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长者饭堂服务 老人盼菜式更丰价格更低

2020-08-18
来源:

  近日,《广州市老年人助餐配餐服务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公开征求公众意见。《办法》提出,在广州居住的60周岁及以上的户籍居家老年人,接受助餐配餐服务可享受就餐补贴。各长者饭堂将进行年度评估,评估不合格且拒不配合整改或经多次要求整改不到位的,其服务合同将被终止,且2年内不得参与广州市老年人助餐配餐服务。

  去年11月,南都民调中心曾经对市内部分长者饭堂服务展开测评及问卷调查。时隔大半年,南都民调中心于8月10日至8月17日再次针对长者饭堂服务开展问卷调查,并实地走访了市内10个长者饭堂。

  调查结果显示,七成半受访者满意长者饭堂服务;提高餐食质量、进一步降低价格是呼声最高的建议。南都记者(研究员)实地走访则发现,部分长者饭堂与社区其他设施共用场地,可能影响用餐体验;个别与餐饮企业合作的长者饭堂悄然撤下标识,令人难以辨识;还有受访者提出扩大长者饭堂补贴范围、优化订餐方式等建议。

  知晓度

  近半受访者不了解长者饭堂

  广州市民政局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全市已有1036个长者饭堂,遍布各个街镇社区。本次问卷调查结果显示,50%的受访者对长者饭堂有所了解,44.74%表示听过但不了解,另有5.26%表示未听过相关服务。

  在去年的问卷调查中,受访者对长者饭堂的知晓度为32.33%。可以看出,市民对长者饭堂的知晓度较去年有明显上升,但仍有近半受访者不了解长者饭堂服务。

  相关政策宣传不足可能是部分受访者对长者饭堂了解不足的原因之一。有参与长者饭堂服务的社工向研究员透露,自己所服务社区的居委人力有限,很多时候一些政策只能作简单的电话通知或介绍,没时间逐一上门沟通。

  “一些长者出门不便,来往的人比较少。他们对这些服务没什么了解,甚至完全不知道。”她认为,相关部门可以通过招募志愿者、购买社工服务、村/居委增聘人手等方式,尽可能逐一上门了解社区内长者的生活情况,判断对方是否需要配餐或其他服务。“老人家毕竟不如年轻人,有很多事情靠电话没办法讲清楚。上门沟通还可以了解他们的实际状况,更有针对性地开展服务。”

  满意度

  七成半受访者满意长者饭堂服务

  本次调查中,42.11%的受访者有过在长者饭堂用餐的经历。问及选择长者饭堂的原因时,81.25%认为去饭堂吃饭更方便,不用自己做饭;68.75%看中长者饭堂价格实惠;31.25%认为长者饭堂菜式丰富;也有25%认为长者饭堂的食品安全有保障。

  张阿姨告诉研究员,孩子平时都要上班,自己一个人在家煮饭不好搭配,从去年开始,她来到自家附近的天河区居家养老服务示范中心长者饭堂就餐。她认为长者饭堂提供的菜式荤素搭配合理、食材新鲜,加上环境不错,工作人员也尽心尽职,自己对长者饭堂的服务颇为满意。

  还有不少受访者的看法和张阿姨类似。调查结果显示,18.75%的受访者对长者饭堂的就餐体验非常满意,56.25%表示比较满意,18.75%认为体验一般,仅6.25%表示比较不满意。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去年的问卷调查中,对长者饭堂就餐体验满意的受访者占比83.34%,不满的受访者仅占5.55%。今年受访者对长者饭堂的满意度略有下降。

  有受访者在调查中提到,周边社区长者饭堂的订餐方式不够人性化,想订餐必须提前一周联系社工,且一旦下单就无法取消。“订了就不能退,如果出门要回去吃饭,不去吃又浪费。”因此,部分受访者希望订餐机制能作出调整,哪怕不能现点现卖,改为提前一天预订也方便不少。

  沟通度

  超八成受访者不清楚监督渠道

  调查中还发现,高达81.58%的受访者表示不清楚对长者饭堂的监督或投诉渠道。这一情况明显不利于市民对长者饭堂服务的沟通反馈。

  研究员在走访过程中也发现,有部分与餐饮企业合作的长者饭堂悄然撤下相关标识,普通市民很难发现该处是长者饭堂。

  广州市民政局公开数据显示,天河区冼村街杨箕东社区助餐服务点位于保利克洛维一期二楼,由某连锁餐厅经营。但研究员在店外未找到任何长者饭堂标识,只在店里部分餐桌边角位看到一张心形标语牌,上面写着“冼村街大配餐长者专座”。当研究员尝试咨询店员时,对方表示这里依然是长者饭堂,门店以前挂有牌子,后来摘了下来;店员并未告知撤牌的具体原因。

  研究员按照市民政局提供的名单来到荔湾区逢源街道华贵社区爱心助餐点,看到该地址为某连锁肠粉店,但店铺内外均未见有任何关于长者饭堂的标识。

  心声

  1 盼望选址离居民区更近

  研究员面向全体受访者了解对长者饭堂的建设和运营有哪些建议时,提高餐食质量、降低价格是呼声较高的建议,分别占比78.95%和73.68%;也有52.63%的受访者希望改善饭堂环境和卫生情况;42.11%希望饭堂选址离居民区更近。

  针对餐食质量的问题,研究员进一步了解得知,部分受访者并非认为食材本身有问题,而是觉得其味道或烹饪方式过于清淡,一时间未能习惯。

  据了解,不少长者饭堂考虑到长者身体健康,更倾向于采用低盐低糖的烹饪方式,因此饭菜味道普遍偏淡,口感上缺乏吸引力。有受访者表示:“我知道低盐更健康,但是一连五天都吃这种没味道的菜,真的没什么胃口。”

  研究员留意到,本次征求意见的《办法》在餐食标准上明确指出:长者饭堂根据老年人生理特点、身体状况和时令变化,充分考虑老年人的饮食习惯和禁忌,制定荤素搭配、营养均衡的食谱;每周或每月更新食谱。

  考虑到健康因素,部分患有基础疾病的长者确实不宜食用盐、糖含量较高的菜式。各个饭堂或许可以从食材上的多样化上尽量吸引长者,或者考虑向没有基础疾病的长者提供不同盐、糖含量的菜单,照顾不同长者的饮食习惯。

  至于餐食价格方面,本次调查中,研究员了解到,目前不少区和街镇已对在长者饭堂用餐的广州户籍老人发放用餐补贴。问及长者饭堂的用餐价格时,37.5%的受访者表示每餐在11-15元之间,31.25%表示每餐在6-10元之间,也有31.25%表示每餐价格在5元或以下。就目前的定价,68.75%的受访者认为价格适中,25%认为价格便宜,仅6.25%认为较贵,但可以接受。

  2 希望扩大用餐补贴覆盖范围

  也有受访者希望相关部门能扩大用餐补贴的覆盖范围。仲伯多年来都在广州工作并缴纳社保,退休后也留在广州生活,但因为户口没有迁到广州本地,因此无法享受长者饭堂的用餐补贴。他建议,长者饭堂这类福利可以适当放宽限制,允许在广州缴纳社保满一定年限的老人享受同等待遇。“我退休前一直在广州工作,社保也是在这里缴的,同样一份午餐,我要多交几块钱,感觉不太公平。”

  《办法》确实未提及非广州户籍老人可否享受长者饭堂就餐补贴。根据《办法》规定,在本市行政区域内居住的60周岁及以上的户籍居家老年人接受助餐配餐服务可享受就餐补贴。补贴标准为每人每次就餐费用的四分之一,最高不超过3元。就餐补贴在老年人给付就餐费用时自动扣减。区民政部门、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也可在报上级财政、民政部门备案后,扩大辖区内助餐配餐服务补贴范围、提高补贴标准。

  随着市级财政补贴的落实,再加上各区现有的补贴,长者饭堂的用餐实付价格或许还有下调空间。如果可以进一步扩大补贴范围,相信能惠及更多长者。

  3 建议优化就餐环境和设置距离

  至于就餐环境欠佳和位置距离远的问题,研究员留意到,虽然广州已建立过千家长者饭堂,基本实现各区街镇全覆盖。但目前不少社区的长者饭堂设置在星光老年之家、村/居委等场所,由于场地空间有限,经常处于一室多用的状态。以荔湾区大岗元社区为例,其长者饭堂同时也兼作社区康复室,室内有一股明显的膏药味,用餐环境确实相对欠佳。此外,在个别面积较大的村落/社区,一些住处较偏远的老人前往长者饭堂距离始终较远,只能依赖送餐服务。

  《办法》同样针对其中部分问题作出了明确规定,优化长者饭堂的选点和服务。根据《办法》,各区应当按照“中心城区10~15分钟、外围城区20~25分钟”的原则,综合考虑本区老年人状况、用餐服务需求、服务资源、服务半径等因素,合理布局长者饭堂。长者饭堂选址应当临近老年人集中居住或活动区域、步行通达性好、便于寻找的显著位置,尽量设置在首层,不得设置在户外或办公场地内。设置在其他楼层的应配备电梯、无障碍坡道等无障碍设施。


阅读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