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兆生:信仰未变 忠诚不改

2021-06-28
来源:

今年清明节前,刚刚过了100岁生日的刘兆生突然发烧住院。连续几天几夜,躺在病床上的他无意识地念叨着老战友的名字,连部队番号都说得清清楚楚。

  但是,等退烧出院后,刘兆生反倒有些糊涂了,只能偶尔想起一些。

  “大多都不记得了。”当记者采访时,老人满怀歉意地说。

  记不记得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早已用实际行动,给出了一个无比清晰的答案。

  参军,这其实是一个关于信仰的问题

  

  1948年,当陈毅率领的部队经过现今的宿豫区关庙镇时,刘兆生瞒着妻子,跟随部队向北开进。

  当时的刘兆生,满心渴望加入共产党领导的部队。

  要知道,在此之前,当地来过国民党的部队,得知刘兆生有手艺,不由分说便将他“抓壮丁”了。那段时间,看到国民党部队的所作所为,他想尽办法,终于抓住机会悄悄回到家乡——因为“那不是咱们老百姓的队伍”。

  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后,刘兆生的精神状态都不一样了。不到一年——1949年1月,他就光荣入党!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刘兆生觉得“兵还没有当够”,坚决要求留在部队。抗美援朝战争打响后,他又积极报名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直到1958年才跟随部队撤离朝鲜返回祖国。

  此后,刘兆生所在的部队先后驻扎山西、西藏、甘肃等地,直至1964年才转业回到家乡。

  “当兵苦不苦?”

  “苦!”老人回答道。

  不说别的。刚到朝鲜时,在兵站负责枪支器械的他,为了让战士们尽快用上国内调运来的新武器便昼夜加班。为了节省原料,他动员大家将枪械上的机油清理下来,最后装满了5大桶送到汽车连。后来,刘兆生挑起了训练新兵的担子。初春,海水冰冷刺骨,他带领战士泡在海水里训练,一练就是几个小时——这导致他后来两个膝盖积水、长期行动不便。

  

  但在当时,刘兆生可没叫过一声苦、没喊过一声累。

  对刘兆生来说,参军从来不是一道选择题。加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部队、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一员——这是他当时的追求,更是此后深植心中的信仰。

  害怕,这其实是一个关于忠诚的问题

  在接受采访时,老人会突然迷迷糊糊地说“害怕”,而且不止一次。

  老人怕什么?怕打仗?

  当兵16年,刘兆生参加过的大战役、小战斗数不胜数,受过伤,流过血,一次次面对死亡的威胁。

  在淮海战役中,为了夺取敌人的阵地,一起冲锋的战友都牺牲了,只有刘兆生一人活了下来。胜利后,因为意志坚定、作战英勇,他被授予个人二等功,并有了“长命鬼”的称号——因为团长说:“小刘命大,敌人的枪子和炮弹都打不倒他。”

  打不倒并不意味着打不到,但是,每次冲锋,刘兆生都带领战友冲在最前面!

  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敌人的炮弹不断落下,击中了刘兆生所在团的指挥部,团长、政治指导员等人都被爆炸掀起的泥土活生生埋在下面。最终,只有第一个被战友扒出来的刘兆生活了下来。

  在老人的右腿上有8处伤疤,手指和脚掌上还有敌人的飞机机枪扫射、手榴弹爆炸留下的疤痕。

  记者在老人耳边喊道:“打仗时你怕不怕?”

  老人一直不由自主点着的头顿住了,似乎是在思考,随后斩钉截铁地回答:“不怕!”

  每一次冲锋时,刘兆生的心里到底有没有害怕过?

  每一次受伤后,刘兆生的心里究竟有没有后怕过?

  答案并不重要,因为每一次战斗,刘兆生从不退缩!

  

  “打架”,只因容不得别人“说坏话”

  有一件事,哪怕已经过了十几年,老人的孙媳妇肖颖仍记忆犹新。

  那天,刘兆生和肖颖的老爹(爷爷)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老爹酒喝多了,因为个人得失絮絮叨叨发牢骚。

  没想到,老爹说一句,刘兆生就“顶”一句。

  “你干吗老和我过不去?”老爹急了。

  “共产党哪里不好?我就不给你说。”刘兆生吼了起来。

  老爹不服气,继续说。结果,当时已经80多岁的刘兆生举起拐杖就动手了!

  “他这辈子容不得别人说党一句不好。”肖颖深有感触地说。

  其实,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刘兆生也曾被错误对待过,但是他从没抱怨过。离休后,他还积极发挥余热,主动加入社区夕阳红“五老”志愿服务队,给孩子们讲革命故事,向群众宣传党的方针政策。

  “授予刘兆生同志全区优秀老党员称号……”老人眯着眼,努力去认清摆在他面前的那本荣誉证书上的字。那是2018年7月,宿豫区委组织部颁发的。

  读完后,老人歪着头思考着字里行间的意思。

  然后,他得意地笑了。


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