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鸿雁传书到微信视频

张剑虹
2019-10-23
来源:

深夜11点多,睡意来袭的我关掉电视准备上床睡觉,突然微信响了,在武汉照顾岳母的妻子发来视频聊天请求,我立马打开视频,妻子的头像马上出现在手机屏上。“这晚才忙完?”我关切地问道。妻子回答说:“刚刚把老娘料理睡下了,知道你还没睡,想和你说说话。”“才几天视频过,哪有那么多的话要说?早点休息,保养好身体才是正道。”我玩笑着说。“除了买菜上个街,天天就是在家中和老娘大眼对小眼,难得有个人说句敞心的话,心里憋得慌。也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家,所以忙完了就打开视频看看你。我不在家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保重身体。”没等说完,我就打断妻子的话:“知道了,我都听得耳朵起了茧,你安心招扶好老娘,不要多操心。现在不是过去,打个电话写个信都难,现在随时随地都可以视频,有事我会会及时向你报告,你要有事也可及时告诉我。”“也是的,现在比原来靠书信联系时方便多了。视频中看到你好好的,我也放心了,那就不多说吧,早点休息,做个好梦,我关了哈。”妻子说完就关掉视频。


妻子的话却勾起我思维深处的记忆,顿时让我睡意全消。1980年初,我结束知青生活到一家矿山工作,在那里结识了妻子,文学为媒书为信使,不久就开启了我们的恋爱生活,但隔年我就调离矿山,一下子变成了异地恋。从此,每周一信就成了我们感情联系的桥梁,相思凝结的纽带。每到周五的下午邮递员绿色的身影就是我最热切的期盼,那声清脆的自行车铃声就是最扣动我心弦的呼唤。如果遇上灾害天气等特殊原因,信件不能按收到,心中就会怅然若失。


有一次因为突发山洪冲毁了道路,两个星期没收到来信,我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吃不好,睡不安。一位年长的同事见状说,你们真是得陇望蜀,好了还想好呀,两个星期没收到信件就坐立不安,亏了从前的人怎么过?解放前我父亲在四川做生意,为免家中亲人倚门悬望,月月给家中写信报平安,但兵荒马乱的年月,一年都难收到一封,我奶奶和我妈老是提心吊胆、担惊受怕。60年代,我在新疆当兵时,情况好多了,给家中写信基本上都能收到,但常常是几个月之后,还要经过几多人接力传递才能收到。那位同事的话,让我的心一下放松了许多。


八年后我们结束了异地恋,也结束了鸿雁传书的生活。但我们双方的父母家人都在外地,书信还继续承担着我们传递亲情的重任。1994年,程控电话进入红安县城百姓家,我家也花了几乎一年的收入安装的了一部,与朋友联系方便多了,但因为双方父母都没安电话,和父母联系还是靠书信往来。1995年,BB机又风行一时,看到我同事人手一部,妻子又咬牙给我买了一部。


1997年大哥大成为时髦,少数先富起来者,将大哥大招别在腰间、拿在手上摇过市,在人多处突然停下对着大哥大高声喊道:“中午买菜不要买葱,冰箱中还有一仔。”让人侧目而视。直到2003年手机基本普及,为了方便工作,我也买了一部翻盖手机,2015年又给双方的父母配备了手机,从此,任是千里万里、哪怕天涯海角,我们与亲友之间都能障碍联系,有几次半夜三更有急事,单位领导一个电话,我就迅速地从被窝中爬出来,穿上衣服匆匆地就赶到单位。每到节日,祝福的短信从四面八方涌来,收件箱总是塞得满满的,到了不及时删除,就无法继续接收的地步。


2013年,智能手机大普及,玩微信、建微信群、发朋友圈又成了时尚,为了跟上时代,我和妻子又相继购买了智能手机。手机智能了,功能却没有智能,很长时间我们不会用微信,儿子常笑我们落伍了。笑归笑,儿子还是很耐心地教我们用微信,我们也以小学生的心态认真学。一个多月的功夫,我们终于学会了使用微信,妻子比我学得更快、更好,拍视频、传图片、扫码、截屏、照相、购物、聊天等都玩得十分熟溜,感觉到生活方便极了,上街购物、外出旅游都不用带钱包了。


今年春节后,卧病在床岳母病情加剧,妻子去武汉照顾,我则在家留守,从此,微信视频就成了我们联系的主要载体,三天一次视频,虽不在现场,但家中的一切妻子都了如指掌,还不时发来指令让我遵照执行。这真是:建国七十年,人间天地翻;书信到微信,只是一侧面; 烽火连天月,家书久不见;盛世平安时,视频万里传。

阅读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