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海峰:壮心不已,争做先锋

2021-06-17
来源:

暮年,上将万海峰最牵挂两件事,一是老区的乡亲,一是那些出生入死的战友,特别是早早就牺牲的烈士。
1990年,70岁的万海峰从成都军区政委的位置上退下来,到各地走了一圈后,发现许多老区的教育条件十分落后,有的小学教室里没有桌椅,同学们站着听课;有的教室四面透风,冬天孩子们的手都被冻裂发红,这让将军心痛不已。
“都说红军命大,但没有老百姓的支持,红军的命没有这么大。”万海峰带着老红军的感恩之心,开始去圆梦自己的牵挂:他带头和老战士们一起捐款,建起一所所希望小学、红军小学;他联名众多将军上书中央,让京九铁路从“老区”拐个弯,成为一条扶贫线。
万海峰说:“我是老区人民的儿子,为老区做多少事,都是应该的。
京九铁路在信阳老区“拐了一个弯”
1992年,国家决定修建京九铁路,在即将开工之前,全国人大代表、河南信阳地区副专员郑淑真来北京开会,带着河南新县县长找到老乡万海峰,请将军帮忙。
原来,他们得知京九铁路建设有两个方案,一个是从阜阳经安徽到九江,另一个是经新县走湖北到九江。铁路部门很可能采用第一个方案,因为第二个方案经过大别山,铁路要拐弯,线路被拉长,必然要增加建设投资。


新县属于信阳地区,这里先后诞生了红四方面、红25军、红28军等红军主力部队,共走出了许世友、李德生等43位开国将军。当时不足10万人的新县有5.5万人为革命献出了生命。
但当时信阳所属的10个县市,有8个县不通火车,老区人民盼望着铁路能从家门口经过,赶上时代发展的脚步。
万海峰听了,与家乡人民一样心急,他说:“老区为中国革命奉献那么多,解放了这么多年,由于交通不方便,迟迟发展不起来。如果老区通了铁路,老区人民就能很快富裕起来的。
万海峰联系了李德生、尤太忠、郑维山、高厚良、陈明义、潘焱、曹思明等7位老将军,上书中央:国家应当对老区进行帮助和扶持,如果京九线从信阳老区通过,将从根本上改变该地区交通落后的状况,对繁荣经济、加快老区人民脱贫致富的步伐,具有十分重要的社会、政治,经济意义。
在老将军们的努力下,中央领导高度重视这个建议,很快批下来,同意京九线走老区,让京九成为一条扶贫线。
高敬亭改名,像海洋一样大,像山峰一样高
万海峰的名字是新县抗日名将高敬亭给起的。
谈起这事,万海峰颇多感慨,他说:“我出生在河南光山县泼陂河镇旁一个小村庄。由于家境贫穷,找人取名是要给钱的,父母干脆就叫我‘毛头’。
1933年,13岁的万海峰参加了光山独立团,成为一名光荣的红军战士。
在一次转移中,万海峰与部队失去联系。正在他为寻找部队精疲力尽之际,巧遇红28军政委高敬亭。

图片

高敬亭将这个机灵的小战士留在身边,做了一名警卫员。
万海峰说:“参加红军后,我就想总不能一直叫‘毛头’吧,便鼓足勇气请高政委给自己改个名。高政委当即就答应了,他沉思片刻说:‘我们红军,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这个战斗集体,像海洋一样大,像山峰一样高,部队和个人都有光辉灿烂的前程。你就改名叫海峰,好不好?’”
从此,红28军的花名册上就出现了“万海峰”这个名字。
21岁那一年,一天连长没当过的万海峰,临危受命,越级当上了营长。
那是19411月,国民党苏鲁皖边区游击军副总指挥李长江投降日军,被编入伪第一集团军,新四军领导的苏中抗日根据地,陷入了被敌伪顽军前后夹击的境地。
新四军第一师师长粟裕奉命寻歼李长江部。考虑到独立72营在黄桥战役中伤亡过大,营长也壮烈牺牲,全营士气遭受重创,粟裕派时任新四军江南指挥部侦察参谋万海峰任2营营长。
2营的指战员听到消息后,一个个心里直发毛:新来的年青人能带好这支老部队吗?


已经有8年军龄的万海峰用事实说话,一上任就带领官兵在姜堰(今泰县)的石家岱镇,短短3天里两战两捷,歼灭李长江部600余人。
这个时候,战士们无不交口相赞:“营长带领我们打了个翻身仗,好样的。
万海峰的指挥能力不断显现。不久,他奉命到苏中军区第三分区所属的泰兴县,担任县警卫团副团长兼参谋长。刚到泰兴,就碰上日伪军纠集6000余兵力,分8路向三分区根据地的中心区域进行“扫荡”。
万海峰临危不乱,率部在姚家岱歼灭日军教官烟养义少尉以下20余人,并俘获日军2人,开创了苏中敌后地区生俘日军的纪录。
随后,孟良崮战役,淮海、渡江等战役,抗美援朝战争都写上万海峰的名字。他从步兵指挥员到炮兵指挥员,再到政治委员,一路从放牛娃到上将,戎马一生,战功卓著。
不在前线,就在守望前线
1998年,万海峰到安徽舒城县新四军第4支队旧址视察。
高敬亭在这里曾带领部队进行了90多次战斗,击毙、击伤敌军2300多人,使4支队由原来3100人壮大到11000多人。他们参加新四军组建后在抗日战场上打的第一仗:蒋家河口伏击战,一举打破日本“皇军”不可战胜的神话。
但万海意外地看到4支队旧址旁边的小学房屋破旧、设备奇缺,学生上课十分艰苦,他就与高敬亭以前的战友汪道涵、裴先白等一起倡议捐资助学,为当地建一所希望小学。
这个提议受到健在的新四军4支队老战士积极响应。很快,20多位老战士集资50多万元,一座崭新的教学楼拔地而起。为了纪念老首长,小学命名为“敬亭小学”。
当万海峰重返故地时,听到孩子们“爷爷”“爷爷”地向他问好声,看着学生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新课桌前灿烂的笑容,他的心情比孩子们还舒畅。
万海峰常说,他是个放牛娃出身,一介武夫,没读过书。但他晚年写的书法,最多的是:江山如画,自强不息。暗地里,他将一生的豪迈,全都寄寓于这些朝气蓬勃的孩子们身上了。
万海峰从朝鲜战场回国后驻军唐山,在那儿一待将近20年。唐山发生大地震时,他已任北京军区副政委。
万海峰说:“大地震发生后,一开始抗震救灾的名单里没有我,因为对唐山的地形熟悉,我便主动提出去唐山抗震救灾,原因很简单,就是除了一名共产党员、老军人的责任感外,还有那份对唐山的眷恋。

图片

军委经研究同意了万海峰的请求,任命他为抗震救灾前线指挥部副总指挥,带领15个师10万余人抗震大军参与救灾。
当时开进的部队没有携带锹、镐、施工机械,最初几天,战士们只能靠双手扒碎石、搬楼板、扯钢筋,有的战士因此指甲剥落,双手血肉模糊。
万海峰说:“我虽然没学过医,但我知道大灾之后有大疫的道理。当时我们空中出动飞机喷药,地面也增派人员喷洒消毒药。整个地震灾区,后来没有出现大瘟疫。当救灾完成,解放军撤离,灾区群众对我们依依不舍。送别战士的时候,老百姓都是拿着鸡蛋和桃子往车上扔,那个场景我至今也忘不了。
每年,万海峰都会到唐山看看。外出遇到唐山老乡,还要拉拉家常,问问唐山的发展情况。2008年汶川地震,万海峰不能再去赈灾前线了,就拿出一万元薪金做特殊党费支援救灾,希望用自己的余热,为国家和社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其实,将军的报国之情,从离开家走上革命道路那天起,就不曾减弱一分。
除了捐建希望小学和红军小学,万海峰夫妇还加入“一帮一”助学行动,常年资助一名贫困儿童,直到这个孩子上完大学,跨入社会,能够生活自立。为了不伤及孩子的自尊,他们从未与孩子谋面,给孩子一个自由自在的学习、生活空间。


天伦之乐,不忘赤子情怀,让这位老将军赢得了人民的敬佩,国家的尊重。2015年,万海峰与30位抗战老战士一起,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接受习近平主席颁发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习近平说:天下艰难际,时势造英雄。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包括抗战英雄在内的一切民族英雄,都是中华民族的脊梁,他们的事迹和精神都是激励我们前行的强大力量。

对党和人民忠心耿耿万海峰,就是壮心不已的先锋!



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