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魂的旅程

崔玉英
2019-10-23
来源:

正是饥荒的春天,一个灵魂却来到这世上,开始了她不幸而又幸运的人生旅程。


这个卑微如尘的灵魂,生在煤矿低矮狭小的工棚里,是家里的第四个,又是女孩,没有奶水滋养的她,常常饥肠辘辘,日夜啼哭,没有一刻能安宁下来。


“唉!大人省下一口,也不能饿死了她,”掏煤的父亲,每天从牙缝里省下几口稀饭。


在饥饿的环境中,灵魂像石缝中的小草一样顽强地生长着。渐渐地,长成了“豆芽菜”了,穿着姐姐的旧衣服,能跟着母亲上山砸石子了,能跟着哥哥上矸子山捡煤块了,能跟小伙伴到水沟里淘煤渣了。她在煤尘里打滚,天天灰头土脸的,却又常常蹲坐在破窗台上,遥望着浓重的烟雾深处,默默地发呆,仰望着晴朗的星空,冒出一些傻傻的幻想。

饥饿的日子终于熬过去了,在春天里,灵魂走进了学校。


学校是一排茅草房,没有桌椅,必须自己带上一大一小的木凳子,一名老师教所有的课。这个没饿死的“豆芽菜”,竟然能认字写字了,成绩还不错,可是睁眼瞎的父母从不关心这个。后来,“豆芽菜”加入了“红小兵”,长成了“红卫兵”,穿黄军装,扎宽皮带。可是,有好多事,灵魂弄不明白:文雅的校长,怎么就被戴上尖尖的高帽,脖子挂着沉重的牌牌,沿路游街,还要被人吐唾沫呢?高大和蔼的老师,怎么忽然也被绑起来了?还几个人摁着,跪在台上,头触着地?……


一切全迷糊了,像黄河的浑泥浊水飞泻而下,灵魂与伙伴们,像河水裹挟的泥沙,身不由己,只能在浊水中翻滚沉浮,他们涌上街头,疯狂奔跑,激情呼号。

动荡的生活里,灵魂旅行了十六年,春天的下一个驿站,是到农村的广阔天地去。


在这里,灵魂终日在一眼望不到边的农田里插秧、除草、打药、施肥。盛夏时分,一顶草帽,一把锄头,脸晒黑了,皮晒脱了,渴急了,沟里的水也成了甘露;寒冬腊月,挖沟,筑堤,住帐篷,睡地铺,过“革命化的春节”……一年,五年,十年,灵魂天天像牛一样负重,也渐渐变得像牛一样沉默。黑土地似一座巨大的熔炉,磨砺了灵魂的意志;但“天高任鸟飞”的天地间,也空旷得使灵魂没有了着落。


难道,这就是生命的全部吗?她不止一次地企望,问天,问地,问自己,下一站我该到哪里去?没有回音,河水静静流,大山也沉默,她陷入了深深的迷茫困惑中。

春潮涌动的日子终于来了!仿佛一夜间,日子跟以前不一样了。


招工的、上学的、病休的,知青们大多回城了,灵魂也从老师那里,借来了厚厚的复习资料;在县城的书店里,用攒下的钱买来一本又本书……空荡荡的知青宿舍里,一盏小马灯挂在帐竿上,伴着灵魂度过了一个个不眠之夜。夏天,她坐在蚊帐里挥汗如雨;冬天,她裹着被子凑在灯下……


“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书里的世界,让灵魂走出了迷茫,收获了思想,随着时代的潮流,她一次次走进考场,又一次次胜券在握。走上正式教师讲台,从小学到中学;考取教育学院,从专科到本科;灵魂不知疲倦地奔走着,从小城镇来到了潮水飞溅的大上海;踏上一个个台阶,获得一个个荣誉。在这春意盎然的园圃里,灵魂快乐地学习着、耕耘着、欣赏着,她知道,这里是她的乐园,也将是她的归宿。


这个曾经不幸的灵魂,却有幸走过了几个时代:饥饿、动乱、下乡,铸就了她坚毅的性格和积极上进的信念。60年来,灵魂在时代的潮水中奋勇前行,每一次潮水的起伏,都给了她最好的机遇,而机遇只能赠给不断奋斗的人。


一个灵魂的旅程还在继续向前延伸!


阅读 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