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党走,做大事

2021-04-14
来源:

郁仁存男,汉族,中共党员。1934年8月出生,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肿瘤中心名誉主任,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

郁仁存学验俱丰,从事中西医结合肿瘤专业60余年,是国内著名的中西医结合肿瘤专家,也是我国中西医结合肿瘤学科的奠基人和带头人之一,曾任北京市第七届市人大代表大会代表,北京市第六、七、八届政治协商会议政协委员。曾在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肿瘤专业委员会、北京中医药学会肿瘤专业委员会等学术团体担任主委、副主委等重要职务。


郁仁存1992年起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2000年12月中央保健委员会授予其在干部保健工作中成绩优秀奖状;2008年10月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肿瘤专业委员会授予其中国中西医结合肿瘤防治特殊贡献奖;郁仁存为第二、三、四批国家级名老中医学术思想和经验传承指导老师,2011年4月北京市中医管理局授予其北京中医药薪火传承贡献奖;2011年4月中国卫生联盟授予其中国杰出卫生人才;2014年8月中国抗癌协会授予其中国抗癌事业特殊贡献奖;2015年12月郁仁存被评为“首都国医名师”;2016年12月《郁仁存中西医结合肿瘤学》获“杏林杯”中华中医药学会学术著作二等奖;2018年郁仁存获荣耀医者“中华医药贡献奖”。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明医馆的诊室外,玉兰绽放,馨香芬芳,晨光透射,斑驳陆离。这是郁仁存教授出诊的地方,也是此次“在党50年,永远跟党走——百名老党员访谈录”专题访谈的地点。


早8:30,郁老准时来到诊室。眼前的老人恂恂儒雅、精神矍铄。崭新白衣上的党徽熠熠生辉。就在几天前,郁老刚接受了手术治疗,在家休养期间接到访谈的邀请,身体虽有不适,仍欣然应邀。“采访有话筒吧?”郁老嗓音略显沙哑,询问工作人员:“我咽喉长了一个囊肿,嗓子哑了,会不会影响采访的效果?”在得到不会影响的确认后,老人才放心地微笑道:“那我们开始吧。”于是,一段“不忘初心跟党走”的对话徐徐开启。

心向共产党   立志跟党走做大事


1949年郁仁存考入江西医学院,随即加入了中国共青团。刚刚入团的青年们对加入中国共产党有着深深地向往,郁仁存至今仍然清晰的记得当时他所在的共青团小组拍了一张照片,大家在照片上写了“争取做一名共产党员”。在校期间,郁仁存积极争取加入中国共产党,一直未能如愿,直到后来参加了工作,在工作单位又继续申请。终于,在1956年经单位党组织批准,郁仁存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预备党员,1957年11月转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当时入党的心情呢,我是无比激动的!”已有60多年党龄的郁仁存回忆当时入党的心情,仍然感慨良多:“当时就在心里对自己说:入党意味着我的工作和事业的开始,我要做一名合格的共产党员,跟着党走,听从党的领导做大事。” 就这样,秉承初心的郁仁存,始终按照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一步一个脚印迈向自己的追求目标。

行医济世 学了西医又学中医


之所以踏上医学道路,还要追溯到郁仁存儿时的经历。郁仁存从小体弱,在三岁的时候感染了“伤寒病”,(实际上可能是现在医学的“小儿肺炎”)。当时在江西乡下,家里为他请了当地的一位老中医,经过一个多月医治逐渐康复。“所以说我的命是中医救的!”郁仁存认为自小他就和中医结下了不解之缘:“后来家父让我报考医校从医济世,这样,我就报考了江西医学院,走上了医学的道路。”


1955年8月,郁仁存从江西医学院医疗系毕业,服从全国统一分配到电力工业部下属基建部门医疗单位做内科医师,开始了医疗服务工作。1959年初,北京市举办第一届西医离职学习中医班,由北京地区各单位抽调选派西医参加学习。郁仁存由于从小深受中医影响,所以非常自愿地申请参加。当时毛泽东主席对中医药事业做出重要指示:“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发掘、整理提高”。指出通过全国办西医离职学习中医班,培养一大批中西医结合的高级医生,其中可能出几个高明理论家。郁仁存备受鼓舞,就把学好中医当作是党交给自己的任务去努力完成,从一名西医医师做回了中医学生。从1959年3月到1961年12月,他用三年时间,在“系统学习、全面掌握、整理提高”十二字方针指导下,专心学习中医系统理论、经典医著和临床实践。这段宝贵的学习经历,使郁仁存被中医文化深深吸引,从此也把中医当作了毕生的事业。

创建肿瘤科 中西医结合治疗肿瘤


1961年底,郁仁存从“西学中”班毕业后,再次服从分配来到了北京中医医院从事中西医结合临床和研究工作,先后担任大内科的副主任,兼瘤肾研究室主任。

1968年,卫生部召开全国肿瘤工作会议,要求各省市开展肿瘤防治工作及建立肿瘤科。郁仁存作为北京地区的代表,与北医大徐光炜教授、友谊医院于中麟教授一起参会。回到医院后,郁仁存立即将会议精神跟院领导汇报,得到医院的支持,牵头创建肿瘤科。创建一个新科室,首先需要理论指导。郁仁存从查阅古今文献开始,从春秋战国时期一直到民国时期,他把原内科肿瘤研究室三位老中医所做的历代中医文献中有关肿瘤的论述摘抄了1000多张卡片,逐一解读并将其作为肿瘤科的理论基础。通过检阅、学习和整理卡片内容,郁仁存初步将“中医对肿瘤的认识和治法”系统整理成文,发表在《中华内科》杂志上。经过筹备,肿瘤组从内科分出,单独成科,成为全国首批成立的肿瘤科。郁仁存担任肿瘤科副主任,后来任主任,正式开始了从事中西医结合肿瘤研究的工作。


肿瘤科成立以后,郁仁存发现很多肿瘤病人都在接受西医治疗,虽然现代医学的手术、放射治疗及化学药物治疗对消除癌灶,抑制肿瘤均有肯定疗效,但毒副作用很大,而这些正是中医辨证施治的用武之地。郁仁存带领中医肿瘤团队针对当时放、化疗中最常见的血象下降、免疫功能下降等表现,研制了“升血汤”并开展临床研究,发现可以起到提高化疗完成率、保护血象和减轻免疫功能抑制的作用。经过这样的古为今用、西为中用,中西医有机结合,减轻了放、化疗的毒副作用,提高了治疗效果,特别是病人远期生存率和生活质量,这更坚定了郁仁存研究中医药在治疗肿瘤中重要作用的信心,并提出了恶性肿瘤的中西医结合治疗是我国肿瘤治疗的一大特色。

著书立说   撰写《中医肿瘤学》


随着中西医结合治疗肿瘤临床实践不断深入开展,郁仁存逐步形成了自己的学术思想和观点。从1980年开始,他先后用了五年的时间完成了《中医肿瘤学》的撰写。连续五年夜以继日,每天下班回到家里开始写作。当时没有电脑,郁仁存就一字一字地写在格子纸上,就用这种“爬格子”的方式,在1983年完成上册、1985年完成下册。这部书收稿后,郁仁存做了脑电图检查,报告是“慢性疲劳状态”,可见编写过程是何等艰辛!回想这段经历,郁仁存笑着说:“当时就是想通过这本书能够为中医药治疗肿瘤病起到一定的作用,所以每天拿起笔都觉得充满干劲儿!”


《中医肿瘤学》出版后立即被许多同行作为教学书及参考书应用,也作为中医肿瘤学教科书,在首都医科大学中医药学院中使用,还被北京市中医管理局评为基础类一等奖,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评为基础类科研三等奖。

致力科研   为中西医结合肿瘤学发展贡献力量


郁仁存在职期间,带领北京中医医院肿瘤科团队承担过多项国家级、省部级科研课题,获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北京市科委及市卫生局(市中医局)各级科技进步和科研成果奖20多项。通过总结临床研究成果,郁仁存提出肿瘤发病、诊断和治疗的“内虚”、“气血”、“平衡”三大理论、“六大病机”和“六大治则”,中西医结合治疗肿瘤的“四大原则”、途径和方法,丰富了现代中医肿瘤学。


2008年,郁仁存在从事中医肿瘤学已有40年,开始系统总结临床经验理论,撰写《郁仁存中西医结合肿瘤学》。他希望借这本书,把工作经验和临床体会传递给国内外的学者们,为中西医结合肿瘤学的发展贡献一份力量。此书出版后获“杏林杯”中华中医药学会学术著作二等奖,当时郁仁存被誉为是我国“中西医结合肿瘤学”科的奠基人和创建人之一。

当“义务兵”十三年   尝到了中西医合作的甜头


1971年开始,郁仁存受当时北京市政府的派遣,定期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南楼(将军楼)的首长们会诊,每周一个下午。由于肿瘤病人越来越多,经常由下午2点开始,忙到晚上7、8点,就这样风雨无阻,一直到1983年结束,整整十三年。有一次晚上遇见北京医院名誉院长吴蔚然同志去看首长,看到郁仁存仍在工作,开玩笑说:“你这个义务兵,干得很好啊!”郁仁存的“义务兵”的称号由此而来。


这十三年,是郁仁存与西医同道合作的十三年,也是他在中西医结合肿瘤诊疗之路上成长的关键时期。每个病人都是从诊断开始就在中西医专家协作下诊治的,一直到治疗结束或预后转归的全过程。这使郁仁存的中西医肿瘤诊治水平有了全方位的提高,也使他积累了用中医理论与西医诊疗合作的经验。这段经历对郁仁存中西医结合治疗肿瘤的观点和学术思想的形成有很大影响,也为后来撰写《中医肿瘤学》提供了丰厚的积累。当“义务兵”十三年,使郁仁存真正尝到了中西医结合治疗癌症的甜头!


这十三年,是郁仁存接受传统革命精神洗礼的十三年,也是他汲取思想营养和精神财富的重要阶段。这期间他会诊的都是老一辈的革命家和首长,在诊疗疾病的同时,耳濡目染了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对人民群众的深厚感情,对党的事业高度负责的担当精神以及求真务实的工作作风,这些都使他深受鼓舞,为人民服务的意愿和为卫生事业奋斗的初心从此更加坚定了。

将中医药发扬光大   走向世界


将中医药发扬光大,走向世界,就要走出去交流。郁仁存在1983年以49岁高龄作为学生先后在北京语言学院(现北京语言大学)英语系及北京外国语学院(现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系学习英语、口语两个学期,为出国交流打下了基础。郁仁存笑称当时是硬着头皮和一群20岁的学生一起学英语,真的是既痛苦又有趣的经历!


随后在1984年和1988年郁仁存受邀参加日本东洋医学会第八回、第十回学术大会,会上作《中西医结合治疗肿瘤》专题报告,获得了热烈的反响。1989年8月份在波多黎各参加第30届生药学学术年会,应邀在大会上作《中医药作为免疫调节剂在肿瘤治疗中的应用和研究进展》的专题报告,会后曾受邀至华盛顿特区美国NHI和NCI参观访问,并作交流讲座。此后他曾参加多届亚太地区肿瘤学术会议,在会上介绍中医药治疗肿瘤的进展。


1989年11月郁仁存应邀赴新为新加坡时任中华总商会会长会诊。病人患淋巴瘤在接受化疗,白细胞降至800个/立方毫米且无法回升,郁仁存应邀中医会诊。详细诊察病人后,郁仁存即予三仁汤加减配合益气养血之品治疗,三剂中药后,白细胞上升至3000个/立方毫米,七剂中药后,白细胞升至5600个/立方毫米,在中药配合下,又顺利地接受了第二个疗程化疗。与此同时,郁仁存还治疗了一位肾肿瘤部分切除病人,术后引流管出血,分泌物增多,西医要再次开刀手术,郁仁存会诊后,试用中药汤剂(益气活血、凉血止血)加用云南白药,三天后即止血,分泌物减少,一周后拔除引流管。良好的疗效,让中医药在海外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和赞誉。

不负好时代   践初心圆中国梦


欲知大道,必先为史。郁仁存在采访中坦言:“我们国家有现在这样辉煌的成绩,根本在于党的领导。现在习近平主席号召我们要学习党史,我今年87岁啦,加入中国共产党60多年,仍然还是一名党的学生,仍需继续扎实学习党的历史,坚定信念、坚守初心,从百年党史中汲取奋进力量,鞭策自己做一名合格的共产党员!” 这几十年走来,在党的领导、培养和锻炼下,郁仁存最大一个体会就是要听党的话,跟着党走,不管碰到什么磨难或是抉择,想到自己是共产党员,就知道该如何做。面对党的安排,响应号召,不讲条件,把工作做好、做出色。作为医者,除了医术,医德也非常重要。医德就是怀揣为人民服务之心,病人来寻求帮助,要设身处地地为他们想,用毕生所学、用最精专的、最优廉的药解除病人的痛苦。


光辉党史100年,岐黄振兴70载。在党中央的领导下,中医药事业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蓬勃发展,创造的一个又一个辉煌成就,培养了一批又一批中医药骨干人才。郁仁存表示,对于中医药人来说,这是天时地利人和、大有可为的时代!作为中医药人中的一员,他会继续以坚定的初心、勇担使命的壮志,不负好时代,奋勇前行,为建设健康中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贡献力量!


阅读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