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一生践行不忘初心的使命

梁冬 卫世新
2019-10-23
来源:

习近平总书记对老英雄张富清同志先进事迹作出重要指示,社会各界反响热烈。在山西新绛县也有一个张富清式的英雄,他就是在抗美援朝作战中一等功、二等功、三等功各立一次的刘耀樑。他在朝鲜战场英勇拼杀立功授奖,从未向任何人提起,那段血与火浇铸的历史,只是留存在自己心里。


“面对牺牲的战友,我怎能炫耀自己”

68岁的刘耀樑与67岁的老伴相依为命 摄影:高新生.JPG

今年已经68岁的刘耀樑,在2017年山西新绛县城举办的国防展中,刘耀樑看到朝鲜战场反击战的画面,禁不住泪流满面,并哭出声来。在村民们的一再追问下,刘耀樑第一次说出了往事。


1951年元月,18岁的刘耀樑从新绛县三泉村入伍,不久便到了东北,成了一名坦克兵,学习了半年的坦克驾驶修理技术。11月,作为战车独立第一团战士的刘耀樑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志愿军装甲兵作为新中国刚刚组建的部队,在以运动战为主的第一阶段战役后期,投入战斗,主要是集中使用,实施遮蔽阵地射击,压制“联合国军”远射程炮兵,消灭敌人纵深内集结的部队,摧毁其观察所、指挥所和通信枢纽。


刘耀樑在朝鲜战场7个月的时间,与战友一起浴血奋战,渡过极其艰苦的岁月。他们一把炒面,一把雪,坚守阵地,攻克敌军。一个苹果,谁也不吃,在战友中间传来传去,传递着深厚的阶级友情。

1952年的一次战役中,刘耀樑与战友一起在208阵地参与攻打美伪军。连长李永庆与他驾驶同一辆坦克,他们5发炮弹便摧毁了敌人的指挥所。就在他们撤退的时候,敌人打来一发炮弹,掀开了坦克的顶盖,顶盖重重地砸下来,落在刘耀樑的右臂上,砸断了右臂,震耳欲聋的炮声加上剧烈的疼痛,使刘耀樑昏迷了,当他醒来时,已躺在担架上。由于这场战斗的突出表现,作为车长的他,与连长和其他三位战友,荣立一等功,被授予了英模勋章。


在朝鲜战场,十几位战友牺牲的一幕,他始终难以忘怀。每年清明刘耀樑都要祭奠牺牲的战友。每每想起他们,他心里说,作为存活着,自己是幸运者,没有必要炫耀自己;每每遇到挫折,他就会想,比起在朝鲜战场上遇到的困苦,这算不了什么,咬咬牙就挺过去了;每每想起战友互帮互助,他就会把这一传统发扬光大。


“想起战争的艰难困苦,我能应对人生的挫折”

刘耀樑的复员证上写一等功.JPG

1958年刘耀樑退伍回家,被分配到新绛县泽掌公社拖拉机站。没想到文化革命开始了,一向工作积极的刘耀樑因家庭的富农成分,被戴上混入革命队伍坏分子的帽子,赶回三泉村。


从此以后,磨难一次次向刘耀樑袭来。因戴上了四类分子帽子,刘耀樑被取消了党员资格,在村里没有发言权,村里最脏、最累的挑茅粪、出牛圈的活都是他干。1967年,刘耀樑母亲病逝,自小失去父亲的刘耀樑,想好好为母亲送终,蒸了几个花馍敬献老母,被造反派发现,说刘耀樑复辟,搞四旧,拉到街上游斗,让他爱人端上花馍,他敲着锣,一边走,一边喊:我想复辟,搞四旧。这年清明,刘耀樑悄悄在家里点燃香火,对着香火他默默地说:战友们,我遭不幸,但我能顶得住。


1967年6月,刘耀樑的家里,闯进三个人,声嘶力竭地说:你和老婆两个坏分子都到大队交待问题。说着拉着他们就走,刘耀樑恳求地说:让我把门锁上一起走,造反派坚决不让上锁,说:老老实实跟上走,不走打断你们的腿。在大队他俩呆了一个多小时后,回到家,房门大开,家徒四壁的家,也被这伙人翻得遍地狼藉。刘耀樑赶紧看他的英模勋章和残疾征,不见了;老伴赶紧寻唯一值钱的一对玉镯,也找不到了。刘耀樑真想大声骂:这些丧尽天良的家伙。但是他没有骂出声,只是攒着拳,心里流着血。庆幸得是复员证装在身上,逃过了一劫。那年,刘耀樑怕苦了孩子,把刚满一岁的孩子送给了别人,两岁的女儿送给人时哭着喊:爸爸、妈妈,我哪里也不去!这场景至今还深深印在他的脑海里。


事后他们向这几个人索要英模勋章和残疾征,这伙人理都不理他。文化大革命后期,刘耀樑找到县农机局领导,提自己的工作和党的关系。领导说,你是党员事我们都知道,但你的成分不好,我们给你恢复了党藉,就要连累我们。做人低调的刘耀樑,之后再也没有开口求人。


“部队的传统,是我一生做人的标杆”


刘耀樑的复员证书,在家里保存了60多年,上面清晰可见,一等功一次、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一次的字样。


现在,刘耀樑已是耄耋之年,许多事情已经淡忘,但对他1951年元月5日入伍,1953年2月3日入党,记得清清楚楚。他说:“这就和我的生日一样,不能忘记。”也正是这种信念,8年的部队生活,使刘耀樑养成了良好的习惯,关心他人胜过关心自己,对自己的事,总是忍让,对他人的事,他总是给以关注与关心。在部队当战士,是一名好战士,当车长,是一名好车长。他手下的战士一个个提拔了,他由衷的高兴。


刘耀樑在泽掌拖拉机站工作了8年,被作为坏分子撵回家,没有了工作和党籍。别人劝他找领导反映,刘耀樑说,那是领导考虑的事,咱不能添乱。回到家挨斗,他忍气吞声。与村民他和睦相处,无论谁家有事,他总是主动尽心去帮。


1971年,三泉公社买回3台拖拉机,公社干部想起三泉村的刘耀樑会开拖拉机的人。便把他叫去,交给他3个不到二十岁的农村娃娃,成立了公社拖拉机站。尽管只有3个人,但刘耀樑还是用部队的方法对这3个年轻人严格管理和教育。当年跟随刘耀樑学徒的柴森林提起师傅,仍激动不已,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30年了,我没有忘记师傅的教诲和帮助,过年、逢节,我都要去师傅家看望。”     有一年,柴森林闲聊时,不经意说,快种麦子,家里缺钱还没有买下肥料。这话让一旁的刘耀樑听到了,第三天,柴森林回到家,父亲埋怨地说,看你架子多大,买下化肥让你师傅送。柴森林看到放在家里的4袋化肥,激动地说,这是我师傅他花钱买下送来的。一句话,说得全家人都流下了泪。在拖拉机站,水西村的冯贵宝年龄最大,因家里困难,与他一样大的同龄人都结婚了,冯贵宝还没有对象。刘耀樑给他找对象张罗婚事。


有一年秋天刘耀樑浇玉米地时,村里的机井出了问题,但是还勉强能提水,有的人为争水差点打起来,刘耀樑却把流到他的地头水,让给了别人。这一年,他的玉米地少产了几百斤,这家村民给他家送去几十斤玉米,他说什么也不要。13年前,他在麦场里晾晒小麦,突然雷鸣电闪,天边乌云卷来,一场猛雨就要袭来,刘耀樑让自己的爱人赶快收晾晒的麦,可是他抬头一看,西边的一户晾晒的小麦,只有一个孩子在收麦,他对爱人说,你先收咱的麦,我过去帮帮那一家收麦,结果,哪家的麦子免遭损失,他家的麦子泡在水里,他的爱人好一阵埋怨,他只是笑笑。


刘耀樑有一手做大厨的手艺,村里谁家过红白喜事,他都主动张罗,临走主人都要送给他一条烟,100元钱,他从来不要,说:都是乡里乡亲,谁不用谁。刘耀樑开的小买部,村民欠的帐,他从来不主动要,他说,有了钱他们就会还。   


刘耀樑为他人做好事,从不张扬,不图回报。对自己家的困难,他从来不提。在战斗中负伤残疾,没有向政府要残疾补助。5年前,县里让复员军人体检,他才第一次到县民政局。这些年,房屋失修,住的是丈人家的房,儿子病瘫在床,还要由老两口照顾,生活十分拮据。刘耀樑在朝鲜战场立功受奖的消息在村里传开后,一些人对这位默默无闻的功臣,增添了几分敬重,更多的人劝他找政府,刘耀樑只是说,想起牺牲的战友,我活着就是最幸福的人了。我生活过得去,不能给政府添麻烦。


阅读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