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在一九四九年

艾绳根
2019-10-23
来源:


今年是建国七十周年了,全国都在庆贺这个伟大的日子。当我回忆当年情景,深感革命来之不易,胜利是鲜血换来的。我们千万不能忘记过去。


参加太原战役,我所在警二旅隶属七纵队在一九四八年十月经七昼夜攻克风阁梁阵地,又于十一月强攻牛舵寨。两次惨烈的战斗我们一个团付出八百人的伤亡。进入一九四九年部队接受坚守阵地的任务,那时我是个卫生员年仅十五岁。记得那年过元旦我是半卧在单人掩体内又是寒冷,又是潮湿,身下铺些麦草,身上也无棉被,当时吃的饭菜是炊事员冒着生命危险送来的。喝不到水,一个月没洗过脸也见不到阳光。后来我调到团政治处做宣传工作,一次我 随领导到前沿阵地向敌人喊话,在一线连的交通豪,距敌阵地仅几十米(手榴弹在杀伤范围内),战士们持枪瞄向敌方,他们根本没能休息。我喊话“国民党弟兄们快放下武器投降吧”得来的却是射向我们的子弹。四月初十九兵团,二十兵团到来要总攻太原了。四月二十二日我团任务向小窑头黑土岗扫清外围。当晚敌人向我阵地发射毒剂炮弹,当时我们采取了防护措施还箕挺过去了。敌人这种法西斯手段并难挽回其失败的命运。四月二十四日我方向太原城发起总攻,强大的炮火打开城墙的突破口,多路步兵冲向城内,在在激烈的巷战中全歼守敌。

打回老家去,解放榆林城,太原解放后我们在清徐县得到短暂休息。部队改编为西北野战军独立第一师。接着受令西进解放榆林。部队经过十天的急行军路过我的家门镇川堡(我是一九四七年参军离开的)于五月二十五日抵达榆林与友军将敌围困在榆林城内。榆林是陕北唯一掌控的国民党极为反动的要地。我军曾于一九四七年两次攻城未遂,当时因胡宗南、马鸿逵部重兵增援而我采取围城打援。一九四九年形势发生变化。况我军实力增强逼使守军第二十二军接受和平解放。六月一日我随部队进城,这一天阳光明媚,一片热闹气氛、欢迎的人群中有我一些亲朋好友及同学喜气洋洋的又是握手又是拥抱高高兴兴畅谈胜利。部队进城后要对整编的国军进行监视,另有不少特务不断的搞刺杀、破坏,在这种环境下我们仍以战斗姿态执行管制任务。


挺进大西北大战马家军。我独一师及新改编的独二师从榆林出发七月在安边与张廷芝一股土匪进行一次战斗我团三营步兵打败了骑兵,我们在行军中忘了吃饭一鼓作气收复了定边县。不久我军冒着高温缺水艰难的进到同兴县下马关与马鸿逵派出的大部队进行了一场决战。我团二营在陈尔庄抵制敌三个团的反复进攻,杀伤敌百余人成功突围,战斗英雄马瑞旺不幸牺牲。我团秉胜向灵武县发起进攻。敌利用居民寨墙顽抗,我给予歼灭,战至九月终于取得胜利。到十月马鸿逵老巢被我军占领,敌兵败大部分投降还有些解散,造成遍地土匪出没。十月我团开赴海原县,同兴县执行任务。一次我团一天一夜一百六十里的强行军突然向庙碉之匪发起攻击取得一定胜利。流串在这一带土匪带有政治色彩,他们化妆成老百姓到处抢劫杀人无恶不作。我团指战员冒严寒踏积雪清剿马绍武、李诚福几股土匪,俘获两个匪首,为老百姓除害使他们过上安居乐业的好日子,最后我呼吁任何时侯不能忘记过去。



阅读 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