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式一、熊德威,父子传奇,报国一生

2019-09-17
来源:
熊式一是与林语堂齐名的国际文化名人,倾其一生传播中国传统文化。
他的长子熊德威毕业于牛津大学,在祖国最需要的时候,毅然回国效力。

很长一段时间,父子俩的故事却鲜为人知。一个偶尔的机会,记者在北京顺义西赵各庄村一个幽静的小院,见到从北京城里人民日报宿舍搬来的张华英一家,在一摞摞横跨半个多世纪的报纸资料、英模纪念章、空军情报部的证明里,张华英向记者讲述了老伴儿熊德威及父亲熊式一那尘封已久的家国情怀。

1.jpg

牛津大学毕业,靠一路打工挣钱回国参加建设
张华英退休前是北京团结湖三中的政治老师。一见面,她就对记者说,这里不好找吧。记者说现在有导航,再难找的地方都了如指掌,“但网上关于熊德威的信息却没有。”记者开门见山地说。
“你先看看这。”张华英拿出一份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部情报部的一纸证明,上面写着:熊德威,1949年毕业于牛津大学英国文学系,获硕士学位,是世界文化名人熊式一的长子。他放弃了其父为他在联合国驻希腊某机构找好的工作,不顾英国社会的种种阻挠,毅然回国参加新中国建设。1950年底报名赴朝参战,从事情报工作,荣立二等功,出席空军战斗英雄功臣代表大会。他先后在空军工程学院和空军指挥学院工作,为部队培养了大批人才。他曾借调参加党的八大翻译党章工作,参与组建《中国日报》(英文版)创刊。该同志从回国后的大部分时间,献给了祖国的国防事业,是一位无私奉献的好同志。“原来他是搞谍报的幕后英雄。”记者由衷地感叹。“你再听听他的经历,会知道他们家都是什么样的人。”张华英开始与记者聊起了德威的家史。熊德威12岁时,从家乡江西南昌被日军轰炸的炮火中死里逃生,投奔在英国留学的父亲,后考入牛津大学,与撒切尔同级不同系。毕业时,正值新中国成立,他靠一路打工挣钱,坐船两个月从伦敦到了北京,得到新中国的热烈欢迎,被安排在文化部外联局工作。周总理亲自交待,给这些回国专家最高的待遇。张华英记得自己大学毕业工资是56块钱,而熊德威则是好几百元。
这时,抗美援朝战争打响,熊德威二话不说就报了名,是归国的几十位专家中第一个。到了前线,他被分在空军驻朝情报站,用雄厚的英文功底,在地面与美国飞机作战,侦听美空军无线电通讯信号。
张华英说。“那时,空军司令员刘亚楼要熊德威等人先于雷达10分钟发现美机出动。熊德威也不负众望,对敌机上发出的从起飞、爬高、编队、攻击等交流信息一听一个准。不久前一位在部队的朋友告诉我,空军某位司令员最近谈起抗美援朝,还提到熊德威,说他通过侦听和审问美军俘虏获取的情报,把美国王牌飞行员打下来,保卫了小丰满水电站等重要军事目标。当时美军还不相信我们的侦听有这么厉害。”

2.jpg

家产捐完上战场
1955 年,台湾海峡金门、马祖诸岛一度紧张,美国要对中国大规模核攻击。熊德威从朝鲜战场紧急调往福建前线。张华英说, “从报名参军开始,熊德威就报着为国奉献,不惜牺牲的念头。当他路过老家南昌时,把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捐献出去,600 多平方米的房子捐给了南昌房管局;家中的明清朝家具,现在看都是无价之宝,全捐给了江西博物馆;他外公收藏有几百幅珍贵汉魏碑帖的‘蔚廷图书馆’也捐给了江西教育局,空身一人上了前线。”熊德威的外公蔡敬襄,是南昌有名的收藏家、教育家,在晚清及民国时期护文物、促文明,开化民智方面做了很多贡献。因熊德威是他唯一女儿的长子,就过继过来,让熊德威继承了他全部家产。熊德威从回国那天起,就对身外之物看得很淡,张华英说,“《中国日报》评高级职称,整个人民日报、中国日报就一个名额,他具备所有条件。但他说周总理给自己的待遇够了,他不参评,把名额让给别的同志。我在想,一个老牌帝国主义培养出来的学生,在党的教育下能做到这一点,我除了更爱他,最好的方式就是学他身上优点。我在学校也放弃评高级职称涨工资的机会,学他一样去奉献。”张华英笑着说,但双眼有些湿润,满满的都是对老伴儿的不舍深情。
熊德威于2006 年81岁去世,友人送他的挽联:德深及心,翻译有著,不图功名,名垂千古;威扬于众,戒马留迹,无论风流,流芳千古。
原来,网上没有的信息都留在民间,留存他同事及家人心里。
《王宝川》3年连演900多场,轰动欧美

3.jpg

张华英是湖南长沙人,踏入这个传奇的家庭,是她有位传奇老师。她告诉记者,“教我初中语文的是毛主席诗词《蝶恋花·答李淑一》的李淑一老师。李老师特别喜爱我,大概是我在课堂朗读古文时声音洪亮,所以各方面都对我关照,我才顺利地考上东北师范大学。”在东北师范,张华英与熊德海成了同窗好友,熊德海就把哥哥熊德威介绍给她,张华英这才知道他们父亲熊式一是一位在欧美闻名的大家。
熊式一毕业于北京高等师范(现北京师范大学)英文科,他以文言文翻译《富兰克林传》、创作剧本《财神》,交与胡适主持的中华教育文化基金会(美国退还的“庚子赔款设立的民间文教机构),希望采用出版。被崇尚白话的胡适拒绝,徐志摩看了却大为推崇。武汉大学、东北大学都想聘请他为教授,但碍于他没有外国大学学位,没有聘成。于是,熊式一动了留洋的念头。
胡适知道了,主动索要他的译稿,并预付稿费,资助他留学。1932年,熊式一留下妻儿,西渡英国入伦敦大学念戏剧学博士学位,毕业后在剑桥大学教授元曲。当时世界看积贫积弱的中国,除了三寸金莲,妻妾成群,就是吸食鸦片的落后形象。
熊式一为了给祖国正名,选取了中国的传统剧目《红鬃烈马》改写成英文舞台剧《王宝川》,并亲自导演,从1934 年开始在伦敦连演3年900 多场,轰动一时。英国玛丽皇后等皇室成员、大臣与市民等纷纷前往观看。1935 年,此剧又移师美国,在纽约百老汇上演,罗斯福总统夫人亲自接见他并与他合影。《王宝川》后辗转瑞士、荷兰等20 余国上演。
熊式一还把《西厢记》翻译成英文,他创作的《大学教授》《天桥》等多部英文剧本、小说,展现晚清以来中国社会的巨变和革命的过程。
张华英告诉记者,“1936年,熊式一回国准备接妻儿去身边团聚,‘七七事变’爆发,他被全国文人战地工作团推荐为主席团成员,返回英国宣传中国抗战,寻求国际支持。”当时英国首相丘吉尔迫于保守势力压力,答应日本关闭为中国提供军事物资的滇缅公路。熊式一曾陪同孙科见过丘吉尔,知道丘吉尔表示过支持中国抗战,当即写信指责丘吉尔,并在报纸上批评英国当局,广泛引发舆论同情。很快,丘吉尔夫人给他回信说:“滇缅公路又开放了。
熊式一还执教过英国伦敦大学、美国夏威夷大学、新加坡南洋大学,并在香港创办清华书院。他的许多学生在世界一流大学执任中文教学。后来他把《王宝川》改写成小说,出版了上百个语种,一些国家将它指定为中小学必读图书。他翻译的《西厢记》更是英美各大学中文系教材,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还把它印成大学丛书。
在国家外敌不绝、战乱不断、山河破碎、家无宁日的时代,一介文弱书生,以一己之力,在世界上树起中华文化大旗。二战后期,蒋介石请熊式一写英文版《蒋介石传》,这本书阻碍了熊式一在新中国成立后的回家之路,和他半世纪在大陆鲜为人知。等到他再回故乡,已是一位89岁的老者,时任中央统战部长费孝通和画家吴作人热情地宴请他。两年后的1991年,熊式一病逝于北京,也算叶落归根。
兄弟姐妹6人中5位毕业于牛津大学
张华英说,“公公与婆婆蔡岱梅育有6名子女,他们对子女的教育非常看重。女儿熊德兰、儿子熊德威、熊德輗3人同一年考入牛津,当时在英国成为美谈,被媒体争相报道。后来小儿子熊德达、小女儿熊德荑也考入牛津,一家兄弟姐妹5人毕业于牛津大学,在英国也算是凤毛麟角吧!
除了子女出类拔萃,熊氏家族也是人才辈出,熊式一的表侄许渊冲被誉为“诗译英法唯一人”,许渊冲说,“熊式一表叔写了一个英文剧本《王宝川》,得到英国大作家萧伯纳的赞赏,并在英美舞台上演,引起轰动,这更加强了我学英文的念头。
身处这样的传奇家庭,张华英感慨自己无时不在受教育。她说,“几十年人生经历告诉我,世界上人大致分两类,一类是索取型,另一类是奉献型。我的公公熊式一、丈夫熊德威就是奉献型的典范人物。我要把熊家两代人为国奉献的精神告诉子孙;把国家危难时冲上前线的战士,为国牺牲的英灵到底是为了谁的信念告诉后代。
熊德威、张华英的子女都学有所成,第3代已有五六个获得博士、硕士学位。大儿子更是主动把父母给他的房子让给弟弟。文化世家的家风家学,影响着一家人,改变着一代人,延续着中国传统的德与善的力量,无声地发扬光大。


阅读3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