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梦

熊向阳
2019-10-23
来源:


重庆是我的故乡,在重庆渝中半岛的石板坡,我度过自己的童年和青年时代,悠悠岁月几十载,尽管现已年逾古稀,但对故乡的往事,总是难以忘怀。

那时候的过江之难,我深有体会。故居面对长江,到对岸去,先下一段陡坡,过马路,再走很长的曲曲弯弯石梯,然后到江边坐轮渡。风急浪高之际,轮渡船在江面上颠簸,幼年的我常感到心惊胆颤。记得有几次,母亲说带我到南岸去,兴致勃勃一早醒来,冬天的漫天大雾笼罩,江面封航,只能眼巴巴看着对岸,无可奈何。

五十年代末,我十来岁时,有天,和同是贫穷的邻居孩子,站在屋前的坡边,眺望林木葱笼的南岸青山,俯瞰浪涛滚滚的大江。指着脚下,我突发幻想地对小伙伴说:以后,这里要造一座桥。这个儿时的戏言,后来,竟出现在我童年的梦中。

我盼了一年又一年,在改革开放大潮中,这个梦想才终于实现。1980年7 月,由叶剑英元帅题名的“重庆石板坡长江大桥”,就在我的故乡,在我故居的脚下,建成通车了。这也是当时主城区建的第一座桥,以后,重庆的建桥一发不可收!由于车流量的急增,不久,又紧挨着它,修了它的复线桥。并在距石板坡长江大桥不远的地方,建了更为壮观的菜园坝大桥;以后,还相继在重庆主城新建了李家沱、鹅公岩、东水门、朝天门、大佛寺等许多大桥……一桥飞架南北,天堑成通途,过江,不再难了。

在故乡的石板坡长江大桥建成后,80年代初,我牵着刚会走路的儿子,走出房门,到桥头漫步。看着这雄伟壮丽的大桥,望着附近我家当时还住的破旧老屋,不由心生向往:何时,改善自己的居住环境?原来:我的故乡老屋,只有12平米,拥挤,很不方便。并且,一层楼十几家人在一块煮饭,相互干扰;烧煤,烟熏火燎,浓重的煤烟,经常呛得人受不了,母亲因为长年在这样的环境里,染成肺心病等疾病,过早离世。

随着城市建设的发展,生活条件的逐步改善,我终于离开了故乡简陋的旧居,以后,几经搬迁,住进了和石板坡隔江相望、条件优越的小区电梯楼房。

我虽然离开了,却时时关注着故乡的发展变化。2006年,又在那里修建了石黄隧道——从石板坡的山下,开出一条路来,到黄花园,贯通重庆城区南北方向,将环抱山城半岛的长江与嘉陵江,连接起来。

不久前,儿子开着车,载着我和几岁的孙女,驶出南岸住的小区,上大桥,一路浏览,我兴奋地向孩子讲述过去。我深情瞭望着故乡:石板坡,那一大片简陋、破败的旧房已经全部拆除了,放眼望去:好气派的现代化立交通道,满坡的青翠覆盖、郁郁葱葱,一幢幢新颖壮观的高楼……

萦怀心里的故乡梦实现了,故乡,在时代大潮中,与蓬勃兴盛的祖国一同成长,旧貌换新颜了!


阅读45
下一篇:祖 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