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首家老年玩具店背后的“老顽童”产业链

2021-04-12
来源:

 只有孩子才能玩玩具?在通州区杨庄路的一家玩具店中,滚着铁环、下着军棋、解着九连环的,大多都是满鬓银丝的老年人。4月11日,北京商报记者从业内获悉,全国首家老年玩具店近期已落户北京并迅速成为了银发市场的“网红店”。在与市老龄协会相关负责人一同进行现场调研过程中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这家180平方米的门店共陈列了超过700种适合老年人的玩具产品。不过,在经过对老年玩具上下游产业链多家企业调查后,北京商报记者发现,虽然新奇的老年玩具吸引了不少银发族“打卡”,但目前玩具店经营仍面临收不抵支、缺乏专门货源、产品标准缺失等多重难题。就此,市老龄协会负责人表示,老年人在娱乐、休闲、康复过程中的确需要玩具的“陪伴”,但目前无论是产品供给还是老年人的消费习惯,都尚处培育期,建议相关部门通过政府购买、租赁、举办相关赛事活动等模式对这一新兴产业进行倾斜、扶持,而企业也需利用各种新途径寻找更多适合老年消费者的营销方法。

  

  “小玩意儿”背后的高成本

  在老年玩具店一坐一下午的王大爷,已经在通州区住了几十年,虽然不久前才知道自家附近开了这样一个专门面向老年人的商店,但如今,他已经是这里的常客了。他的“老搭档”刘大爷也是玩具店“铁粉”,在店中下棋、打台球、盘串儿成了他们每天消磨时间、活动身体的重要方式。

  时而招呼招呼新进店的顾客,时而与来店内坐坐的老街坊一起下盘棋,身兼店长、销售、出纳、进货员等所有职务于一身的宋德龙,一个人守着这家老年玩具店已经有几个月了。

  这家店是全国第一家专门面向老年人的玩具店。总面积只有不到200平方米,店内,宋德龙总是忙活着整理货架,亦或是迎来送往,很少有能闲下来的时候。在他的手中,投壶、健身球、核桃、九连环、鲁班锁、记忆棋……琳琅满目“玩意儿”们,已经将这家玩具店塞得满满当当了,就连天花板,都被他都挂上了不少货品。宋德龙介绍,截至目前,他为店里收集的、适合老年人玩的玩具从最初的300-400种已经增加到了700多种。而且,根据玩具不同的特性和功能,他还把货品主要分为健身、益智等20个门类。

  “如今,玩具店每天都能迎来几十位‘老顾客’,他们有听朋友介绍后专程过来‘打卡’的,也有与家人一起来选购玩具的。”宋德龙介绍。

  然而,看似日渐红火的老年玩具生意,却也让宋德龙承受着不小的压力。

  “目前店铺最大的开销就是一年近30万元的房租,加上水电、人力等开支,这家店每日的经营成本就在800元左右。”宋德龙为北京商报记者算了一笔账:“每月店面的销售流水约为1万-2万元,远不能覆盖成本。因此,开业虽已有几个月,但玩具店仍处于‘干一天赔一天’的状态。”

  宋德龙坦言,铁皮青蛙、怀旧小人书等各种单价不到10元的产品,是银发消费者们的“心头好”,也是店内的“爆款”。不过,即使这类产品能够产生盈利,但较低的单价及不过百的人均消费,对于这家老年玩具店的支出来说,只是“九牛一毛”。

  “难产”的专业货源

  经营成本高,还只是老年玩具店经营难题的冰山一角。

  “开店前,我跑遍了北京大大小小的玩具店,都没有找到专门针对老年人设计的玩具以及相关生产商。无奈之下,我只能逐一筛选、联系了3000多家相关厂商,一件一件地试用、选择店内陈设的货品。”宋德龙表示。

  北京市老龄协会副会长白玲也认为,店里的玩具种类很多,但大部分都是全年龄段的玩具。“目前老年玩具还处于起步阶段,市面上很少有企业专门为老年人研发玩具类产品,因此,玩具店也只得自己筛选适合老年人的玩具,集合成所谓的‘老年玩具’这一商品门类。可见,专业化、特色化货源的缺失,确实是这个行业当前面临的一大难题。”

  “十四五”期间,我国老年人口将突破3亿。庞大的银发消费市场引得各路资本争相入局养老产业,但是,缘何在老年玩具行业,却让宋德龙踏破铁鞋却难寻一家心仪的供货商?

  在调查中,一家给老年玩具店提供过货源的礼品公司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市面上几乎没有企业是专做老年玩具的。“老年玩具店向我们采购的老北京玩具套装,其实在去年就已经停产了。当初我们推出这款产品的时候也没有将它定位在老年客群,而且,这类产品的销量也并不理想,加之公司还有其他主营纪念品,就决定将这款产品下架了。”该负责人坦言,“预计我们以后也不会再生产这套产品了。”

  究其原因,该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当前,国内的玩具市场中,还是儿童玩具“独占鳌头”,银发族的消费需求大多集中在家居挂饰、手工产品或者一些怀旧的“玩意儿”上,比如毽子、陀螺等,但是整体来看,这些产品的销量与儿童玩具是无法同日而语的。

  除了半路就抽身退出的生产商外,更多的企业则是在初步评估老年玩具市场后就放弃了这一领域。“老年人口基数大、消费力与日俱增,但老年玩具的市场还是太小了,愿意掏钱买玩具给自己的老年人屈指可数。”有供应商称,“就算有部分老年人肯在此类产品上消费,但他们的要求也很高,老年玩具既要简单、好上手又要有趣、安全,甚至还要有康复等功能,在设计、研发环节确实需要更大的投入。而且,老年玩具对材质的高要求就意味着制作环节的高成本,如果同时还要追求性价比的话,这类产品的利润空间就会被大幅压缩。”

  此外,调查中,北京商报记者还发现,为数不多仍然坚持生产老年玩具的厂商,为了尽可能摊薄成本,基本都会选择小规模地制作一些技术含量较低、款式单一且传统的产品,有些甚至目前仍采取的是“小作坊”式地手工加工模式。

  2B生意不轻松

  2C端还要培育,那么2B的生意是否能成为宋德龙打开市场的突破口呢?

  近期,宋德龙接到了几个“团购大单”,着实让他看到了新的希望。

  下周,陶然亭街道的畅柳园社区,以及广内街道长椿街社区,就将迎来第一批老年玩具。负责该社区配套服务的智能方(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孟令良介绍:“除了常规面向老年人的理发、家政等20多个服务项目外,下一步,我们准备在增设的老年活动空间中引入一些老年玩具,用于帮助老年人康复、锻炼等。”根据他的计划,初期老年玩具将免费供老年人使用、娱乐。之后,如果老年人有需求,公司也将陆续辅以销售等功能。

  与上述企业略有不同,山东康诺有品健康科技有限公司从宋德龙店里购买的老年玩具,已经在其五六个线下门店摆放了近一个月。据康诺有品商品管理部经理邓晓霞介绍,公司陆续从老年玩具店购置了10000元左右的产品,包括各类健身球、柔力球、鲁班锁等。“公司的主要客源就是老年人。因此,我们采购了一些老年玩具,供到店顾客使用,”邓晓霞称,“目前老年玩具在门店陈设仍是试点阶段,后续会根据顾客反馈逐步调整进货量,进一步将老年玩具扩展旗下所有门店。”

  此外,北京商报记者还独家获悉,物美旗下的社区邻里中心项目也有意在棋牌娱乐区内引入宋德龙店中的老年玩具。该项目相关负责人表示,初期将在一个门店进行试点,效果好的话会考虑复制到其他门店。不过,该负责人也表示,目前该合作还在推进中,能否真正落地还是未知数。

  不过,尽管团购单接连到来,但目前,宋德龙受众的2B采购却大多都是“一锤子买卖”。邓晓霞就表示,不少老年人会来店里玩玩具、拍照“打卡”,他们对这类玩具赠品也“爱不释手”,但真正愿意掏腰包购买的人却并不多。因此,她坦言,公司并不打算靠老年玩具盈利。此外,还有有意愿批量采购老年玩具的企业表示,老年顾客普遍对玩具的安全性等要求较高,一些需要有工作人员陪同使用或没有明确安全标准的产品,可能在采购时就不具有优势了。

  冷门行业的破局之策

  坐等消费习惯的培育并非长久之计,为了缓解当前的经营压力,宋德龙又有了新的打算。

  据介绍,近期老年玩具店准备从零售店转型成类似老年人中心的活动空间。“其实现在老年玩具店的角色就已经不仅仅是一家销售商品的门店了,它更像‘解忧杂货铺’、老年咖啡厅、老年交流中心。未来,店内还将尝试开启一些老年人课程,包括手工插画、书法、太极拳等。”宋德龙称,“近期我就在和一个熟知华容道类玩具的讲师沟通,希望能策划一个28堂课的系列讲座,也可拍摄成教学视频,从经典益智玩具华容道开始,通过这类课程向市场普及老年玩具。下一步,我还会尝试专门针对老年人设置一个休闲娱乐空间,顾客办卡后,就可在空间内体验各式玩具和游戏。”另外,宋德龙还准备逐步寻找更多附加价值、技术含量更高的老年玩具,并以此提高客单价。

  不过,与老年顾客接触了一段时间后,宋德龙也意识到,目前,老年玩具还是比较冷门的产业,业内还没有能真正打动老年人的产品,让银发族愿意为这类产品消费,还需要更有针对性的产品设计和营销方式。

  无独有偶,白玲也指出,老年人对玩玩具所带来的的益处,如益智锻炼、情感陪伴等功能还不了解,对玩具的需求也没有被完全激发出来。“行业起步阶段,政府层面,尤其是街道和社区应为老年人与老年玩具商之间搭建平台,通过开展一些活动,吸引更多老年人接触、熟悉这一新业态。”白玲称,“同时,我们也希望相关部门能够出台一些扶持政策,鼓励企业研发、生产老年人专属的玩具、丰富产品供给。”

  在营销方面,还有专家指出,随着电商、新媒体的普及,“守着一个线下店”的营销模式显然不够用,企业还需转变经营思路,重视线上平台运营,如通过拍摄短视频等老年人喜闻乐见的形式做宣传。

  此外,还有专家指出,相较于儿童玩具来说,老年玩具尚无明确的行业标准,但这类商品对安全性等方面的要求都相对更高,如何填补空白,让制造环节能有序地进入,也是行业组织、相关企业下一步应重点解决的问题。


阅读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