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太平洋铁路的最后一颗道钉说起

李晓明
2019-10-21
来源:

2010年,我在加拿大西部旅游,参观了著名的太平洋铁路。这可不是一条平常的铁路,因为在地势险峻的崇山峻岭中建造铁路难于上青天,很多华工为此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这条铁路的修建使加拿大东西海岸连通,完成了联邦统一的国家重任。


1867年7月1日北美大陆东部的安大略省、魁北克省、新斯科舍省和新不伦瑞克四个省组成联邦,建立了一个新的国家——加拿大。当时位于西海岸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简称卑诗省)还没有归入加拿大的版图。联邦政府一直担心卑诗省和大片西部的蛮荒地区会并入美国的版图,因此极力说服卑诗省加入加拿大联邦。卑诗省当时提出的条件是在10年内建成一条横跨东西的铁路,把卑诗省与加拿大东部连成一体。


修建铁路的工作异常艰辛。从Fraser河上游开始到穿过落基山脉的路段最为险峻,据太平洋铁路的资料记载“著名的法瑞瑟河谷从耶鲁到里屯的58英里路段,山体全是坚硬无比的花岗岩,直上直下,深深的河谷中激流飞溅。要在悬崖峭壁上开凿出15条主要隧道,最长的一条有1600英尺长(约490米)。工人们在几乎没有立足之地的绝壁上凿洞,搭上栈道以便点炮崩山,险象环生!”。


筑路工人中有大批华工。据史料记载,1880年(光绪6年)在广东省聘请了5千名工人,亦在加州聘请了7千名华人。其中从广东跨海而来的5千名工人在修完西部这一段铁路之后,只剩下1千5百人。可以这样说,在最艰难的路段“每一英尺的铁轨下就沉睡着一个中国人”。


1885年11月7日太平洋铁路合龙,为了记念这个光辉的时刻,特意锻造了一枚金色的道钉,由公司的创始人之一Donald Smith在卑诗省的Craigellachie砸下了“最后一颗金色的道钉”,摄影师把这激动人心的时刻定格在照片中,连接太平洋沿岸与加拿大心脏地区蒙特利尔的铁路全线贯通了。


我站在那枚闪着夺目光辉的金色道钉前,仔细观察着它。它确实与众不同,虽然经过了一百多年,依然金光闪闪。在这枚道钉的旁边,竖立着一个布告栏,上面贴着那张记录历史的著名照片。我认真地察看着照片上的每一个人,却惊讶地发现那张照片上没有一张华人的面孔,占据着全部画面的,都是白人,衣冠楚楚的白人,他们正以成功者的姿态,在镜头面前炫耀着。那些在悬崖峭壁上开山劈路的华工在哪里?几千条为了这条铁路献身的华工鲜活的生命,却换不来在照片上露一个中国人脸的机会。


可怜法瑞瑟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那些为这条铁路献身的华工,再也回不到故乡。更让人难过的是,那些修建铁路后幸存的华工,七年的时间,每天工资1.5加元,去掉伙食费,几乎分文不剩。望家乡,山高路远,他们没有回家的路费,也无法缴纳针对华人入籍而设的“人头税”。


温哥华的唐人街有一条著名的“上海巷”,1885年铁路全线竣工之后,那些交不起“人头税”的华工,既没钱买一张回国的船票,也不能入籍,更无法把妻子儿女接到加拿大团聚。这些曾经为了修建太平洋铁路几乎献出生命的单身壮年男性,受到了社会的歧视。加拿大政府为了防止华人和白人工人阶层抢夺饭碗,规定了许多工作华人不准参与,只有那些最脏最累,工资最低,白人工人不愿意干的工作才交给华人去做。甚至规定,白人妓女不得对华人卖淫,即使最下层的白人女子也不得在华人餐馆打工。


一百多年前的这一幕,只是旧中国屈辱史中的一小段史实,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欧洲大陆、南洋、以及世界各地。中国近代史中的一百多年,就是一部屈辱史,割地赔款,不平等条约,任由列强们在中国的土地上烧杀抢掠。


1949年10月1日,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建立了新中国,中国人民才从此站起来了。经过四十年改革开放,中国人民可以扬眉吐气地向世界宣布,东方巨龙腾飞了!


现在,世界上只要有泉水的地方,就有华人。华人就像润滑剂,使世界各国的连接更加畅通。尤其是习近平主席提出一带一路的倡议以来,中国在世界面前腰板挺的更直了,每次在中国开国际会议,都会有一百多个国家派元首或代表团参加,华人在国外忍受屈辱的历史一去不复返了。建国刚刚七十年,世界就发生了这样大的变化,相信我们的祖国会越来越好!越来越强大!我为我是中国人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


阅读 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