不是党员,但沐浴党恩几十年。“我入职的衡阳医院,院长就是地下党员。衡阳解放时,他怕我们有危险,还专门通知我们躲起来。”

到长沙工作后,马素廉一家住上了分配房,子女也顺利参加了工作。“我现在看病不要钱,除了一个月3000多元的退休金,国家每个月还给我500元高龄补助,社区工作人员也经常来看我。我现在吃穿不愁,生活美得很,这都要感谢党和国家!”

在马素廉的教导下,家中子孙积极向党组织靠拢。如今,她们一家30口人中,就有11名共产党员。家里有成员光荣入党,马素廉知道后都会打电话、寄礼物。

“当年我入党时,给她打了个电话报喜。她高兴得不得了,给我寄零食、布料奖励我,嘱咐我听党话、感党恩、跟党走。”女儿张水清笑着说。

长寿秘诀

勤劳持家爱动脑

“我种的丝瓜咋还不结?”采访间隙,马素廉还操心着自己在门外种植的蔬菜。记者看到,鱼腥草、虎耳菜、红苋菜……品类繁多的蔬菜,热热闹闹挤满了花坛。

四女儿张跃说,母亲身体硬朗,得益于她一辈子勤劳能干的生活习惯。如果说伺弄蔬菜算是体力劳动锻炼,马素廉热衷的麻将则是脑力锻炼。闲下来时,她最喜欢拉上女儿女婿打上几圈。

“我打麻将都是丈母娘教的,今年过年她跟我们三个女婿打麻将,一人独赢嘞!”大女婿陆仪新笑言,丈母娘牌艺很高,头脑灵活。年过百岁,老人仍清楚记得家人生日,特别是五个女婿的生日。每当有女婿过生日前,她都会专门提醒女儿送祝福。


阅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