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天坛医院与我

梁承玮
2019-10-23
来源:

1949年秋刚解放我就读湘雅医学院,1955年毕业后组织分配来北京同仁医院儿科工作。1978年调来天坛医院(当时叫崇文医院)协助复建儿科,80年代着手筹建小儿神经学组。


经历了新天坛的诞生、发展和变化全过程,和它同呼吸共命运,对它有深厚的感情。因此1994年66岁以主任主任医生退休后,甘心继续住在不足50平米的院内宿舍,辞掉所有待遇优厚的外聘,领导邀请、个人自愿不要报酬在儿科做义工(志愿者),每周定期参与临床查房和教学,通过具体实践向年青医生传授怎样做一个忠于职守的医生、怎样分析直接收集的病史和检查病人所获与实验室结果之间的辩证关系、要求不要放过任何一个一时不好解释的临床现象、告诉他们解放前到改革开放这一阶段可取的医疗体制内容、敢于质疑与独立思考的重要性等等。


同时带领科里同志一起发表了二十多篇论文、出版了我国第一本小儿癫痫专著《小儿癫痫与癫痫综合征》(人民卫生出版社1997)和两本科普著作《小儿癫痫防治200问》(金盾出版社1997)及其修订本230问(2006)、参编《儿科实习医生手册》(1989)及吴氏《小儿内科学》(2003),到2018年10月医院搬迁花乡为止,共24年半。眼见自己参与诊疗的病儿康复、参与培养的年青医生不断成长和五系5、7、8年制学生一届届的毕业,既快乐、又满足。2017年获天坛医院“终身成就奖”牌。


曾经有人当面说“你干活不要钱,分大房子不要,傻不傻啊。”我不加解释,只牢记毛泽东老三篇《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愚公移山》的精神。我想,这就是习主席说的“不忘初心”。于今九十二岁了,粗茶淡饭,身体健康,思维活跃;新著的一本关于传承优秀传统文化的书《怎样把字写好》又即将出版公开上市。剩下的日子不多,正在考虑还能为祖国为人民做点什么。  


阅读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