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粮证吃饭到顿顿美餐

刘剑侠
2019-10-21
来源:
《粮油供应证》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前城镇非农业户口人们的命根子。那时国家粮油紧张,对粮油全面实行统购统销,对非农业户口各类人员都是按计划供应粮油。而对单身职工不发《粮证》,只能在单位食堂吃大锅饭。而对结婚成家的双职工,才能领到《粮油供应证》。


我当时在山东潍县染织厂干秘书工作,因我是一个农业户口的临时工,一直到28岁还没有女朋友。那年父亲刚刚50岁,不惜辞掉医院院长工作,提前退休让我成为一个吃国家粮的正式工。改变户口性质很见效,不久,本厂一位漂亮女工就与我确定了恋爱关系。登记结婚后,厂总务科长韩奎章就到潍县粮食局为我们办理了我向往多年的《粮油供应证》。《粮证》上写着我和妻子的名字及每月供应的粮油数量。一年后,我们有了小女儿,给女儿报户口时,粮局又在粮本上给女儿写上了供应数量。我和妻子供应粮面每人每月30斤,女儿7斤,其中细粮占百分之七十,其它玉米、瓜干等占百分之三十。至于大米和小米等,我们职工很难买到,只有当官和有门路的人,才能吃上那些稀缺粮种。那时我和妻子年轻饭量大,供应的粮油不够吃,除了算计着吃外,还到工厂附近寒亭、纸坊等集市上买些粮食作补贴。那时上级有关部门对城乡粮食交易管理非常严格,不让农民进行粮食买卖,抓住就按投机倒把罪处理,所以只能偷着交易,但粮食价格比粮站供应的贵好多倍,那时用《粮证》到粮站买供应的小麦面粉一角八分钱一斤,而集市上小麦每斤达三角多钱,但总可以填饱肚皮了。所以当时《粮证》对工薪阶层来说非常重要。因为除了供应粮油外,每年冬季还发给一千市斤的烤火煤、十余尺布票等。这些都凭《粮证》领取,她是我们的命根子。


每年冬天,我们都要拿着《粮证》到县燃料公司拉煤碳,但供煤也分三六九等,有一官半职或有点关系的人,能买到“大同块”等优质煤块,而我们普通工人只能买些供应的一般煤炭,热量低花费贵。我们厂建在荒郊野外的虞河之畔,离县城十多华里,每年的冬天,我只好拿着《粮证》,从厂里借来地排车,请上要好的工友,拉着地排车到县城寒亭燃料公司买回供应的那千余斤低质煤炭取暖。冬天漫长,那点煤炭根本不够用,为让心爱的小女儿多些温暖,妻子就到厂锅炉房旁的煤渣堆里捡拾煤渣,手都冻出了冻疮。现在想来,真有些五味俱全。


1988年,我被调至机关从事秘书工作,妻子在企业被任命为物资科长,我家生活水平才大有提高。女儿高中毕业后,考取了西安一所大学,大学毕业后找到了心仪的工作。女儿结婚后,生了两个宝贝儿子,我和老妻就帮着女儿看孩子。我和老妻每月发着退休金,女儿和女婿也工资不菲,家里每顿饭除了时令饭菜外,大鱼大肉摆上桌。每逢周末,全家人还要到高档酒店大聚会,美酒佳肴吃个够!冬天享受着优质供热服务,夏天空调送着凉爽的风。做饭用上天然气,既快速又卫生,吃了饭再欣赏电视节目。想想当年凭粮证吃饭,看看现在顿顿美餐,真过上了神仙般的好日子。真感谢党的好领导,让老百姓日子比蜜甜。


阅读 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