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抹荔枝红最具深情

口述:陈俊星 整理:陈君英
2019-10-23
来源:

1995年,我从煤矿回到了老家,回到了儿时被荔枝林包围的村庄。看着日益变迁的家乡,甚为感慨,昔日贫穷落后的村庄,如今已然形成了美丽村庄;一到夏季,荔枝果香溢满整个村庄,让我陶醉。

60年代,沿海地区人民群众生活很是困苦,没有工厂,人口多土地少,很多农家人为了生计奔波于外,而我也不例外,父亲也无奈,我们六兄弟姐妹,加上爷爷奶奶,侄儿侄女的,几分薄田哪养的活这么一大家子?于是,我便外出赚钱。


福建是缺煤的省份,改革开放后,八闽大地掀起了兴建煤矿的风潮,寄望摆脱能源的约束,借助能源的力量推动改革开放深入发展。我有幸成为了煤矿工人;早期,福建煤矿建设很落后,井巷运输是靠独轮车,木轨道,一盏煤油灯、一顶藤条帽,一把洋镐,落后的工具,黑漆漆的井巷,这是福建煤矿最早的容颜!煤炭从井巷出来后,因为没有煤仓,煤矿家属们都一人一担,挑着煤炭往返于几百米外的解放牌卡车上。就是在这样落后的生产环境里,福建煤矿逐渐发展起来,这里的煤炭还曾远渡重洋,外运到朝鲜。煤矿工作虽艰苦,但我年轻吃得苦,安下心来工作,从年轻到两鬓斑白,从孤独一人到成家立业;因为表现突出,我在煤矿还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刚到煤矿,我一个月能有二十多元,每每发了工资便寄了一些回去给父母,侄儿、侄女上学也要花钱;随着改革开放深入进行,煤矿跟随着国家发展的脚步开始蜕变,家乡也是如此,矿里有了电话,我从电话里或信件中,也粗略地知道了家乡已经有工厂了。之后,公路也有了,我时常坐着班车回去,一路颠簸七、八个小时才到家。回矿时,我挑了整整一担荔枝,来自五湖四海的工友们好奇不已,品尝之后赞不绝口,后来,工友们一看到荔枝,就会想到我家乡的荔枝------福建莆田荔枝,据说,这荔枝是杨贵妃吃的贡品。

在煤矿工作了一辈子,从第一颗煤炭出井,到如今煤仓高耸如山,我把青春岁月都洒在井巷里,都洒在煤矿里;而在我的思想中,这一抹荔枝红最具深情,是我内心珍藏的乡愁。


退休之后,我在去与留之间做选择,去,即是离开煤矿,留,就是在煤矿安度晚年。受内心一股乡愁的诱惑,受一颗荔枝的诱惑,我选择回归家乡!在此时,荔枝的醇香越发浓厚。


进入新时代,不仅是煤矿发生巨变,不仅是家乡发生巨变,不仅是福建发生巨变,神州大地皆已发生巨变!看神舟上天,看辽宁舰出海,天眼望穿苍穹,我们祖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


阅读 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