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子变迁畅想曲

刘上恭
2019-10-21
来源:

三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这是建国初期农民的向往。那时人口多的家庭,却有挤在一盘炕上的尴尬。小时候,我们就挤在饭屋的土炕上。为少占空间,我和弟弟常年打通腿,免不了他踢了我,我踹了他。早晨还在贪睡,母亲烧柴做饭的浓烟,已弥漫头顶,两扇门洞开,寒风嗖嗖。我们在瑟瑟发抖中,不情愿地钻出被窝。


长到十六七岁,我住进菜园子一间过去的烤烟屋。屋内农具杂陈、粮草堆积,曾祖父母两口庞大的黑寿棺摞在中间。夜里老鼠疾行和撕咬声不断。墨水瓶做的煤油灯,伴了我多年。那时我常想:何时能住上宽敞明亮的大房子呢?


1975年参加工作,我住上集体宿舍。1980年结婚时分到一间不足十平方小平房,两张单人床一拼,就占了大半。第二年学校给调到两小间连通的土坯房。墙体潮湿,地面低凹,一进门就像掉到了坑里。


没想到两年后,单位盖起了两座四层的宿舍楼。我这个年轻教师,虽排名在后,住到顶楼最西首,可住上新房的愉快心情,比过年还高兴!60多平方,两室一厅,进门是窄窄的走廊,一侧是狭小的卫生间。房子虽然不大,毕竟有了独立的卫生间。后阳台罩起来兼做厨房,洗菜、做饭、洗衣等,再也不用跑到很远的地方,排队使用公共水龙头和卫生间了。北方冬天寒冷,学校还给安装了暖气。不久,我也装上了固定电话。五十年代“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梦想,终于实现了。


从我家后阳台俯瞰,是学校宽阔的操场,四周绿树参天,白色跑道像五线谱那样好看。操场一角,双杠、单杠、吊环,每天我都会在那里晨炼。住楼的感觉,真好!


1999年,单位福利分房,亲朋好友帮我凑了几万元,分到一套面积145平方,三室一厅的大房子。坐在独立的书房,看着满架的图书,心生喜欢。洗手间分里外两间,比过去不知大了多少倍!暖气、天然气俱全。当时流行一句话说:一楼黑,二楼暗,三楼四楼住高干。住在三楼的我,仿佛也成了“高干”。


随着经济收入的增加,过了几年,我卖掉原来的房子,购买了一套周围环境更方便,面积更大的三室一厅商品房。做饭、取暖,是既环保又节约的天然气。家电配置,一应俱全,健身器材也有了自己的空间。


从小时候挤土炕、睡烤烟屋,到工作后住集体宿舍、结婚时住小平房、土坯房,到后来住楼房,面积越来越大,设施越来越全。60年前住好房子的梦,早已实现。每到晚上,全家人坐在一起,看着电视,其乐融融。老百姓的生活,就像吃着甘蔗上山,步步高,节节甜!


国家富强了,人们才幸福。建国70年,中华大地,换了人间!


阅读 105
下一篇:雄安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