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别着急!为老年人做失能评估,我们正在全力以赴~

2020-08-21
来源:

疫情防控常态化下,忙着复工复产的不只有上班族,还有一些群体,也无比盼望着一切恢复正常,他们就是等待进行失能评估的老年人和养老机构。

去年10月1日《北京市老年人养老服务补贴津贴管理实施办法》施行,全市超过75万名老年人可以享受养老服务补贴,其中包括经综合评估为重度失能的老年人。另外,根据《北京市养老机构运营补贴管理办法》,收住失能失智等情形老年人的养老机构,也可享受不同程度的运营补贴。

无论是机构集体申请还是老年人个人申请,都需要先对老年人进行评估。但受疫情影响,须与老人面对面才能展开的评估工作被按下暂停键。随着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老年人综合能力评估工作也随之恢复。

下面,就让我们跟随一家评估机构的脚步,看看他们展开评估、及时满足老年人补贴申请需求的过程,感受疫情之下,从市级层面到基层机构为老服务不变的初心。

养老机构集体评估 补贴是运营的支持

8月5日上午,通州区评估机构之一——北京幸福亿家健康管理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幸福亿家”)的负责人张得新作为督导员,和机构的评估员们一起来到位于通州区宋庄镇的徐辛庄敬老院。

728da9773912b31b3a8e2b73022f1e7ddbb4e14d.jpeg


评估员为徐辛庄敬老院的老人做失能评估

徐辛庄敬老院共有120张床位,目前在院老人60余人,此次申请做失能评估的老人有47位。就在前一天,张得新和同事们一直忙到下午6点多,仍有几位老人没能做成评估,于是安排5日继续服务。

“叔叔好,来跟您聊聊天儿,还记得早上吃的是什么吗?”

“吃的烧饼,还有粥……”

“没事不着急,您回忆回忆。”

“平时您看电视吗?能看清电视上面的字儿吗?您知道今年是几几年吗?”

评估员两人一组,一位与老人互动问询,一位在系统中记录,他们每一句“闲聊”,对应的都是标准化电子问卷里所需要采集的老人信息。通常来说,对一位老人评估,除去前后的介绍叮嘱、寒暄道别,需要十几分钟才能完成。

徐辛庄敬老院负责人介绍,疫情刚平稳,接到市、区民政部门通知恢复评估后,评估机构马上与他们取得了联系,并根据院里防疫情况预约了上门时间,“早点儿完成评估,我们就能早点儿拿到补贴。”目前,该院完全自理老人的收费为每月3000元,包含伙食费;完全不能自理的老人,每月入住费4000多元。“如果老人们的失能评估能通过,我们院就能多拿到一笔补贴,对院里也是不小的支持。”

根据《北京市养老机构运营补贴管理办法》等文件,在养老机构入住的重度失能老人,不仅自己能拿到600元/月的失能补贴,收住重度失能老年人的养老机构,也可以按照每床每月600元的标准得到运营补贴。此外,收住中度、轻度失能老年人,养老机构也能拿到相应额度的补贴。

一个上午,张得新和同事们终于完成了对徐辛庄敬老院所有提出申请老人的评估工作,在向院方负责人交代清楚结果查询、报告领取等细节后,他们简单吃了几口工作餐,便兵分两路前往下一个评估地点。

老年人申请评估 补贴是家庭的减负

疫情期间,“幸福亿家”接到的评估申请最多时达到了300多单。其中一多半是老年人个人申请的。“补贴的发放从申请时间算起,即便申请时是7月,评估时已经8月,也不影响符合标准老人领取7月的补贴。但老人和家属着急的心情,我们可以理解。”张得新说。因此,一接到可以入户评估的通知,幸福亿家就赶起了进度,有资质的人员几乎全部出动,最多时一天派出5组评估员同时上门展开评估服务,以尽快完成因为疫情耽搁的评估订单,让家属心里踏实。

f603918fa0ec08fa5695a7e0d9d9156a54fbda9a.jpeg

评估员两两配合,对老人展开评估

下午1点多,张得新和同事左俊伟抵达位于潞城镇大营村的一户老人家中。

“奶奶好,来看看您,您能听到吗?”左俊伟向侧卧在床上的苏奶奶问好,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苏奶奶的儿子王小兵说,两年前,老人因为小脑萎缩逐渐丧失行动能力,同时因为神经受损,还伴有帕金森、癫痫等症状,绝大多数时间是卧床状态,24小时离不开人照护。

老人没办法交流,左俊伟转而向王小兵了解情况。另一边,张得新一直在观察老人的生活环境,留意到房间桌上摆放的药品,墙角成箱堆放的成人纸尿裤。

“根据我们的初步判定,老人的情况基本上符合重度失能的条件,5个工作日之内,我们会将电子版扫描盖章的评估报告通过单位企业微信发给您。如果您需要纸质版的,我们也可以安排邮寄。如最终评估为重度失能,老人可以享受每月600元的失能补贴。这笔补贴会发放到老人的养老助残卡里,有什么问题,后期可以随时跟我们联系……”评估结束后,张得新嘱咐王小兵。

6a600c338744ebf8d182896c59ceff2d6159a7b5.jpeg

张得新向老人家属叮嘱注意事项

从苏奶奶家出来,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之后了。张得新设置好导航,驾车赶向下一户申请人家——康各庄村的李春生家。虽然同属潞城镇,但下一户人家所在地距离这里有15公里,自驾过去需要半个多小时。张得新说,若不是申请人地点跨度大、行程紧,评估员大多是乘坐公共交通前往,时间成本更高。

抵达康各庄村时,67岁的李春生已经在村口迎接。要接受评估的,是其94岁母亲,因为年事已高,经常嗜睡,听力严重退化。在李春生和女儿轮番唤醒下,老人只是睁了一下眼,也无法回应。

李春生的妻子聂希珍说,李春生没有工作,要全天候照顾老人,她在环卫公司找了份每月2000多元的工作补贴家用。“如果每月能拿600元补贴,我们家就松缓点儿。”

老年人失能评估 送服务更要把好关

为个人做评估时,很多老人因为没办法沟通交流,评估员只能与家属沟通,再参考老人的就医病历,留意是否有相应辅具、房间味道等细节,判断老人情况是否属实,有时候甚至用“突袭”小技巧来判断。

“评估过程中,感知觉与沟通能力、认知能力与精神状态这两项里的很多指标比较难界定,经验尤为重要。比如李先生的母亲,我们轻拍她的时候,老人对感触觉没有任何条件反射,综合来看,基本符合重度失能的标准。”张得新说,由于失能评估的费用是需要申请方承担的,所以为了不让老人们白花钱,接到评估申请后,“幸福亿家”的评估员都会与申请人联系,仔细做电话初筛,“如果明显不符合重度失能的标准,我们一般会劝对方撤单,耐心给家属解释政策,不能为了赚钱,失了为老服务的底线。”

评估过程中,大多数老人和家属对评估员充满谢意,但也有个别家属质疑评估机构的收费标准。根据《北京市老年人能力综合评估工作指引》,全市对入户评估收费实行统一指导价格,为60—80元/人次,文件同时指出,“此费用不含因开展评估工作而产生的交通和误餐费用”。

“幸福亿家”入户评估的定价是160元/次,包含了80元的评估服务费和80元的上门服务交通费、误工费、误餐费等,如果一个家庭有二位老人同时需要评估,则第二位仅收80元的评估费。

“通州很大,申请人住址很分散,每次入户至少需要两个评估员,扣去交通成本、餐食成本,已经很难有利润可言了。”张得新说,如今有不少北京老人住在河北省的燕郊和香河,他们接到申请也会赶过去,“想想能让符合条件的老人享受到政策福利早点儿拿到补贴,我们也愿意去一趟。”

7af40ad162d9f2d3579c6c8828dba2146227cc82.jpeg

从2016年成立,“幸福亿家”就致力于为健康养老行业提供专业的调研、咨询、失能和照护评估等,并多次承接本市社会建设与民生领域的政府购买社会化服务项目。张得新说:“市、区民政局每年都会对评估机构的评估结论开展复查或抽查,违规的会取消评估资质甚至被行政处罚。作为评估机构,我们要对老人的评估结果、家属和社会负责,让能享受到政策福利的享受到政策福利,同时也要为政策的施行把好关守好门。”

从李春生家出来,当天约好的评估总算做完了。还没回到机构,一场大雨瓢泼而下。雨水落地后虽然溅脏了车身,却减轻了燥热。就像全市从事为老服务行业的人一样,牺牲自己,服务老人。也像“幸福亿家”企业介绍里的那段话一样:“一群怀着安富恤穷情怀的年轻人,坚信养老这件事能成就这一群人的梦想,用服务,传递幸福。”


阅读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