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太原:积极引导老年人社会参与

2019-09-18
来源:中国老年杂志

太原市委副书记李新春(中)、太原市老龄委常务副主任郝建业(右)看望老人

为充分发挥老年群体在经济社会发展、文明城市创建、居家养老服务以及传承红色基因、弘扬优良传统、促进文化繁荣、关心下一代成长等方面的重要作用,助推太原老龄事业与经济社会协调发展,近日,太原市老龄工作委员会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做好老年人社会参与工作的实施意见》。老年人是社会的宝贵财富,是党执政兴国的重要资源,是推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的重要力量。老年人社会参与是当前人口老龄化严峻形势下,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基本政策框架。是国家为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保障老年人合法权益、整合老年人才资源、发挥老年人作用、助力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举措。

意见指出:老年人社会参与是当前人口老龄化严峻形势下,国际社会的共同呼吁,是我国当前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减少老龄化社会负面影响、综合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客观需要。

老年人有丰富的人生阅历和经验,有毕生积累的知识、技术和技能,沉淀了对人生价值和社会发展的真知灼见,在智力结晶和品德沉淀上拥有其他群体不可替代的优势,有效开发老年人才资源,鼓励老年人带头遵纪守法、自尊、自爱,远离黄赌毒,防诈骗、防传销,弘扬正能量、营造和谐的社会氛围; 合理配置社会资源,鼓励老年人在各经济社会领域发挥作用,为社会经济发展注入强劲动力;挖掘老年人巨大的消费潜力,正确引导老年人消费,刺激和拉动老龄产业、服务业和经济的增长,从而使“老龄化对社会经济的压力转化为促进可持续发展的动力”,对促进我国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意见强调:围绕市委市政府中心工作和改革发展稳定大局,充分激活老年人才的力量,完善老年人社会参与的政策支持,鼓励老年人参与经济社会发展,让更多的银龄人才科学、有效地服务社会、实现自我,真正成为经济社会发展和和谐社会建设的积极参与者和有效贡献者。

timg.jpg

党政主导,社会参与。自愿参与,量力而行。因地制宜,循序渐进。是科学把握老年人社会参与的基本原则。老年人社会参与的形式在全市“五老”骨干带头引领参与社会的良好格局中,进一步深入分析老年群体的优势特征、意愿倾向等,广泛搭建平台,灵活创新形式,鼓励和支持广大的低龄、健康、有一技之长的和热心公益事业的老年人,以增加经济收入、为社会做贡献、或体现自身价值、发挥专业技能等不同动机,以有偿与无偿相结合、低偿与补助相结合、帮忙与志愿奉献相结合、正常上班与半天工作相结合、家庭与社会相结合等灵活可行的形式广泛参与社会,最大限度地发挥余热、贡献力量,实现自身价值。


创新适合老年人社会参与的形式多样,生产管理服务类。主要是有收入倾向性的社会参与。是依据特定的政策法规、协议签订等,老年人重新从事有偿的工农生产活动、社会管理及社会服务工作等。主要包括,或由组织安排到新的岗位发挥余热,或继续反聘回原岗位继续工作,或自主从事生产经营、务农经商等活动,或自愿协议到民营或社会组织提供脑力或智力服务,获取有偿或低偿报酬等; 文化艺术爱好类。主要是以追逐文化艺术兴趣、爱好为出发点的社会参与。是老年人为了丰富、愉悦精神文化生活,依据兴趣爱好经常性地参与文体活动等,特别是一些老艺术家发挥余热,在民间或团体组织、参与各种群众喜闻乐见的文体娱乐活动等。主要包括,发挥文体特长,参与文艺演出、参加文体比赛,组建文化艺术团队传承技艺、展出作品等; 家庭照护类。主要是以自身家庭为服务对象的社会参与。指体力条件较好的老年人,在其他家庭成员时间、精力等有限的情况下,从事一项或几项家务或家庭照护服务。主要包括,家务操持,孩童养护、子女教育、老人照护、配偶陪伴、家风传承等;志愿服务公益类。主要是以利他、不求回报地服务社会、服务他人为特征的社会参与。是老年人在社会、社区的号召鼓励下,在自身无偿奉献社会的意愿推动下,依据德昭望重、精力尚充沛等优势,有组织或单独从事基层治安维稳、青少年教育、福利事业、政治宣传等工作,助力基层管理和社会发展。主要包括,参与社区志愿服务活动,邻里互助,环境保洁、助力基层经济社会发展等;社团协会组织类。主要是通过加入正规的团体或组织来提供服务或开展工作的社会参与。指老年人依据个人特长、兴趣、意愿倾向等加入到相应的协会或组织,通过有组织的集体活动来服务社会、贡献力量。主要包括,各类文化体育协会、社区(农村)基层协会等组织的社会参与活动;   除以上几种参与形式外的其他普遍常见的参与内容。如,调查研究,当好各级政府部门的参谋;提高合理消费,促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健康发展;著书立说,传播思想,传承经验等。

意见要求:老年社会参与是老年人自愿回归、服务社会的基本权益,应当充分尊重老年人个人意愿,安排与其年龄、智力、体力、技能、时间等相适应的老年人社会参与内容与形式。

老年人是社会弱势群体,要继续完善以《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为基本法的老年法律体系,规定可操作的权利与义务,尤其保障老年人正常参与社会生产、工作等要与在职人员享有同等待遇和权利,使老年人的社会参与走向法治化轨道。在参与工作的主要内容、相关责任等协商明确或签订书面协议,切实维护保障老年人在社会参与过程中的合法权益。

各级政府和有关部门要切实做好统筹指导工作,有效衔接社会保险、社会福利、商业保险等政策制度,全面整合基层治理、社会管理、公益慈善、企业公司、团体组织等各类服务或工作载体,合理健全和完善老年人社会参与的薪酬、岗位补贴、意外伤害保险等制度,积极构建老年人社会参与的多层次保障体系;各用人单位和组织要积极创设更多的老年人社会参与优先优待服务和岗位,并结合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状况,切实做好老年人社会参与的交通、食宿、差旅、工服、劳务补贴等保障工作,确保老年人社会参与的细节落实顺畅、高效;各类社会、商业等保险组织要积极支持配合,守护好老年人社会参与的安全底线,发挥重要的补充作用,切实确保老年人在老有所养、老有所医、老有所乐的基础上实现老有所学、老有所为。  


阅读 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