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乾坤处处春

王玉春
2019-10-23
来源:


我出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期,系“文革”开始上小学、“文革”结束毕业的高中生,在内蒙古甘河农场参加工作。在此期间,我边工作边学习,功夫不负有心人,1985年考入黑龙江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脱产学习法律二年。一个偶然机会,1989年调入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昂昂溪区检察院,由于业余时间爱好舞文弄墨,受到上级院领导的青睐,于1996年调到市检察院做专职对外宣传工作一直干到退休。虽然是学法律的,但却与检察宣传结下了不解之缘,每年在市级以上新闻媒体发表稿件200篇以上,受到读者一致好评。

敬业育成粒粒种


我把检察宣传比作一块土地,要想迎来这片土地的春天,就得学会经受住辛劳、清苦和寂寞,就得学会像一个农民,只身一人,顶着酷暑、冒着严寒,心无旁骛地耕耘着属于自己的那块责任田,更要具备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和敏锐的观察力,否则难以写出好稿子。


1997年3月新修改的《刑事诉讼法》实施后,在个别地方,律师办案受到干扰,特别是“提前介入”等权利得不到保障。针对这种情况,我来到市检察院刑检二处采访。在这里见到的却是与上述现象完全相反的情况:在专门设立的接待室和阅卷室里,桌、椅等办公用品齐全,并备有开水和茶叶,而且有专人负责接待工作。由于接待工作及时、周到、热情,受到律师的一致好评。对此,我撰写了《齐齐哈尔市检察院依法支持提前介入效果甚佳》一稿,在《中国律师报》头版头条刊登并加编后,对齐齐哈尔市检察院刑检二处的做法予以肯定,且号召有关部门向这个处学习。这篇文章,于1999年在第一届全国检察机关精神文明建设“金鼎新闻奖”评选中荣获优秀奖。


但凡搞文字材料的人,都有这样的体验:埋头笔耕劳心费神,耗体力,费精力,常有搜索枯肠,却挤不出一个字来,陷于“为求一字文,捻断儿根须”的苦闷。特别是突如其来一个限时完成的稿件,那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愁绪与焦虑,个中滋味怎一个苦字可解?凡此种种,唯敬业者,才能坐得住身、静得下心、守得住寂寞,吃得了“煎熬”之苦,才有“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叫又一村”之欣喜。


精业浇开朵朵花


我觉得一个人如果光有一腔工作热情,没有扎实的基本功,不具备相应的能力和水平,就很难把工作做到极致。特别是“爬坡过坎”遇到困难时,没有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真功夫,就涉不过险滩,啃不下“硬骨头”。尤其是新闻讲究时效性,新闻工作充满竞争与挑战。


齐齐哈尔市梅里斯区检察院原民行科科长常贵文,由于长期超负荷工作,积劳成疾,身患肝癌,2003年病逝年仅45岁。因为常贵文是全市检察机关选树的典型,其事迹,我已在2002年《黑龙江法制报》和《齐齐哈尔日报》,分别以《常贵文:为民作主的检察官》、《替屈者申诉、还法律公正》为题,进行宣传报道。常贵文病逝后,我又陪着中央、省市媒体记者前去该院进行深度采访,报道常贵文事迹的同时,还先后采访了常贵文的家人、同事和曾办理过案件的当事人,并于2003年11月19日、20日、21 日,连续三天在《齐齐哈尔日报》和《鹤城晚报》,刊发了《父爱,永留我心问》、《工作比生命更重要》、《百姓信赖的好检察官》等3篇追忆常贵文的文章,既全面报道了常贵文的先进事迹,又描述了他对家人的亲情,对同事的友情;既报道了他的理想与追求,又反映了他作为普通人充满生活情趣的一面。报道丰满、丰富,内容挖掘深,感人细节多,真实亲切的常贵文栩栩如生地走进了公众的视野,让人感到可信、可亲、可敬、可学,在社会上产生良好反响。2003年12 月25日,中共齐齐哈尔市委作出了向常贵文同志学习的决定。2004年2月23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授予常贵文“模范检察官”荣誉称号,中共黑龙江省委作出“向常贵文同志学习”的决定,并在哈尔滨召开表彰大会,产生了凝聚人心、弘扬正气,催人奋进的作用。


乐业纵享满园春


在我心里,把写稿当作一种价值体现和精神追求,乐此不疲。一段时间没写稿,或者稿少,就会觉得浑身不自住,象是丢了魂似的。同时,更有一个理想,就是尽可能地用自己的辛勤记录更多关于齐齐哈尔检察史上值得铭记的发展足迹和感人瞬间,从而让更多的人被这些检察精神所感染。


那么,乐从何来? 我的体验是:同样的题材,你能写出与众不同的味道;在与自已写过的同样题裁中,不断超越时,会有一种满满的成就感和幸福感。而更为可贵的是,要有一个理想,就是尽可能地用自己的辛勤记录更多关于齐齐哈尔检察史上值得铭记的发展足迹和感人瞬间,从而让更多的人被这些检察精神所感染。在日常工作中,为媒体撰写稿件已成为我业余生活的重要部分:我常常利用中午休息和夜晚的闲暇时间及节假日,写那些在工作中默默奉献的检察官;写判决已经生效的发人深省的案件;写实践工作中的经验和做法;写来源于内心深处的文学作……总感觉那不仅仅是在用文字反映和传递着一种信息,而足在总结着智慧、提炼着精髓、倾诉着忠诚、书写着正义。是在用心、用笔、用键盘记录着检察机关华彩乐章的一个个膏符,一段段优美的旋律。当一篇篇经验做法多次被转发的时候、新闻稿件不断被各种媒体采用的时候、论文在学术理论期刊上刊登的时候,他都会有一种酣畅淋漓的快感,这种快感,甜甜的久久难以消融……   


付出就有回报。20余年来,我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法制日报》、《检察日报》等60余家媒体发表了4000多篇文章,先后获得第一、二、三届全国检察机关精神文明建设金鼎奖新闻优秀奖和三等奖;5次被《检察日报》评为百名优秀通讯员,5次被评为优秀。由于检察宣传成绩突出,被记二等功一次,三等功7次,多次被评为优秀公务员。2016年6 月,在检察日报创刊25周年暨《人民检察》创刊60周年纪念活动中,被评为《检察日报》金牌有缘人提名奖,在全国仅有l0人获此殊荣。


现在我已退休,但我的法律梦还在,我的法治梦还在。我要利用所学的法律知识和多年写稿的实践,尤其是发挥撰写法律咨询、以案讲法等稿件的特长,为百姓解决生活中遇到的法律难题的同时,提醒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每个人都应做到法律底线坚决不碰,违法行为坚决制止,合法权益坚决维护。通过我手中这支笔,去迎接那片生机盎然的春天。


阅读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