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费用与长寿水平正相关 多渠道筹措医保资金成关键

2021-05-14
来源:

  医疗费用与长寿水平正相关

  多渠道筹措医保资金成关键

  本报记者 徐小翔

  5月13日上午,国家疾病预防控制局正式挂牌,意味着疾控机构职能从单纯预防控制疾病向全面维护和促进全人群健康转变。

  随着长寿水平的提高,老年人对医疗保健、生活服务的需求也更加突出。

  医疗费用和年龄正相关

  小钱的父亲年过九旬,本来耳不聋眼不花,身体硬朗。遗憾的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病,却让老人就此瘫痪在床。从老人的角度出发,医生曾委婉建议:“即使治好,老人也未必能有满意的生活质量。”但一向孝顺又善良的小张,怎么能忍心让老人还没享福就离开。

  老人得到了成功救治,但接下来的状态却差强人意。不过这一切,依然是小张愿意看到的:“只要能力范围内,一定要给父亲最好的治疗。”

  事实上,人均医疗费用和年龄密切相关。《国家应对人口老龄化战略研究总报告》表明,60岁及以上年龄组医疗费用是60岁以下年龄组的3至5倍,80岁及以上高龄老人的照护与医疗费用是65至74岁老人的14倍。

  “即便我们人均医疗费用不上涨,老年人口增加一倍,老年人的带病生存期不断延长,再加上我们医疗体系‘重医疗轻预防’的现象,老龄化、高龄化会对国家的医疗系统带来很大的压力。”浙江工商大学社会科学处处长、教授高燕认为,老龄化对医疗服务、医疗保障产生巨大需求。而且随着生活质量逐步提高,人们对医疗保障的质量要求也在提高,在全民医保的背景下,人口老龄化加剧了医保基金的压力。

  化解“隐性债务”风险成重大课题

  此外,我国的人口老龄化是在未富先老、未备先老的情况下出现。如何筹集更多的医保基金,化解“隐性债务”风险,必然成为目前我国医保制度建设的重大课题。

  从应对措施来看,首先应确立政府主导的多方筹资原则并合理分担筹资责任。其次,应建立筹资动态调整机制并强化基金的统筹共济能力,医保筹资要与GDP增长、居民可支配收入、基金平衡状况及医疗费用支出等形成关联机制,并继续提高医保基金的集中统筹层次,实现医保基金的统筹使用。第三,应积极拓展多渠道筹资并设立医保筹资风险储备基金,如果发生风险,仅靠政府对社保筹资的最终责任是很难应对的,因此应设立医保筹资风险储备金,还可用部分储备金开设“健康投资银行”,支持健康养老业、养老服务业发展。

  老年人慢性病患病率及住院率高是造成医疗费用、医保支出增长的重要原因之一。高燕认为,“重医疗轻预防”的观念需要改变,其关键在于提高对疾病预防、养老保健的关注度。

  因此,应大力实施社区健康管理,完善以预防保健为目标的全人群社区健康管理、健康服务体系,降低老年人口慢性病患病率,提高社区医疗机构、养老机构及个体医生的老年慢病门诊质量以及临终关怀服务能力,降低老年慢病患者的住院率和用药比例。引导更多医疗服务进入社区,加大家庭医生队伍建设力度。

  提升国民素质

  深入挖掘人才红利

  人口结构变化带来的经济社会发展挑战已经成为下一步施策重点。

  “十四五”规划纲要明确,实施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制定人口长期发展战略,优化生育政策,以“一老一小”为重点完善人口服务体系,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纲要还提出,把提升国民素质放在突出重要位置,构建高质量的教育体系和全方位全周期的健康体系,优化人口结构,拓展人口质量红利,提升人力资本水平和人的全面发展能力。

  国务院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领导小组副组长、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认为,我国人口基数大、人口众多的基本国情没有改变,超大规模国内市场优势将长期存在。同时,人口增长放缓,需要采取措施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他还指出,少儿人口和老年人口比重双双上升,少儿人口比重上升既反映了调整生育政策的积极成效,又凸显了“一老一小”问题的重要性,需要优化生育政策,完善养育等人口服务体系。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付一夫认为,近些年国人受教育程度比以往有了明显提升,劳动力素质明显提高,要通过发挥知识、技能等方面优势,创造新的红利,同时进一步推动我国产业升级,推动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提高经济增长质量。

  他建议,一是进一步推动教育资源均等化,通过财政支持、政策扶持等让更多人享受到优质教育资源;二是稳步有序推进延迟退休,比如充分发挥知识技能型等人才在岗位上的技能积累优势;三是完善人才培训建设体系,发展壮大人才队伍;四是进一步推动城镇化进程,让更多人享受城市优质资源,提升人力资本整体质量。

  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杨舸指出,尽管我国仍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但人口老龄化和劳动年龄人口结构的变化,对于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发展带来较大挑战。这需要通过人口红利转变成人才红利来进行弥补。不过,从人口红利转向人才红利,还需要一些政策配套或者机制保障。


阅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