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房伴我行  老年生活乐无穷

贺德起
2020-10-22
来源:

当今社会幸福无比,健康长寿人所共求。老年人应以养生为主,要懂得修身养性。家有书房,便成了文化养老、涵养精神的理想场所。


建书房首先应爱读书。我是一名退休教师,因为工作需要必须坚持读书学习。“学高为师,身正为范”。教师是立体形象,写成公式的话就是:长X宽X高=教师形象。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教师,必须要有专“长”、“宽”阔的知识面以及“高”尚的道德。为此,我买了不少书籍自学,同时通过努力考入了北京电大中文系进修。我还长期坚持业余文学创作。1965年11月,我被评为“全国青年业余文学创作积极分子”,受到国家领导人的接见。从此之后,我收藏的书籍也越来越多,为此还专门在宿舍里添置了一个书柜。遗憾的是,此后的那段时期,书柜里的近百本书都被本校的中学生造反派抄走了。同时,我写的一本诗集书稿也不幸遗失。


文革后,我调到离延庆县城和住家不远的张山营中学工作,也逐渐恢复了家里的藏书,各类文史、文学等书籍近千余本。于是,我便单独腾出一个房间作为书房。1996年退休后,我搬到了县城里的楼房,书房也随之进行了转移。退休闲暇时,我的时间更加充裕,也更能够集中精力博览群书,进行写作。于是,我把读书和写作当成了养生的乐趣,乐而忘老。


在这期间,我还加入了一些文学组织,参与了市县文联组织的征文活动、下乡采风,以及村镇文化史志的编写工作。此后,书房里的存书越来越多,目前已有三千余册。书房里的书籍色彩斑斓,文化气息浓郁。最使人高兴的是,书架中还摆上了自己写的三本书:诗集《山乡情》、散文集《绿色的宝库海坨山》、民间文学集《妫川民间传说故事》。读着这些自己写的书,别有一番味道。


书是文化的载体,文化是一个国家形象的标志,是人类文化和思想行动的记载。中华民族的文化是56个民族创造的,是多姿多彩、气象万千的。文化如水,汇集涵养,清洁透明,善利万物而不争;文化如山,生长积累,厚重庄严,千姿百态具九如之品。


这书房是我文化养老、精神涵养的一席之地。读书是增长见识之窗,是博采众长之桥,是养生养性之帆。读书能够怡情益智,积淀才华,净化心灵,进而实现精神上和思想上的升华。在书房里读书,能使人愉悦,令人欣慰,不愿放下。正如我写的一首诗《夜读》:“年高不叹日黄昏,且把晚年当青春。夜读诗书难掩卷,窗帘常卷月为邻。”


在书房里读书写作,还能让我青春永驻,内心得以丰盈喜悦。一些文友常称赞我精神好,我说是因为书籍常伴左右,才使得我的老年生活其乐无穷。我在诗集的开头写道:“不羡浮名不羡钱,不游商海笔耕田。满架诗书常伴我,写诗作画度晚年。”也正如书房中悬挂的一幅北京市书法家相赠的对联——“诗书满架消余日,笔墨一台伴晚年。”


阅读 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