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面看待赵忠祥的“老年生意经”

2019-10-30
来源:

赵忠祥,1942年1月16日出生于河北省邢台市宁晋县。中央电视台原著名主持人,以主持《动物世界》《人与自然》及央视春晚而闻名。近日,网传其退休后以贩卖字画、与粉丝合影、录制祝福视频等进行牟利,引发关注。

舆情要点

10月17日,一篇题为《花4000元见赵忠祥,顺带解锁了一项娱乐圈新产业》的文章在网络热传,文章称,最低花4000元就能和央视老资格的著名主持人赵忠祥合影,还能获得其手写的“福”字。他还定制字画出售,扇面书法、两平尺卡纸书法等标出5000元、10000元不等的价格。

10月19日,赵忠祥通过个人微博回应称,尽管有人对他的字不以为然,但写字又没招惹谁,何况还有人要,“我写固我在,我写自得趣”,表示会继续写下去。

除此之外,文章称,他还可以为个人、企业录制祝福视频,“以基础的祝福视频为例,只要不出现任何产品,对外收费底价为3000元;如果视频要带上产品的话,报价在两三万元,具体定价需要赵忠祥看了之后定夺,除了敏感的保健品,普通人群能接受的产品,他都可以接受”。此文发布后,不少网民都对他这类曾经声名显赫的人做起这类“老年生意”感到诧异,也有人质疑这项“产业”是否合法。

事实上,据媒体报道,市场上存在着一条明星通过合影、字画作品、祝福视频等方式将名气变现的产业链。甚至有人专门创办了链接明星和用户的线上直约平台,进行明星祝福视频的定制和售卖。在某平台上,除了赵忠祥,还有蒋大为、雪村、董浩、李琦、李金斗等淡出用户视野的明星入驻。可见,“再就业”的“名老人”并不少。不少中老年人追捧的明星,都有将合影、见面、题字、录视频等活动“明码标价”的行为。虎嗅网称,市面上还有一款为明星和中小微企业提供直约服务的平台,其创始人称,对于这些明星,这种把碎片时间变现的方式是“生财有道”。有观点表示,有明星愿意自降身价挣这种钱,粉丝愿意因为虚荣心掏腰包,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本质上是一种市场经济。但也有网民质疑,如果不加甄别,只要给钱就给微商拍视频推荐产品,就会有违法的可能。

10月21日晚,关于收费与粉丝合影一事,赵忠祥予以否认,表示是无中生有,妖言惑众,“你们只要核实一例合影收费,这个钱进了我的腰包,我赔你们百倍的钱”。但此事引起的讨论并未停息,舆情仍在发酵中。

媒体观点摘要

● 微信公众号“新京报评论”:评判赵忠祥的“老年生意”,还是应该看法律

这次外界对赵忠祥所做“老年生意”的评价,并非仅针对他交易字画、与粉丝合影这个纯粹的市场行为,还有交易过程中不怎么光彩的吃相,以及其是否会涉嫌为三无产品张目、偷税漏税等行为。这些关乎名人的公共形象,以及社会的公共利益,不能用一句简单的“市场行为”就能交代,还需要接受公序良俗的审视。不管外界怎么看,只要他们的这门生意能够经得住法律的拷问,那就没有任何问题。

● 《齐鲁晚报》:靠名气“收割粉丝”也要维护公共形象

大家称赵忠祥做的是“老年生意”,其实这种生意在娱乐圈与年龄没什么必然联系,就是普遍存在的明星“收割”粉丝行为,一边是名人,一边是有着消费能力的追星族,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只要不违法,不偷税漏税,在公序良俗的范围内也无可厚非。但像许多网民担忧的,这个“老年生意”链条中也有需要正视的问题。不偷税漏税的出售字画行为,是“没招惹谁”的买卖交易,但拍摄产品推广视频可能要复杂一点。名人的影响力、号召力比普通人大得多,名人拍视频推广一些产品,肯定会帮商家带来更大销量,这就需要老艺术家在替商品打广告时,保持敏感度,多多关注推广产品是否正规,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也维护自身的公共形象。明星自创品牌经济、明星微商也好,明星“老年生意”也好,凡涉及消费者的,还需要明星遵守良知、遵纪守法,在不违反社会秩序的范围内进行。

网民观点摘编

● 要建立在合法的基础上

@塞京东方:也算是一种个人的商业行为吧,但是如果涉及到给产品打广告之类的,就要考虑这个产品是不是合规的,是不是三无产品,毕竟有名人效应,要避免打虚假广告,误导消费者。

@乌尔达哈:收入要合法纳税,公众人物要起到正面的示范作用。

● 老人挣点钱无可厚非

@爱我大黄蜂:不偷不抢,各取所需。老艺术家里也缺余粮,只要不是啥出格的事情,换点零花钱,也无可厚非吧。

@接地妻儿:流量变现的一种方式而已,和年轻人追捧偶像的那些行为本质上没什么区别。

● 明星和粉丝之间的正常商业模式

@江小鱼:这事没有什么新鲜的,这本来就是明星和粉丝之间的食物链中最基本的组成部分,无论顶端与底端都是这样的商业模式。几乎所有的明星都在干这个事情。

● 反感“明码标价”

@无花的蔷薇:很多粉丝都有和自己喜爱的明星合影的心愿,网络上也时常会曝出一些幸运的粉丝偶遇明星。但“明码标价”的话,总会觉得有点不舒服。

舆情点评

舆论争议赵忠祥的“老年生意经”,一方面在于此种形式与他曾经光芒四射的形象形成鲜明对比,人们不免感到诧异;另一方面,人们质疑他的这种赚钱之道是否合法。对于卖字画,多数人表示理解,明星也是人,并非不食人间烟火,多数人的失望来自于由以往不切实际的“封神”落入接地气的现实,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对明星持更多的包容态度。舆论场中也有一种观点认为,赵忠祥出售字画与合影之所以引发如此大的关注,是出于其报价相对“亲民”。当红明星动辄几十、几百万元的天价超出人们现实生活的范畴,而几千元的价格大家都可以埋单,让人更易有代入感和对比感。有业内人士称,一些当红明星20秒的祝福视频可以要价数十万元,有人调侃道“赵老师也算是良心价了”“童叟无欺”。

除此之外,更多的是对揭开面纱的明星挣钱之道的探讨。比起这些小打小闹的“隐形产业”,近年来,经纪公司为粉丝提供花样繁多的明星“周边”,已经成为服务业态。据介绍,即将举行的《陈情令》南京演唱会,官方为购买套票的粉丝提供福利:不仅可以连看两场演唱会,还享有入住酒店、巴士接送等贴心服务。除得到包含有各种周边产品的“大礼包”,甚至连给偶像写信的定制信纸都安排了(主办方称保证能把信送到偶像手中)。有粉丝说,这满满的安排,更像是旅行团公布的行程。尤其,行程里还专门设置了两次“周边展品参观购买”的环节。在这种成熟的产业链中,粉丝心安理得地消费,并乐在其中。

但与当红明星不同,“老年艺术家”难以再接到高价代言或以高片酬出演影视剧,粉丝活跃度下降,出售字画、录制视频等做法,是他们将名气变现为数不多的方式。人们之所以会区别看待这两者的行为,则是出于对规范性的担心。与规模化的“周边”活动相比,明星个人出售、推介产品等行为的合理纳税、产品保障等问题,目前市场缺少必要的规范约束,可能会带来一些问题。

目前,赵忠祥本人虽然否认了部分收费项目,但在舆论场引发的话题也具有现实意义。作为公众人物,个人选择无可厚非,但应在法律框架内进行商业行为,承担自身应付的社会责任;相关部门也要切实落实监管责任,一旦发现虚假推介、损害消费者利益等的违规行为要及时亮剑;作为民众,也要擦亮眼睛,明辨真伪,不过度指责,但也不要一味地为情怀或虚荣埋单。


阅读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