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70年人均寿命提高了42岁

陈发旵
2019-10-23
来源:

我是1935年出生的,现年84。是生在解放前,长在新中国的一代人,见证了祖国的巨大变化。抚今思昔,感慨万端。我的童年,国家在积贫积弱中又正值日寇侵华。12年抗战,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流离失所、朝不保夕。老人们哀叹:哪怕挨冻受饿,只想过个太平日子。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推翻了三座大山。取得了抗日胜利,建立了新中国。从此,中国人民站起来了。改革开放后又富起来了,终于强大起来了。


周国平先生的“最高奢望”—在一个和平的年代,以健康的身体,过着小康生活—都变成了现实,奢望变成了平常。我的《84生日感怀》尾联“感戴党恩兼国泽,三宗奢望幸成真”,吐出了心声。满满的获得感与幸福感!我的职称是“中医主治医师”,下面仅从医药卫生方面叙述一下建国70周年的新成就。


曾被外国人贬为“东亚病夫”的旧中国,确实贫病交加,普遍流行的病有“脐风”(新生儿破伤风)、天花、麻疹、小儿麻痹症、梅毒、痢疾、疟疾、时疫、肺结核、多种寄生虫病等及浓泡疮、匏颈袋、瘌痢头等地方病,又缺医少药,难以救治,人口夭折甚多。人命贱如草芥。解放后,县里有“爱(国)卫(生)会”、“除害灭病领导小组”,医疗卫生机构普及,卫生工作方针就是“预防为主,治疗为辅,卫生工作与群众运动相结合”,大力开展普查普洽,群防群治及计划免疫。我始终参与了这些工作,从收集大便粪检到采血化验,到送医送药上门,“送药到手,看服到口,不服不走”。做到了全程足量,一个不漏。嗣后我又兼任了防疫医生,致力于计划免疫工作,在各级党政领导重视下,卫生工作卓有成效,到上世纪70年代末,上述传染病已被逐渐消灭,基本绝迹了。毛主席的《送瘟神》二首,是为代表性的纪念。在70年代中期的群防群治中,还大搞了“一根针(灸)、一把草(中草药)”举措,充分发挥了中医药的作用。屠呦呦发明的“青蒿素”治疟疾,疗效确切,获得诺奖也值得一提。


七十年来,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医药卫生事业的日益发展和养老保障制度的逐渐完善,中国人的平均预期寿命已由解放前的35岁,提高到2017年的77岁,70年增寿42岁,了不起啊!这是一座无形的丰碑。解放前人均寿命为何那么低?主要是因病夭折的太多,少数有寿的被多数夭亡的抵消了。岳西县冶溪河有个扎匠叫胡徐和,人们喊他“七和”,因为他头上的六个哥姐都相继夭亡了,仅他这个老七存活了,你算算他家人口平均寿命能有几何?比我年长几岁的朱家纨医生曾跟我讲过,他童年时常在“昔老山”放牛,山上多有婴儿坟,狗将婴儿屍扒出啃噬,遍地都是尿布,惨不忍睹。这些婴儿大多是因“脐风”夭折的。解放后,普及新法接生,剪刀消毒了,又注射了破伤风抗毒素。新生儿成活率达到百分之百,这也是人均寿命大幅度提高的主要原因。


阅读 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