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土地改革运动中成长

余克章
2019-10-21
来源:
1949年I0月1日开国大典刚过,党中央就布署在新解放区开展土地改革运动。这一运动一经公布,便震惊城乡。大批的工作队深入农村,走村串户,访贫问苦,宣传党的政策,放手发动群众,向地主阶级夺权,向黑恶势力讨还血债。一个群众性的土改运动,以排山倒海之势,在大江南北,淮河两岸,珠江之滨展开。很幸运,我参加了这埸运动。


当时我16岁,是一名中学生。土改需要有文化的人参与土地的计量和分配。可在我的家乡一一河南省商丘地区农村,有文化的人都是地主富农家庭成员。贫雇农都是清一色的文盲。工作队和贫协就找我;因我家是自耕农,是土改中的团结保护对象。虽然我不想停学,但家乡人民群众需要我,我还是愉快的接受並向校长说明情况。校长冯纪汉先生是延安鲁艺毕业,时任商丘地区專员公署教育科长,因商丘中学是河南省立豫东唯一名校,他兼任校长。他对我回乡参加土改非常支持。


我对家乡情况比较熟悉。我出生在軍阀混战年代,五岁起做了日本七年亡国奴。家乡被軍阀和日伪军糟蹋得民不聊生。抗战胜利后,曾寄希望于国民党政府,为贫困的农村带来一些福祉,然而令人失望。官员们更贪腐,军队更如匪;从法币到银元券再到金元券不停的换,市埸一天几倍的涨价;地主家的土地越来越多,贫雇农的人数也越来越多。土地制度太不合理了!人口约占5%的地主富农,竟占有80%的土地;而人口占80%的贫雇农则处于无地或极少有地的境地。为生存,不得不租佃地主富农的土地。租税重,劳役多,终年劳苦,不得温饱,受尽剝削和压迫。所以,党的土地改革政策深得广大贫雇农的热烈欢迎和拥护。


1949年初冬,我回到了家乡,立即投入了土改运动中。但我很快发现自己的知识不足。土地都是一块一块的,几乎没有相同的形状和大小,很多都是奇形怪状。怎么样将这些土地分给农民呢?使我作难了,一时很有些着急。于是我就向其它工作队学习,並自学中国古代珠算技法,我日夜刻苦钻研,终于掌握了土地计量和分地技法。当我手拿珠算,将一块一块田地分到每一贫雇农,並将写着他们名字的木簽插在属于他们自己的田地时,等候在那儿的人们便激动不已;有的热泪盈眶,有的跪在地里大哭;许多人当场放声高呼: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有的人还向我表达感谢。在这种场合,我也常常被感动。那是一种自发的,来自内心深处的感动和激情。这是历史的一瞬,却是永远的历史真诚。这种埸景,我至今难以忘怀。


土地改革最紧张的是1950年的最初三个月。要求在春耕大忙开始前将土地分到农户,以不误农时,争取当年有个好收成。到了1950年夏天,我的家乡土改就基本完成了。在我的家乡,平均每人分到田地三亩多。全国的土地改革因开始时间不同,也分别在1952年底前完成。有三亿多无地少地的农民分得七亿多亩土地。实际上,党领导的土地改革有两次,一次是在1946一1948年在老解放区一亿六千万人口地区进行的l;这次是第二次,在新解放区三亿一千万人口地区进行的,史称大土改。当时全国总人口是四亿七千万。


土地改革的胜利完成,使农村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建立和巩固了农村基层政权。以我的家乡来说,1948年11月解放,整个乡只派了一位乡长。十多个村庄基本上还是旧势力掌控着。通过土地改革,不仅解决了土地分配问题,还涌现出了大批的积极分子,他们中许多人都成了基层政权的成员。


改变了农村的階级关系。地主阶级被赶下了历史舞台。农村中的无产阶级一一贫雇农当家做了主人。


农村获得了思想大解放。在土改中农民实现了自我教育,思想觉悟高了。破除旧思想旧风俗旧習惯,树立了新思想新风俗新習惯。妓女们结了婚,寡妇们改了嫁,吸毒者戒了毒,游手好闲的二流子下田成了名符其实的庄稼汉。一个乌烟瘴气的旧农村,变成欢天喜地的新农村。曾经土匪、強盗、黑恶势力横行霸道的旧社会,变成了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太平世界!


土地改革运动给农村带来的深刻变化,深深地教育了我。我的政治觉悟提高了,思想觉悟进步了。深切地感受到中国共产党是劳动人民的党。我下决心追随党去做一个为人民服务的革命者。


1950年秋,经历了土改运动洗礼的我,带着土改的收获和家乡的变化,又回到了商丘中学。我努力追求进步,很快我就加入了青年团,又参加了共产党,当选了学校学生会和青年团的负责人之一,随后我又参軍入伍,成为一名革命职业軍人,年旅一生。我在土改运动中的经历,成为了我一生的精神财富,终生难忘,毕生受益!

       
阅读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