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包围北平的行军路上

李万臻
2019-10-23
来源:

百万雄师入关,如同猛虎下山。排山倒海的我东北野战军,锐气势不可挡,像汹涌澎湃的波涛滚滚向前。


三路大军隐蔽入关,一度蒙蔽了国民党军,为取得平津战役的胜利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1948年10月21日、11月2日,我所在的东北人民解放军独立一师相继参加解放长春、沈阳后,移师锦州,被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军(即原第三纵队)第一五三师。我是该师四五七团卫生队的一名小卫生员。1948年12月初,我军作为先遣部队、秘密入关,直奔包围北平。口号是“打到北平去,活捉傅作义!”部队的战斗士气十分高昂。


山海关至北平的直线是308公里,而我们是盘山越岭,实际路程多的多。白天速度一般是40公里左右,一小时休息一会儿,两条腿一步步丈量着每一天的行程,但那是永远算不清的里数。经历过这段艰难行程的人,永远忘不了脚板底下的艰辛,血泡水泡满脚,每走一步都钻心地痛,头天挑破次日又起,一些感冒发烧的人,尽管全身无力,都坚持不掉队,不拉部队后腿!无人叫苦叫累。


我师是从长城“冷口关”进关的,为不被敌人发现,在几天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不出声、不留痕迹,个个紧跟着,人困马乏,疲惫不堪。我几次在行走中,竟然睡着了,还做了梦,今天说出来,也许别人不相信,但那是真的!夜行军,最大的好处是不怕国民党飞机来“欢迎”放心地走就是了。


一天,接到东总林、罗首长命令:由昼伏夜行改为昼行夜伏。敌人已发觉我部行踪,干脆改为白天浩浩荡荡地大踏步前进。

白天行军如虎添翼,一扫夜行的沉寂,部队顿时活跃起来,欢声笑语此起彼伏。我们卫生队多数小青年肚子里有点文化水儿,不少是小学毕业,我这个嘎子兵,虽然只有14岁,仅读过两年半小学,但脑子灵活,合群,一张娃娃脸,逗人喜欢,是队里的活跃分子。“兵嘎子”“小不点”等成了我的代名词。经常被推举为唱歌的领头人,或领头和别的单位“拉歌”“吃菜要吃白菜心儿,白菜心儿,打仗专打新六军儿,新六军儿……”“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是我最爱唱的歌。旺盛的士气,令人难忘。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飞机拉㞎㞎。”这句戏言道出了敌机对我们的威胁。一天上午,突然飞来六架敌机,发现了我们行军队伍,大家紧急疏散,躲飞机,但疯狂的一阵狂轰滥炸,还是造成个别伤亡,我和另一位战友差一点“光荣”了,一排机关炮大子弹扫在我脚下仅20多公分处,真悬乎。


……

历经艰辛,我部如期抵达北平通县(今北京通州区)已形成包围圈,围而不打,攻心战成功,随后于1949年1月31日取得北平和平解放的胜利!党中央毛主席,林、罗、聂三老帅英明啊!

七十年,硝烟弥漫的时代已逝,祖国已走向世界,变为富强。当年那批为建国而流血牺牲的战士,流芳千古,尚存于世的,也寥若晨星,共和国永远会记住他们的丰功伟绩!

写于庆祝建国七十周年前夜


阅读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