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经历了日益美好的退休生活

李宗杰
2019-10-21
来源:

我1949年12月参军,1958年转业,1997年退休。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我有个梦想,就是期盼到老年时家庭能过上“丰衣足食”和“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生活。退休时,我感到梦想已经基本实现。老两口和子孙都先后住进楼房,家里装了电话机,饮食满足需要,衣物家具充足。我怀着满意心情安度晚年。而隨着国家经济社会大发展,我和老伴退休生活日益美好,却在多方面超越了我过去的梦想。


我家现在居住面积人平超过50平方米。我退休时,全家11人,有分得的新砖混结构福利楼房3处、租住旧砖混楼房1处,建筑面积共260平方米,人平23.6平方米。这比起我经历的改革开放前30年的居住条件,如上世纪七十代初我家在黑龙江垦区5人同住一炕、人平4.5平方,已经是天壤之別了。而我退休后的十几年间,家庭参加了单位组织的全额集资建房和团购房,先后集资购得新钢混结构高楼住房3处。2012年后,全家11人实有住房5处、560平方米,人平50.9平方米,比我在职时翻了一番多,住房质量也大大提高了。


小轿车陆续进我家。3个子女中,儿子和小女都购置了小轿车,先后有桑塔纳、蒙迪欧、美式吉普指南者、长安CS75等。老伴现年84岁,身患高血压、糖尿病、尿毒症等7种特病二、三十年,每周3次以上门诊治疗和前后30多次住院治疗,主要靠子女开车接送,特别是多次夜间突患重病,立即就被送进了医院。由于抢救、治疗及时,老伴多次转危为安。近七、八年来,我俩因年高(我现年85岁)、病重,不能像过去那样参加离退休人员健康休养,更不能外出旅游,子女们就在节假日驾车送我俩在市区和郊区漫游、休闲,特别是经常去铁山坪、南山、缙云山、两江滨江公园等,使我们经常享受到青山绿水、花丛草地、蓝天白云的美丽风光,盛夏纳凉,冬阳取暖。每当这个时候,我俩是最快乐的。


“下馆子”成为家常便飯。我在职期间,除出差外,为“打牙祭”专门去饭店,在军队10年中只有两次,还是上司请客;在黑龙江垦区28年间,我和家人只是在调动工作没安好家之际,先后去街上飯店吃饭四、五次;1985年后在重庆工作期间,我和家人也只是在重要节日去餐馆聚会。退休后,我们“下馆子”日益增多,尤其近十多年来更是习以为常了。既饱了口福,又享了天伦之乐。


新时代的信息化、智能化,给退休老人带来了过去意想不到的美好。我家的孙女们常说,现在是一部手机走天下。我家人人有手机,4台电话座机,6台电脑。我俩虽多不会操作,但也常常跟着儿孙得到实惠。我俩有时不想做飯,小外孙女在异地网订外卖,就近餐館热络可口的饭菜就按时送来了。老伴念叨难忘34年前在辽宁火车站台吃到的沟帮子烧鸡,3天后小女儿网购后就提着现在的名牌沟帮子烧鸡送到了她的手上。我俩有时急需乘出租车外出,子、孙异地网约,我们就在指定的最近地点很快上了车。我过去给报刊投稿,都是仔细抄写后跑邮局寄发,又累又慢。近些年,我学会电脑写字和发送电子邮件,鼠标一点,发送目标立即到达,我十分高兴。


养老金增长既快又多。进入新世纪,企业退休人员养老金“十五连涨”,机关事业单位也不断增加。我和老伴属机关公务员序列。老伴1990年6月退休时退休金142.98元,经近20次调整,2019年养老金总额增至5596.05元。我1997年10月退休时养老金总额686.5元,经十余次调整,2019年增至8663.3元(其中包括建国初期参加革命工作的退休干部生活补贴和获省部级社会科学优秀科研成果二等奨者提高退休费比例10%的养老金共1320.8元)。这是我们退休后生活日益美好的根本保证,充分体现了党和国家对退休人员的关怀。


阅读 81
下一篇:我的读书人生
上一篇:雄安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