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 工人 作家

李庶铭
2019-09-16
来源:

伴随着共和国诞生的第一声礼炮响,我来到这个世界上。在省城老城区一所僻静的小学校里,我完成了初小六年级的学业。虽然数学一直不怎么样,但我的作文却在班里一直是名列前茅,常被老师当做范文在班里朗读。

1965年春天,15岁的我走进了工厂。业余时间读了冯德英同志的《苦菜花》后,我忽然也异想天开地想当作家了。可我没有冯德英那样的经历,文化程度又不高,一个织布工人,没有内行指导你如何创作,这不是白日做梦么?但是作家冯德英的长篇小说,却让我有了强烈的创作欲望,从此抓紧一切业余时间学习创作。“文革”这十年,别人都在搞打砸抢,我却每天下了班就回到家里,搬个小凳子,坐在屋檐下抄《康熙字典》,抄高尔基的长篇小说《阿尔达莫诺夫家的事业》、《母亲》、《老板》,到现在厚厚七八本手抄本还压在我的箱子底下。

“文革”结束后,神州大地迎来了文学艺术的春天。我和众多文学爱好者一样,参加了市作协举办的小说培训班。著名作家李心田、李延国等每天晚上都来给我们上课。有意思的是,有一天开课前,主持人风趣地对大家说:“李延国同志常年坚持创作,无暇顾及个人问题,到现在还没有结婚呢。同学们如果谁能给延国同志介绍一个对象,那我先在这里向你道一声谢谢了!”说得台下的学员们都哈哈大笑起来。

1982年夏天,著名作家王蒙同志陪同夫人崔瑞芳女士,首次来到济南寻访故居,来到我家。原来,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末期,崔瑞芳女士竟然就诞生在我家这座道光老宅的前院里!崔瑞芳女士在济南度过了她金色的童年时光,八岁离开济南,济南解放前夕小瑞芳就随母亲去了北京定居。这段经历,让我萌生了写作的念头,于是我拿起笔,写成文章,发表在当时省文联的刊物《文艺百家》上。第一次发表文章,而且还是在省级刊物上,使我异常兴奋!随后我又开始向省内外的报刊杂志投稿,这期间我荣获了四项省级散文奖,一项国内小小说征文奖。

改革开放拓宽了我的工作领域,也使我的创作环境变得更宽松了。四年后我加入了济南市作家协会。这些年我已累计在全国各大文学期刊共发表小说、散文、诗歌、文学评论100多万字,其中荣获市级奖项一次,省级奖项六次,国内奖项四次,并有作品入选年展。还出版了一部中短篇小说集,一部散文集。

如今我已退了休,有了更充裕的时间。我在老年大学常登台教授写作课,没事就在群里和文友们交流写作经验,畅谈写作心得。回顾自己走过的这半个多世纪的人生经历,从一名学生,到工人,再到作家,三重身份的变化,使我深刻地认识到,没有伟大的共和国,没有改革开放,就根本不会有我这个平民作家的今天!

感谢伟大的改革开放!感谢伟大的共和国!


阅读 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