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共和国的怀抱里

潘立
2019-10-23
来源:

1964年我念初中时,亲耳聆听我父亲这样动员高中毕业的哥哥下乡插队:“现在去农村插队,和当年参加游击队的意义是一样的……”下乡插队七年的哥哥,1992年在教育战线被评为自治区先进工作者,因此转干时不用考试。


父亲和全国众多的国家干部一样,按照党和国家的意志,协助学校和社会教育自己的子女。为了6个孩子的成长,他没有手表、身上穿的是母亲做的布衣、脚上蹬的是母亲做的布鞋。他穿到八十年代的古铜色的秋衣,是1947年冬在监狱中外界的同志捐赠的。我们6个孩子唯一的玩具是一个拳头大的小皮球。在女子的初中时代,父亲给姐姐订《少年文艺》、给哥哥订《红领巾》、给我订《中学生》。他自己从中年到老年都在订《中国青年》给子女们学习。我们家唯一和一本长篇小说是《青春之歌》。我十五岁时,父亲给我买了一套毛泽东选集。


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读初中的父亲受到中共地下党的影响,参加了中共地下党的活动,但广西地下党组织屡屡遭到敌人破坏,有三次是很严重的。1945年我哥哥出生时,父亲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国统区没有组织联系的情况下,父亲默默履行党员义务。1947年哥哥两岁时,父亲在桂林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入狱;1948哥哥三岁时,父亲和一道被捕的“共产党员”们获救得以出狱。从此,三岁的哥哥和五岁的姐姐在父亲执教的横县鳌山中学幼儿班,由教工们轮流给他们上课。1950年2月,桂林军管会说牛种场缺骨干,叫父亲回到桂林牛种场工作。哥哥姐姐到桂林君武小学上学。在这里,姐姐小小年纪就带上了少先队的三道杠。1953年至1954年,父亲到北京农业部接受苏联畜牧专家培训半年。在还没有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天安门广场,父亲遇见了狱中难友丘林,方知丘林在北京光明日报社工作;在北京父亲瞻仰了“五四”爱国运动的策源地。今年是纪念“五四”爱国运动100周年的日子。


我的母校南宁八中初29班是个团结向上的班级,在班主任共青团吴贵宁老师的正确引导下,几乎全班同学都写了入团申请书;在努力实践中,无论是校运会还是文艺汇演,我们班的成绩都是第一的。1966年6月23日,我们班的共青团员张联众光荣入伍,我们全班同学往返几里路送他到火车站,并留下了“天涯海角干革命”的珍贵合影。在国家需要的时候,我们都写申请书自告奋勇上山下乡。


2008年,中国知青网成立大会上,主持人、北京知青濮存昕说:“中国知青是一个悲壮的、充满牺牲和奉献精神的群体,无论这个群体的个人后来的命运如何,它都是一组英雄的群像……”对于我们老年人被侵权的问题,整个社会都应高举宪法的武器来维护老年人的合法权益。


在共和国70华诞之际,被党组织考核为优秀共产党员的共和国的同龄人的我,想到在习近平主席带领下,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的伟大民族的奋起,感谢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一伟大作品的创始人毛泽东!感谢伟大的中国共产党!


阅读62
下一篇:年货里的乡愁
上一篇:我和我的祖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