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幸福晚年

廖辉军
2019-10-23
来源:

国庆假期,我回了乡下老家。车离家门还有段距离,大老远就看见母亲忙上忙下,钢筋、水泥、沙石堆满了晒场,正准备着平整新屋地基的材料。


“这里有我呢,你就不用插手了,免得弄脏了衣裳。”母亲见我下车后拿起砖块不知所措的样子,赶紧制止了我的“帮忙”。于是想起这么多年来,我回家的次数越发见少,对一些事物明显生疏了。


我心里纳闷,老房子以前住着不是好好的吗,为何母亲又想着要加盖新屋了。而更多的是心疼,俗话说:“做屋打船,日夜不眠。”母亲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要为这些劳神费力。


“如今政策好得很,农村建房有补贴,你看湾里家家户户都是小洋楼,说来我们还是拖了大家的后腿呢。”


母亲的话,一下子惊醒梦中人。我才意识到,现在农村的变化确实蛮大,平坦的水泥路直通每户家门前,山也变青了,水也更绿了。反观我们家这幢年久失修的老房子,漏风漏雨,昏暗潮湿,外面墙皮早已脱落,相比之下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新房子坐南朝北,阳光充足,还设计了城里一样的大厨房和卫生间,以后你们姐弟回来住就方便多了。你看家里空气多新鲜,吃的也是自己种的土菜,我好多年都没有进过医院了。”


听得出,母亲的言语里充满了无比欣悦和满足,此刻话匣子一打开,尽情流淌着源源不断的快乐唠叨,任凭它漫过我记忆中渐行渐远的乡愁,滋润了我饥渴许久的心田。特别是最近几年,我感觉到母亲变了许多,不像以前那样寡言少语,也不再掰着指头过日子,人渐渐开朗起来,身体日益见好,整个精气神更足了。


记得多年前,镇上成立农民山歌协会,我作为媒体人应邀前来采访。文化广场上灯光闪耀,几个统一妆扮的老年人站在舞台中央,一声声纯朴嘹亮的山歌伴随清凉的山风,久久回荡在寂静的夜空中。令我惊讶的是,从没有登过舞台的母亲竟然出场了,“国家政策真是好,脱贫致富新面貌;千桥万路连民心,路路相通惠民生……”那情景那腔调,分明瞧不出母亲有丝毫的怯场,倒从山歌中听出了超然洒脱的坦荡自如。


后来,弟弟在电话里告诉我,说母亲加入了村里的老人协会,牵头组建了老年文艺演出队,每逢节日敲锣打鼓,载歌载舞,好不热闹,前不久还让县文化馆选中参加全市汇演了呢。在电话这边,我同样被弟弟兴奋而自豪的声音感染着,一股难以言表的温暖油然而生,瞬间填满了心头。


父亲去世那年,我才十六岁,姐姐出嫁早,都是母亲一手一脚将我们兄弟俩拉扯大,期间不知尝过多少世间苦难。印象中,母亲自从年轻时随父亲去过省城,以后很少有机会出远门了。唯有一次,我想让她送女儿到自己工作的城市上学,她才没法子离家外出几天。来后时时挂念着家里的琐事,不知鸡鸭喂食没,菜园子长草没,虽然事先托付过乡邻照顾,但终究放心不下,她说哪有心思游玩呀,第二天就让我买票回家了。


去年重阳节,碰巧单位组织离退休职工外出旅游活动,我为母亲报了一个名额,事先没有与她通过气。这一次,没想到母亲爽快地答应了。旅行临走的那天,母亲开玩笑地对我说:“你们姐弟几个都成家立业了,屋里没什么可牵挂的,这不落下心闲口空挺不自在,我想趁身体还行,多出去看看,也免得你们担心。”


自从旅游回来,母亲整天乐呵呵的,逢人便讲外面世界有多精彩,高兴得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我知道,时光荏苒,似水流年,这一切对于母亲来说,没有什么比苦尽甘来更值得弥足珍贵了。


年底,我抽空回趟老家,还没进门就听见屋里人声鼎沸。原来,母亲正召集村湾老年人开会商量年底耍龙灯的事儿,大伙你一言我一句,热情洋溢地讨论着。


母亲一边与众人打招呼,一边帮我拿行李进屋,看我脸上流露出的惊诧表情,她微笑地说:“你就放心吧,大家身体都硬朗得很,只不过将多年没耍的手艺重新捡起来罢了。这次,我们打算全程录成视频,既是纪录又是纪念,还指望春节时你能回来帮忙张罗着录像呢。”


母亲说这话时,耳鬓两旁的缕缕白发在夕阳余辉照耀下,闪烁着金色的迷人光芒。那一刻,我仿佛看见一支神采飘逸、优雅纯美的银发龙灯队伍正在翩翩起舞……


岁月如梭,想来母亲与新中国同龄,一恍就有七十来岁了。以前在家乡农村,像母亲这么大年纪的人就算高寿了,而如今耄耋之年已是平常事,尊重老人与孝敬父母更是蔚然成风,许多老年人不但儿孙绕膝尽享天伦之乐,而且越来越讲究自己的活法,活出滋味,活出价值,活出美丽。


是的,最美不过夕阳红,人生晚霞尤绚烂。正如母亲所说的,相比过去,现在的日子是芝麻开花——节节高,你瞧瞧,我们这些乡下老年人也不甘落后,各有各的劲头,大家都自由快活着呢。如此看来,母亲的晚年生活,还挺幸福的。


阅读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