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盈盈”加上“清灵灵”

范鲁丁
2019-10-23
来源:

古城墙围着的,四条街八条胡同方方正正的小城,是我童年生活的地方。城小,故事却不少。老来不寐,孰料浮现眼前的,与光腚娃嬉戏玩耍之“出镜率”,居然没有窦老爷子的高……怪不?


全城几乎无人不晓蓄白胡子、略懂中医正骨的窦爷爷,家住小城东南城墙根儿下……那时的孩子撒开丫子淘气,折腾大劲儿“错骨缝”的,或蹒跚或拖臂,咬牙忍痛第一时间扑奔的就是这块地儿。窦爷爷中医正骨乃家传之宝,而老人家制作风筝之技艺则属无师自通。难忘那次,在孩子们簇拥下、伴随稚嫩的雀跃欢呼,一条会眨眼的长“龙”腾空而起——小城沸腾了,仿佛过佳节。然几天后,孩子们余兴尚未褪去,造反派汹汹进城,抄了窦爷爷的家,烧毁了会眨眼的“龙”,还质问窦爷爷为啥放这种风筝搞“封资修”。 “至于放风筝……望蓝盈盈的天是我的癖好……”窦爷爷的回应让我好长见识,晓得圣洁剔透的天空,用“蓝盈盈”形容,恰当又熨帖。


中学毕业,我插队去了偏远山村,幸运遇到晏大伯。晏伯虽为副队长,还是中农成分可威望在村中却无人可比。晏伯地种得好,播种前总有邻村干部前来讨教,“今年降水会怎样?”“种啥得大年?”……晏伯左手的掌上活计太厉害,天干地支在上面能织就珍贵的“河图”;别看晏伯年逾花甲,可劁猪阉鸡一刀准……传晏伯祖上有作郎中的。令人瞠目的是,一位省城知青脖后起了大闷头(毒疥),去公社医院打青霉素不好使,转到战备医院挂水仍未消肿,后回村晏伯用瓦片舀一泡猪粪,生火焙干,涂于患处……仅三天,肿消了。“哈,还真好使……我只听说过猪粪能解大毒,”晏伯如释重负,“人呀,不出毛病……身子得净,净到清灵灵……”我知道晏伯说话做事从不拘表面,而当时我理解“清灵灵”却在皮毛。


光阴荏苒,一晃我年逾花甲退了休。除过组织生活、参加社区活动、带孙子,还应该找自己喜欢的事情做……此念一闪,窦爷爷、晏伯仿佛出现眼前:两位坚守和操守之依托,无疑是中华传统之文化……我不能再等……于是,《黄帝内经》、《本草纲目》、《道德经》、《周易》等成了我的伙伴。越与它们“深入交往”就越知它们的好,教你“天人合一”,让你明白猪粪即“猪零”可入药……哇塞,每天的太阳都是新的!


今夏返乡,漫步古城墙上。想起窦爷爷,“蓝盈盈”竟一下子由脑海深处浮起,我的思绪亦随之脱缰:雾霾、扬沙、天不透彻会殃及人和万物——“蓝盈盈”狭义讲是良好的生存环境,唯敬畏自然方可求之。而敬畏客观规律同样可获得“蓝盈盈”,那便是能使经济社会快速和谐发展的优良环境,如:科学发展观、多边贸易体系、人类命运共同体框架……


望“游人如织的城里,车水马龙的城外”,颇有几分触摸时代脉动的感觉……高铁、5G,催人奋进……需要不竭的驱动力,我觉得由晏伯之“清灵灵”提供, 再合适不过。“ 周身无瘀无堵,正气内存,邪不可干”如此“清灵灵”之人岂止健康,更活力四射堪当大任,不是吗?


“蓝盈盈”的天,“清灵灵”的人,二者相加,祖国的明天会更好!


阅读 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