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正先:跟党走,永不停步

2021-06-17
来源:

103岁的老红军胡正先,还在走他的长征路。

去年底,他去四川北川县,感受新北川的建设同时,给永昌派出所干警授党课,鼓舞大家更好地建设家乡。

今年初,他到广东深圳市,赞叹特区的发展之余,给浦发银行深圳分行员工讲党的故事,激励奋斗中的青年人。

以亲历者身份传播党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这只是离开工作岗位30多年来,胡正先数不清的红色宣讲中的两次。

无粮草、无枪弹作战,无一人叛变投敌

胡正先是原总参三部副部长,部队更名为战略支援部队后,百岁的他级别最高、年龄最大,身体最棒,每年都作为代表参加驻京部队老干部团拜会。

每次,习近平主席同大家握手,询问老同志身体和生活情况,共同回顾党、国家和军队事业发展的辉煌历程,展望强国强军的美好前景,都让胡正先感慨。

在北京西山边住处接受记者采访的胡正先说:“这既是对老同志的关心,也是对他们身负那段光荣历史的尊重,更是对人民军队优良传统的继承。

奋斗在爱党、爱国教育的第一线,看着青年人朝气蓬勃,国家繁荣强大,胡正先无时不感叹:当年的苦没有白吃,血没有白流。

胡正先是安徽六安人,12岁那年参加了红军特务连。

红军在甘肃的会宁会师后,红四方面军第5军、第9军、第3021800多人西渡黄河,去执行宁夏战役计划,打算占领宁夏,从蒙古连通苏联,获取战略物资。

胡正先说:“那时候我们还不叫西路军。我在红军总部通讯学校学无线电,跟着陈昌浩、徐向前领导的总部一起坐橡皮船过了河。

当时的西北地广人稀,粮缺水咸,正当众将士为粮草发愁时,更大的危机随之而来。

甘肃是军阀马步青的地盘,青海是军阀马步芳的领地,红军路过可以,想留下来,只能兵刀相见。

胡正先说:“我们接到命令,要在那儿驻扎,结果,停了40多天就打了40多天。我们3个军,每枝枪里只有20余发子弹,最少的5军每枝枪仅有5发。战士子弹打完了就操起大刀、木棍坚守阵地,寸步不让。

胡正先在通讯学校每天要到电台抄新闻。有一天,电台里传出蒋介石被张学良捉起来的消息,整个部队欢腾起来,说这下没仗打了。

他们派代表去跟马步青、马步芳谈判,说国共合作了,停战了;但对方说那消息是假的,停了两天又打了起来。

几场战役过后,西路军伤亡6000多。

胡正先讲到每次临战时,西路军将士奋勇争先、毫不畏缩、视死如归的情景,激动与悲痛交织,常哽咽不止。

19361029日西路军过黄河,到1937430日到新疆,这支部队在长达半年时间里,无日无夜不行军作战,在无粮、无盐、无水、无枪弹、无医药、无后方的情况下,无一人叛变投敌。

胡正先与400多名幸存的西路军被陈云、滕代远从星星峡接到迪化(今乌鲁木齐),编入跟共产党合作的新疆军阀盛世才的新兵营,学习飞行、装甲车、坦克、通信等,胡正先仍继续学习通信。

只有跟着共产党才有希望

胡正先在家每天都看新闻,不管电视还是报纸,他最关注的就两点,一是民生,一是军事。

他说:“我们退下来的人没有多少事,就应该了解国家变化,对个人来说既兴奋也是鼓舞,看着国家强盛,军事强大,浑身有劲。

当年,由于延安缺少电台工作人员,胡正先于19384月到了延安,在中央军委三局工作。军委三局工作是为党中央、中央军委对全军和全国各地的通信联络和情报进行搜集,用现在影视作品的说法,就是名符其实的“听风者”。

从第一次接触电台起,胡正先一生再也没离开过这一行。

抗战胜利70周阅兵式上,胡正行作为老兵方队一员,佩戴勋章,乘坐敞篷车经过天安门广场,接受习近平主席的检阅,成为受阅方队中最感动世人的明星。


也许是曾经搞通讯必须有极佳的记忆这层关系,胡正先精神好、口齿清、经历过的每件事,都像电文一样,每个字都记得异常清晰。

退下来后,他常被邀请去高校和社区演讲,每当他讲到“我身边的战友没有一个人当逃兵,大家不怕困难和牺牲,一次次投入战斗,这种舍生忘死、勇往直前的英雄气概,对我的影响深入骨髓”时,总是赢得掌声阵阵。这是对老兵的敬意,也是对万千烈士的无限怀想。

胡正先夫妻俩加上5个子女,个个都是军人。“每到我们团聚时,咱们家就像一所军营,”胡正先笑着说,“家风就是军纪,亲人就是战友。军队建设,强军之梦,我们没出家门就已经开始了。

12岁那年跟随红军第一天起,胡正先就已打定主意,永远跟着党走,跟着这支军队走,不管遇到多大的危险与困境,不掉队,不被俘,不叛变,不投降。

敌人进攻大别山时,红军被迫外撤。部队担心路途险境,就动员年长者和年纪较小的红军回家。胡正先也在劝返之列,但他坚决表示,要跟着部队走,“因为我觉得,只有跟着共产党才有希望。”胡正先说。

尽管都是八九十年前的往事,胡正先对当时的一字一句都记得特别清楚。等到他的子女陆续当兵,走进军营,他给他们的忠告,也是父亲当年教他的那句话:好好干,别拖部队的后腿。

其实不用胡正先教,子女们也知道报国,因为他们从父亲那穿过硝烟、历经风雨的经历上,早已看到党和人民军队百折不挠、坚定并勇往直前的信念。

重走西征路,凭吊牺牲的战友

80多岁的时候,胡正先按捺不住对牺牲战友的思念,跟家人说,要重走当年西征路。

他的一声令下,老伴儿、儿子儿媳、女儿女婿二话不说,着装动身,陪这位老兵再一次踏上茫茫戈壁滩,一路去祭奠战友亡灵,重温那一段萦绕老红军心头几十年挥之不去的惊天动地的壮举。

在甘肃永昌县,当听说活着的西路军又回来了,当地人们“哗”地一下围了过来。一位年迈的老汉更是拉住胡正先不放,带着他到当年的战场,指着土墙上密密麻麻的枪眼,竖起大拇指说:西路军真是勇敢、顽强,你们了不起。

而胡正先关心的却是老乡家的日子过得怎么样。

“放心,现在的孩子吃馒头不吃皮,过得好着呢。”老汉笑着说。

在埋着数千位西路军牺牲将士的甘肃临泽烈士陵园,烈士墓前长着一棵巨大的杨树,掉落的树枝,无论掰开哪一段,都会露出一颗红五星。

当地人叫它红星杨。

“那红星是西路军烈士的鲜血。”老百姓这样说。

“不,那是西路军对红星的忠诚。”胡正先说。

同往烈士陵园的一名兰州军区的战士,将红星杨枝切成薄片,拼贴成一颗五星送给胡正先,表达了年青一代军人对西路军由衷的敬意。

每次想念战友的时候,胡正先就会把“五星杨”拿出来看一眼,再仰望西面长空,跟战友说一声安好!

如今,在当年西路军经过的地方,建起了许多纪念馆、纪念碑。那些流落乡间的西路军战士的名字也一一被发现,铭刻在上面。

人们不会忘记那些为党、为国家浴血奋战的人。


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