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上飞机去拉萨

穆学仁
2019-10-23
来源:

2019年7月,我与格桑大姐两家人,坐着飞机完成了拉萨之行。


“朝圣布达拉宫,献上虔诚的心愿!”旅游中,已届七旬的格桑,无论在大巴上还是景点中,总是念叨着在朋友圈发视频,“是党的富民政策让牧民过上了好日子、让我飞到了拉萨!”望着喜极而泣的大姐,我感慨万端,五十年前的记忆又在脑海中流淌……


1969年,我在肃南下乡插队就住在藏族大姐格桑家。她家那时的日子很贫穷,想想,一天劳动挣10个工分,才合一角五分钱!可大姐一家人却非常善良,待知青如亲人。一次在寻找生产队牲畜的大风雪中,我冻伤了双脚,是大姐把我背回了家,将脚抱在怀里一把雪一把雪地搓揉,才使我没有落下残疾。五年后,我被抽调到嘉峪关工作,一直与大姐保持着联系。


1989年,格桑大姐来了,她说几年前牲畜和草场都分到了各户,现在手里有了一些积蓄,可自己长这么大还没坐过火车,就想去兰州买一台当时抢手的交直流两用收录机。可令我没想到,一趟省城之行却使人如此尴尬!先是买不上车票,买上了票又因列车超员上不去车,好嘛,列车停站后就没有开车门的。慌忙中,我俩在同事们的帮助下被硬塞进了车窗,车厢里人多的连插脚的地方都没有!那时用的是蒸汽机车、走走停停,不足一千公里的路程竟跑了近30个小时。下车时,大姐的腿脖子肿得明晃晃的,她苦笑着说,原来坐火车就像坐牛车一样,不过要站着。


1999年,我去信邀请来了格桑大姐,这次,我提前托人买到了夕发朝至的客车卧铺,和三天后由兰州返乘的售票。第二天,便与大姐乘坐上空调列车出行,一觉醒来只用了10个小时就到了兰州,然后便打的士、进商场、逛大厦,玩得好不开心。三天后,我俩又坐到了返程列车的卧铺上。


一年又一年,不经意间,我和大姐已经用手机联系了。每次大姐都要告诉我草原上的变化,她说,日子过得就像马兰花绽放一样美、越来越甜蜜了。2009年7月的一天,格桑大姐来电话了,意思是想邀请我们全家出游玩一玩。她说,上回坐火车去兰州感觉挺好,这次咱们坐火车去北京怎么样?好了好了,就这样说定了。大姐的语气丝毫不留余地。那次,十几天的北京之行,我们把点点滴滴都留在各自的手机和数码相机中。在归来的列车卧铺上,大姐抹着泪一遍遍回放,说回去一定要多多刻录光盘和洗印照片,分发给亲人和朋友看。分手时,大姐紧握着我的手,笑眯眯的说:“兄弟,过几年咱飞着去拉萨!”


没想到一句玩笑话竟成行了!呵呵,于是便出现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阅读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