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的乡情聚会

王洪武
2019-10-23
来源:

我出生的江苏省盐城市大纵湖镇杨家港,是一个距离县城百余里的偏僻小村,最多时有近300户、1000多人口,而今有100多户、400多人住到了盐城。千古的“乡巴佬”一下子成了城里人,大伙既兴奋,又有点儿失落。在村里,大锹一扛走路上、饭碗一端在村头,大爷大妈亲朋庄邻几乎天天照面;进了城,有些人便很难见到了。年轻人忙于学习、生计,而老人有时间也最渴望能相互团团聚、碰碰头。于是,由几个热心老者牵头,搞了次“杨家港在盐夕阳红聚会”活动。



这天,我和老伴如约而至。



聚会定中午在一家酒店举行。上午9时许,老人们就像走亲戚一样喜滋滋地陆续从四面八方赶来。有步行的,有自己开电瓶车的,有乘公交车、出租车的,也有坐自家车的。大伙一见面,便热情握手、拥抱,言欢,尤其是一些奶奶大妈,拉上手即不丢手,问长问短说不休:



“哎吆,我上街总想能碰到家乡人,可眼睛望酸了望不到。这么大个城市,大海捞针,难啊!”接着,话题便不离衣着、皮肤、面容、老头子、儿子媳妇、姑娘女婿、孙子孙女子不停地唠叨起来,时而哈哈哈,时而泪汪汪……



聚会原匡算能来80人左右,最后实到了整整100人。他们中有是从村上去参军、读书,而后转业和毕业分配到盐城工作直至退休的。有早些年便到城里来就业进工厂、开商店或扫大街当门卫的,而今老了,有的已“全退”,有的还兼干着。大都是改革开放后子女进城工作买房定居了,见家里父母老了,便让他们到城里来享享福,或者帮助带带孩子烧烧饭。



看庄子南头那个月生爷爷、小多子奶奶,老两口均80有3了,精气神还特别好。穿的俏俏刮刮,整天有说有笑。老大老二两个儿子,在村上是种粮大户,进城的人家就把田包给他搞联耕联种。三儿子大学毕业,先分在一家国营大厂当技术员。企业改制后,他自主创办了一爿精密齿轮厂,经过几年拼搏,现已成了全市响铛铛的重点骨干企业,书记县长常去他厂里参观呢。老两口农忙时在老家帮老大老二看看场,农闲时则到老三家歇歇脚。这次聚会,老两口刚回老家不久,还是老三特地开车去把他们接来的。



老表华子,更熟悉不过了。我的一贫如洗的穷舅舅,60岁上才生下他。没有读书,更没有得到什么家产,自己硬是靠种田劳累,好不容易垒了3间草棚子。面对如此家境,孝顺聪明的儿子高中一毕业,便到一建筑商家学装潢。几年后,即自主立业。如今不仅在乡下小镇上买了屋,去年又在城里按揭买了一套100平米的楼房。老夫妻俩都上来了。儿子搞装修,老伴帮媳妇做做小生意,春卷、凉皮、凉粉、糖葫芦,四季不停,什么赚钱就做什么卖什么,每天都能赚几张大票子。老表,“家庭妇男”则当仁不让。他常常菜篮子一挎,围腰裙一扎,烧饭、接送上学的孙女。忙吗?累吗?他头直摇:“这点活在我还不是小菜一碟,比在乡下翻耙拉犁轻松多了!”乐吗?他头直点:“是是是,过去做饭只求饱,现在烧菜要求好。栽秧割稻,弄不过当锅摸灶。我现在的日子是鱼肉天天有,一天两餐酒(中、晚),不是神仙,胜似神仙!”桌上敬酒,老表连连真情表白:“我华子八辈子做梦也想不到能过上城里这样的好日子!”



92岁的哑巴奶奶,也由儿子搀扶着,来了!见庄上熟人,老人哇啦哇啦,指手舞脚,格外兴奋。一旁的儿子“翻译”说,母亲一次夜里犯病,好在家在城里,送医院抢救及时,如果还在乡下,那就完了。现在儿子开饭店,她还能帮助洗洗捡捡,没事到附近公园坐坐逛逛……



聚会现场,灯火辉煌,台前走动的红色字幕连连蹦出祝福的话语。本村作家新创作的《乡愁》系列《我的杨咯港》,识字者争相传阅。台上说唱的、跳舞的、打拳的,各显其能,我欣然提笔,为老者写了一幅又一幅大红“寿”字,又现场写了一条横幅和一副对联;“喜庆



建国70周年”、“长寿幸逢好社会,幸福多亏共产党”,场上顿时爆出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



这实在是道出了大伙的心声呵!


阅读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