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大连喝粥,午在丹东吃海鲜

刘海涛
2019-10-23
来源:

2018年金秋,秋高气爽,艳阳高照。我和姐姐两家人陪同90岁的妈妈,乘坐大连到丹东的动车,回丹东老家给妈妈过90大寿。三弟和四弟在丹东正忙碌着。

早晨,我们陪妈妈在大连吃早餐。饭后,我们登上了动车。动车时速250余公里。车速飞驰,车身平稳,车厢整洁。妈妈在车上象在家里沙发一样。远望车厢外,蓝天白云,天空晴朗。红红的高梁已晒成红米,黄黄的水稻已弯下沉沉的腰,一派丰收景象。妈妈边看边说:“现在的社会真幸福啊!哪象解放前,从山东闯关东到东北,全是走路,挑着筐,抬着篓。腿都肿了,脚都磨出了血,还没有吃的,好多人不是累死就是饿死,国家发展这车多好,2个小时到丹东,以前想也不敢想啊!”姐姐打断妈妈的话说:“那是什么年代?现在国家强大了,你是最幸福的人,过生日要回老家,还需要这么多人为你服务,比过去皇太后都享福啊!”妈妈笑得象孩子一样。临坐听说老妈90岁了,有的送来橘子,有的送来桃子,都想沾沾老妈高寿的福气。

火车前行着,树木一排排倒下,楼房一幢幢抛后。姐姐陪着妈妈说着笑着。妈妈的话勾起我当兵第一次探望老家的经历。

那是1978年秋天,我从广州解放军体育学院毕业回丹东看望爸妈。我是1974年12月参军的。刚换上4个兜军官服,也想在家人邻居面前显摆一下,满足我的虚荣心。

大连到丹东不通火车,没有高速公路,只通红黄相间的长途公共汽车。中午发车,预定晚上6点到,全程正常跑6个小时。汽车出大连就行驶在乡村沙土路上,路上有牛车马车,路边每50米处还放一个沙土堆,是用来维修路面的。车子根本跑不起来,坑坑洼洼,弯弯曲曲。车子开到庄河,全车人下车去卫生间,休息15分钟。眼看天阴乌云来了,我问司机:“会下雨吗?”司机叼着香烟说:“看这天云层很低,估计会下的。”不一会,车子又艰难地爬行。离开庄河刚一会,雨就下起来了。雨越下越大,外面下大雨,车里下小雨,雨刮器也不好用,影响了司机的视线。我心里变得沉沉的。当兵后第一次探家就遇到这鬼天气。真是漫漫回家路,处处遇艰难。在看看车上的乘客有唠嗑的,有吸烟的,还有抠臭脚丫子的。预定6点到丹东,结果8点多钟才到。300多公里路竞跑了8个多小时。下车后,公交车己经下班了,那时还没有出租车。只好步行回家。雨还在下着,又没带雨衣。军装湿透了,直往地上淌水,拎得两个帆布旅行包全湿透了。给爸买的几瓶酒还好说,托人给妈买的2斤核桃酥都成了面酱。

妻子推我一下,把我从回忆中拽回现实。列车进丹东站了。真快!全程仅用1小时58分钟!真神奇!上午9点钟刚过,我们就下了火车。三弟和四弟把给妈妈祝寿地点,安排在豪华的鸭绿江边上端桥酒店。一看时间还早,就陪妈妈到江边转转。我们漫步江边,游轮在鸭绿江上穿梭,海鸥在天空上飞翔,我望着远方位的秀美山川,俯视着碧波荡漾的江水,感慨无限,思绪万千。2小时前我们在辽东半岛最南端的美丽大连,2小时后我们站在祖国最大边境城市丹东。

中午12时,我们一大家10多口人,围坐在妈妈身边,共同祝愿妈妈90岁生日快乐!祝愿妈妈健康长寿!我们品尝着黄海海鲜,喝着鸭绿江牌啤酒,欣赏着鸭绿江迤逦风光。老妈妈核桃皮一样的脸上,绽放着花一样无比灿烂的笑容。这时酒店电视机里传来著名歌唱家张也演唱《我和我的祖国》“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

阅读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