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共和国同行

陈正斌
2019-10-23
来源: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七十年代,我常常这样想,凭自己的家庭出身,这一生不可能入党了,更不可能做“官”了,所以,我也不打算入党,不打算做“官”,打算当个自由自在的小学教师,努力做一个以写作为爱好的业余作者。


就在那个时期,我爱上一个女孩,后来,这个女孩离我而去,我也曾想过,根据我的品质和性格,既然我爱上的女孩离我而去,这一生,我不可能结婚了。所以,我也不打算结婚了。


不打算入党,不打算做“官”,不打算结婚,真的是这样吗?


曾有一位国家领导人说过,五十年代是我们国家黄金时期,在这黄金时期,我渡过了美好的童年、少年。三年级时带上红领巾,当过少先队小队长、中队委员。我喜欢看书、读报、作文特好,经常被语文老师课堂宣读,各门功课优秀,考试在班级前三名内。文体活动出色,经常现身舞台和绿茵场上。1957年小学毕业。1960年初中毕业,顺利地参加了工作,在我原来毕业的中学当勤杂工。在平凡的工作中,我不怕苦、不怕累,得到师生好评,工作的第二年,也就是我十八岁时,加入了共青团。这在我的生活面前展现出了希望。1962年,共青团山西省委机关刊物《团的工作》(《山西青年》前身)发起“在我这岗位上”征文活动,我写的题为《我这个跑腿的》文章发表在《团的工作》。《我这个跑腿的》写的是以共青团员标准要求自己,在平凡工作中做出不平凡的事迹。由于文章写的是自己亲身经历、亲身体会,生动、真实,加之那时报纸杂志很少,发表文章的更是凤毛麟角,我的文章在《团的工作》发表,在当时所在学校轰动一时,影响很大。


1964年,组织派我去黄河边上的师家滩学校任教。师家滩学校任教这一段经历,我写成五万字的回忆文章,以《师家滩——遥远的风景线》为题,发表在1999年第6期《山西文史资料》。在此之前,我开始了恋爱生活,对方爱我是个共青团员,爱我热爱生活,积极上进……我们订了婚,准备结婚,就在这时,那场史无前例的“文革”开始了,我的家庭首当其冲受到冲击。婚姻这个感性之物,受社会因素影响,同样会发生质的变化,恋爱六年且已订婚的我们分了手。青春时期的致命打击及对工作身体的影响,几乎致我精神崩溃。婚姻遭遇挫折,我又产生了“不可能结婚”“不打算结婚”的想法。当时的特殊环境形成这种特殊想法其实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象鸟云遮不住太阳光辉一样,那种特殊年代终于过去了。随着“四人帮”的垮台,随着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我们国家走上繁荣,我个人也获得新生。1977年,我由乡村一名小学教师调入县教育局教研室当干事。1985年11月间,组织又调我到县委宣传部文教科任副科长,1986年6月入党。1991年任宣传部正局级党教科科长,1995年11月又调县委党史研究室任党支部书记、主任。2004年退休后,即任县老干局写作组组长。2011年兼任县老干部党总支第六支部书记。


“打算当个自由自在的小学教师,努力做一个以写作为爱好的业余写作者”。自由自在的小学教师没有当到底,努力做一个以写作为爱好的业余写作者得以实现。1980年,我加入山西省作家协会,出席1980年至2003年山西省第二、三、四、五次作协代表大会,近千篇各种体载、题材文章在中央级、省级报刊发表。出版过民间文学作品集,儿童文学作品集,五次进入首都人民大会堂参加颁奖仪式。当小学教师时写的散文《赶云彩的人》选入全国全日制小学四年级第八册语文课本;小说《荣荣的故事》选入山西省小学生思想品德教材第四册......


不打算入党,不打算做“官”,不打算结婚,可是,我入了党,做了“官”,尽管我入党很晚很晚,当“官”很小很小。


我还是结了婚,妻子是“文革”前的高中毕业生,七十年代末,她又考入师范学校,毕业后成为公办小学教师。我们生有一女一子。女儿山西师范大学外语系毕业,后又上研究生,现为一所高中学校高级职称的英语教师。


我们的儿子中专毕业,后上成人高校专科、本科,先后入团入党,现为中级职称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更为欣喜的是,儿子于2003年6月有了一对双胞胎男孩。天真、活泼、健康、可爱。从上幼儿园,小学,初中,兄弟俩在同一个班级。初中时,同一天加入共青团。哥哥任班级文体委员,弟弟任班级团支部书记。现已是高中三年级学生,仍然在同一个班级里,且同在学校篮球队,今年暑期,县里举办篮球比赛,兄弟两冲刺球场,一个前锋,一个中锋,为学校争得荣誉。


2004年,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出版我的儿童文学集《童年·少年》一书,我写寄语:“愿新一代茁壮成长,愿新一代幸福健康。”我还将新书赠送亲朋好友,扉页留言:“帮自己和别人的孩子发展得更好,这是我的希望所在。”


2019年10月1日,祖国70周年华诞。我幸运与共和国同行。幸运的我,感恩我的祖国,感恩为共和国改革开放,拨正船头勇进,付出巨大心血,精力的真正共产党人,这其中包括领袖级人物,和千千万万普通平凡共产党人及普通平凡千千万万人民群众。


阅读 30
下一篇:人间温暖
上一篇:钢板   蜡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