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风箱情

陈筱静
2019-10-21
来源:

周末回老家,我在老厨房的杂物堆里发现了一只破旧不堪的木质老风箱,它裂着两个大口子,被虫蛀了的眼儿粘着木屑,它几乎和父亲差不多大年龄,刻着时光的痕迹,陪伴着我家几代人成长,更记录着时代的变迁,见证了中华民族巨变的轨迹。


40年代,奶奶20多岁,厨房是她的地盘。厨房里有一个土灶台和一个风箱,一年到头,一天三顿饭,奶奶总是守着灶台,手拉着风箱,炉膛里冒着红红的火苗,锅盖的缝隙中升起热热的蒸汽,再单调的食材,奶奶都能把它们变成有滋有味的饭菜。


父亲说他记忆中的童年就像陶渊明描述的“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的风景画,有蓝天白云,有相互追逐的鸡鸭,有屋顶飘向远方袅袅的烟柱,但印象最深的还是陪伴他长大的“叭嗒叭嗒”的风箱声。


风箱的发明,是中华民族文明史的一部分。它是用木头做成的长方体空箱子,活塞、两根木条和手柄相连接,用手拉的方式压缩空气,空气通过出风口进入灶膛,起到助燃作用。说白了,风箱就是手动版的“鼓风机”。


60年代,风箱在我家厨房里还扮演着重要角色。10多岁的父亲能帮衬家里干活了,这才发现烧火、拉风箱并不那么轻松,并非全是诗情画意。冬天还好,最难熬的是盛夏酷暑,坐在阴凉处休息还一身汗,更别提在灶下烧火、拉风箱了。烟熏火燎、汗流浃背、浑身刺痒暂且不提,更遗憾的是不能和小伙伴出去打弹弓、滚铁环、玩泥巴。但父亲懂事孝顺,他总是老老实实坐着干活,结果有一次风箱没拉均匀,火势忽大忽小,将地瓜饭烧糊了。奶奶看着一锅饭,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地训斥着父亲,竟流下泪来。也难怪,那时生活非常简朴,粮食极其金贵,几乎家家吃的都是“瓜菜代”。


70年代初,小型鼓风机走进千家万户。不久,家里开始用上了蜂窝煤炉子。


记得我小时候,曾帮大人一起做过蜂窝煤,双手提着蜂窝煤机,往煤泥里一放,用力碾压,然后提起机器,轻轻地按压机器上方的横杆,像变魔术一般,一个蜂窝煤便出来了。


经过几天阳光曝晒,蜂窝煤变干,就可以使用了。蜂窝煤炉子用起来挺省事,占地少,较干净,烧饭,炒菜,取暖都方便。当然也有弊端,如一开始蜂窝煤不易点燃,爱冒黑烟,冬天使用需注意通风,否则容易一氧化碳中毒等。


改革的春风吹遍大江南北,人们的生活水平如芝麻开花节节攀高。和许多人家一样,我家也用上了瓶装煤气。用灶具的旋钮就能调节火力大小,当时,这让很多人都感到不可思议。有了瓶装煤气,生活更便利了,几个人齐动手,一桌香喷喷的家常菜半小时就能搞定。风箱不起作用,母亲又舍不得扔,便将它丢弃于杂物间的角落里。


时光荏苒,十八大的脚步如约而至。随着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借助西气东输这个伟大工程,我家也用上了管道天燃气。第一次看到像蓝莲花一样的火焰,我们再一次感慨万分!在这之前通了管道煤气,不需要再扛着煤气罐跑上跑下,已经让父亲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而管道天然气无烟无尘无污染,使用更加方便环保。是啊,最初天然气深藏于地下不为人知,感谢党的正确领导,感谢科技的发展,感谢建设者的付出,这条横贯祖国大江南北的天然气能源大动脉给我们带来了光和热,带来暖意和凉风,带来经济的提速,带来更多的水晶天!


期间电磁炉、电火锅、电饭煲、电饼铛、烤箱、空气炸锅等小家电更是层出不穷、轮番登场,煎炸、烧拷、炖煮样样不在话下,让我们享受了前所未有的美好生活!


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祖国日益强大,盛世和谐,人民生活幸福美满。如今,父母还偶尔吃吃柴火饭,但风箱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看着眼前的这只沉默如智者的老风箱,我仿佛还能听见它“叭嗒叭嗒”的声音,就仿佛是一曲隽永优美的旋律,拨动着心灵之弦,伴随着我们坚定前行的步伐,走进富强中国的美好明天!


阅读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