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手术后,退休老专家给同事留下封刀信

2020-08-31
来源:

华声在线8月30日讯(三湘都市报·华声在线记者 李琪 通讯员 彭璐)8月26日晚九点,湖南省肿瘤医院手术室22间依然灯火通明,睽违手术室十个月之久的廖革望教授应患者要求,重新操刀进行了一台腹部主动脉旁淋巴结清扫手术。

“相信你们会明白:当你老去,离开手术室的时候,会觉得我们的付出是值得的。 ”在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紧张而又严谨的手术后,患者平安下台,年近古稀的廖教授给手术室的同事留下了一封信。

今年69岁的廖革望是湖南省肿瘤医院的妇瘤科大科主任,在妇瘤科这样一个每天与宫颈癌、卵巢癌等女性肿瘤打交道的地方,他工作了整整 41 年。而这41年时间里,写满了他这个男医生和女性健康的“奇缘”。他留下的这一封“刀信”,更是让医院不少后辈医生们,深受感触。

酸甜苦辣尝尽,四十一年奋战在肿瘤一线的男医生

廖革望大学所学的专业是临床医学,刚进医院时,他可以在外科、内科、放射科等科室选择就业,最终他选择了妇瘤科。

男医生为什么会选择妇瘤这个专业?“一开始我确实是不愿意的。” 廖革望说,妇瘤科情况特殊,患者都是女性,他入职时,科室里一个男医生也没有。那时社会环境较为保守,同学总是笑他放着那么多科室不选,选妇瘤科是“没出息”。

“刚刚上任的时候,我最怕的就是看门诊。”廖革望回忆说,那个年代,女患者推开诊室门,一看见是男医生,有时候直接掉头就走。即使是坐下来了,也常常夹杂着抵触和怀疑的情绪。患者的排斥给廖革望带来了极大的心理压力。

但最终让他毅然留在妇瘤科的,是一位特殊的女病人。“四十一年过去了,我仍然还能清楚地记得她的名字,她叫周琴。” 廖革望说,那是一位年轻漂亮的湘西患者,30岁多岁的年纪,却不幸患上了绒癌。

“ 在那个时代,绒癌几乎是治不好的。” 廖革望回忆,当时患者来到医院就诊时,就已经是晚期,癌细胞已经广泛转移,严重贫血到了血滴入水中,几乎看不出红色的地步。临死前,这位年轻的患者躺在病床上,对廖革望说:“医生,救救我吧”。

面对患者对生强烈的渴望,廖革望却无能为力,那种爱莫能助的深深触动了他 。

“她最后是死于贫血,那么可怜。” 廖革望感叹道,从那时起,他就觉得妇瘤科应该得到更好的发展,于是一心一意地留了下来。在“廖革望”们的努力下,四十年后的今天,当时致死率达到90%的绒癌,现在很少能带走患者的生命。

换位思考,为患者贴钱的“傻”医生

回望自己的职业生涯,令廖革望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医疗条件的整体改善。“当年,患者一站到科室门口,哪怕是三米开外,我就能分辨出她是宫颈癌患者。”贫血的面孔、难掩的异味,这些是晚期宫颈癌患者共同的特征。在那时,晚期宫颈癌患者占到了门诊数量的近1/3,确诊后,又有1/3的患者由于经济等原因而放弃治疗,让廖革望觉得特别揪心。现在,这样的情况已经大大改善。

多年的行医生涯中,廖革望做过许多“傻事”。许多患者需要及时手术而又没有经济能力时,他会亲自签字为患者担保。

为患者制定诊疗方案时,他也总是再三斟酌,从不草率决定。十七年前,一位姓杨的患者确诊为卵巢肿瘤,抱着做手术的希望来到廖革望处就诊。但廖革望经过分析,推荐使用药物治疗、定期观察复查的办法。

杨女士家人很担心很生气。廖革望详细解释道,因为杨女士的肿块不到5公分,应优先考虑其为生理性的肿块,不宜匆忙做手术。最终,杨女士接受了廖医生用药物治疗的方式 ,完全恢复健康,她还常常给“恩人”送些家里的小菜。

关爱与传承,寄语年轻一辈不怕苦不怕累

8月26日晚,应东北患者的强烈要求,已经十个月不做手术的廖革望,再次操刀完成了一场手术。手术后他在手术台留下了一封信,信上写着,“相信你们会明白:当你老去,离开手术室的时候,会觉得我们的付出是值得的。”

“大家都说那是封刀信,其实我更想借信鼓励年轻一辈,不要怕苦,不要怕累。”可能从此“封刀”的廖革望说。

“41年了,我还能做。” 在妇瘤科工作了40余年,心里确实有太多感慨与不舍。当时想着正好要放钥匙,就写了这么一封信留下,没想到当天晚上,就被科室同事看到了。

妇瘤科是肿瘤医院规模最大的一个科,下设五个科室,其中相当一部分的医生,都是廖革望一手带出来的,看见这样一封信,科室医生们大受触动。妇瘤二科的胡医生在朋友圈写到:“清早起来,看到这个,眼泪立马就掉了下来……廖教授是手把手教过我的恩师,像一面旗帜立在最前方”。


阅读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