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金哲:“共产党员,就是要永远跟人民在一起”

2021-04-14
来源:北京儿童医院

张金哲,男,1920年09月生人, 1946年毕业于上海医学院,1956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我国小儿外科创始人之一。历任北京儿童医院外科主任、副院长及首都医科大学小儿外科教授。

百岁院士张金哲目前仍在工作,继续挥毫泼墨书写他传奇人生:1997年入选中国工程院院士、2000年被英国皇家学会授予“丹尼斯·布朗”金奖”、2002年荣获印度小儿外科“甘地金奖”、2004年荣获香港外科医学院“荣誉院士”、2007年荣获英国皇家外科学院“荣誉院士”、2010年荣获世界小儿外科学会联合会“终身成就奖”和“宋庆龄儿科医学终身成就奖”,他创造的这些传奇,都源于人民需要、源于对人民的爱。

敢为人先创建小儿外科


1946年的一个夜晚,住院医生张金哲在北平中和医院(现北大人民医院)值班,一个家长抱着一岁的孩子冲进急诊室,张金哲一看正是自己的中学老师,老师见到学生满脸高兴,感觉“孩子有救了”。然而孩子得的是白喉,已经不能呼吸,面色紫黑,想要救孩子的命,需要立刻进行气管切开手术。但在当时的中国,想都不敢想。没有儿童专属的医疗器械,更没有人会给这么小的婴儿做手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孩子死去。老师拿了死亡证,头也未回,抱了孩子出门而去。张金哲内心受到极大触动,小儿外科手术必须有人去做!


1948年前后,产科病房流行新生儿皮下坏疽,传染性极强,死亡率几近100%。张金哲与病理科同事对此病进行了讨论,认为应该早切开向皮外引流,但当时的外科原则是化脓感染不局限就不能手术。违反常规的手术,一旦失败,是没人敢负责任的。没想到1949年8月,张金哲次女出生3天后也不幸被传染上此病。张金哲便抛开了种种顾虑,大胆为孩子进行了外科手术,之后果然痊愈。这样一来,张金哲便有了根据。这一手术方式让新生儿皮下坏疽的死亡率降到5%。于是张金哲更坚定了开创小儿外科的信念。


1950年8月,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届全国卫生工作会议召开,会上提出要加强妇幼保健工作。同年8月,北大医院小儿外科正式挂牌成立,张金哲从此选择了小儿外科。

追求真理入党立志为民


就在张金哲在北大医院初创小儿外科没多久,抗美援朝战争开始,张金哲三次参加抗美援朝医疗队,经受了战争的洗礼,这让他的思想发生了根本转变。


出生于1920年的张金哲,童年在战火纷飞中度过。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爱国仇日的思想在他幼小的心灵里埋下种子,中学时代多次参加抗日游行活动,树立了报效国家的理想。然而看到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他对政治失去了信心,选择了“宁为良医、不为良相”的道路,报考了燕京大学医学预科。3年后,张金哲从燕京大学医学预科毕业后顺利考入了北平协和医学院。没过几个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协和医学院关闭,全体学生被编入当时由日本人控制的北大。因为埋在骨子里的仇日思想,张金哲果断拒绝,只身连夜逃往上海,转往圣约翰大学。一年后,圣约翰大学也被日本人接管,张金哲又愤然转学至上海医学院,直到1945年日本投降后,才完成学业回到北京。在求学过程中,他接受的大多是美式教育。张金哲回忆说,当时产生了“三美”思想,即亲美、崇美、恐美。


1950年组建抗美援朝手术队时,张金哲并没有报名。他说:“我觉得,那时候美国的力量太强大了,在日本丢了原子弹。就觉得根本不可能打赢。”第一年抗美援朝取得的胜利让张金哲看到了中国共产党的力量,促成了他思想上的转变。第二年张金哲主动报名参加抗美援朝医疗队。后来一去就是三次,每次半年的时间,立了两次大功。一次立功是因为部队缴获了大量美国的麻醉机和气管插管,前方急需却无人会用,张金哲就地自编讲义,开办麻醉培训班,培养了第一代部队麻醉师。他那些讲义经改编,成为我国最早的麻醉学专著《实用麻醉学》。而另一次立功是因为救活了好几位战斗英雄,其中有一位叫蔡金同的英雄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蔡金同在战斗中腹部中弹,肠子流了出来,盘在腹前,他就一手握着肠子,以单臂持枪对敌射击,一人歼敌14人,肚子上被打了6个眼,右手全没了。张金哲在救治英雄的过程中,也深切体会到共产党员的坚韧与信念。“经过抗美援朝,我亲眼看到‘纸老虎’不可怕,人心才是最重要的。共产党是依靠人民的,是得民心的!”张金哲回国后递交了入党申请书,1956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把生命交给了党和人民。回忆起那一刻,他说:“那是很光荣的一件事,那表示得到了人民的认可。”

创新实干 提升国际地位


1955年,张金哲被调到北京儿童医院,正式创建小儿外科。当时受西方技术封锁,小儿医疗器械极度匮乏。张金哲便自己琢磨起来,在家里搭起了一个“小作坊”,白天上班,到了晚上自己动手搞发明,就这样,自制指套刀、土制心电监护仪、巨结肠手术所需的环钳……被一个个研发了出来。“张氏钳”“张氏膜”“张氏瓣”,这些以“张金哲”名字命名的治疗方法,都蕴含着张金哲减轻患儿痛苦的核心理念和创新精神。


据了解,他的各项发明达50余项,主编及参与著书30余部。他首创的“基加局”(一种麻醉方法)、“摸肚皮”(一种徒手体检法),加上潘少川授发展的“扎头皮”(一种固定穿刺法)并称为“北京三绝”,在我国被外界技术封锁的特殊时期,为小儿外科发展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其实,为了我国小儿外科发展,张金哲曾多次转变研究方向,小儿急症需要,他上!上世纪60年代,小儿畸形增多,他上!上世纪80年代,肿瘤患儿增多,他又上!


2000年,张院士被英国皇家学会授予国际小儿外科最高奖项“丹尼斯·布朗”金奖。颁奖词中写到:“代表了13亿人口大国3000多儿外科医生做出了国际认可的技术水平成绩;所领导的小儿外科对世界有贡献,特别对发展中国家有特殊贡献。”张金哲及其同道共同努力下,我国的小儿外科专业从无到有、快速发展,已从单一学科发展为泌尿、肿瘤、骨科、心脏外科等十几个学科,逐步走向微创化、分子化、数字化。


时光任苒,转眼从医70多年来,张金哲的心里永远装着孩子。为了让患儿不再害怕医生,他的白大褂里装着各种新奇的小玩意儿,好玩的魔术随手就来。见到家长,他就从口袋里掏出提前准备好的科普小纸条。他常对年轻的儿科医生说,好的儿科大夫必然是爱孩子的,一定要让妈妈参与整个治疗过程。直到现在,他还每周来一次北京儿童医院,看看病房里从全国各地赶过来的孩子们。

心系祖国与人民在一起。1956年入党的那一天,张金哲就下定决心,要永远跟人民在一起!还许下愿望:“希望儿童医院是患儿的乐园,医护是白衣天使”。为了建设无痛无恐的儿童乐园,百岁院士张金哲还为这个入党初心忙碌着。他风趣地说到:“我觉得长寿的秘籍,就是服务、就是做工作。工作可以长寿,不工作,长寿也没意义。在我有生之年,不一定能圆这个梦,但是不管怎么样,我还是仍然尽我所能,继续努力,绝不怠懈” 。


阅读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