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河清淤不言愁

胡爽
2019-09-16
来源:

我的故乡,地处鲁北平原。常年引黄灌溉,河道、沟渠泥沙沉积甚多。改革开放以前,每年春秋两季,庄户劳力惯例要出民工进行挖河或清淤。尤其是秋后,粮棉入仓之后,依照规律和老传统,作为农民,本应是全家老小高高兴兴喜赶物资交流大会之机,这往往又是正值上河工之时;难免会给乐滋滋的心里平添一段不太和谐的插曲。

每次“参战”的人们,都是浑身泥浆、面目全非地大干半月二十天,尚能完成任务。客观上给他们增加了不小负担和愁绪。

其实,乡亲们都也顾全大局,对上河工并无任何疑义和折扣。总觉得种田浇地需用水,挖河清淤义不容辞,责无旁贷,也就顺理成章、心甘情愿。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人收秋完毕,便要规律性地去上夫,实际就是出民工挖河、修渠、清淤、疏理河道、改造水利灌溉工程。

远看,整个工地上红旗猎猎,迎风招展,场面极为宏观;犹如兵团作战,千军万马,人山人海,密密麻麻、呜呜压压。铣蹬、镐刨、传送的;挖土、推车、挑担的;拉车、抬筐、找平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你呼我唤,吆二喝三;咋咋呼呼,闹闹嚷嚷,干劲十足,热火朝天,情高万丈……

   尤其是筑堤打夯。在这种场合,往往是管区与管区、村与村、队与队之间无形中就会暗中比拼、较劲,谁也不甘落后。再加上那高音喇叭里加油、鼓劲,歌声、口号声的气氛渲染,打夯的最是起劲儿,也最热闹。夯歌阵阵,此起彼伏,高潮迭起,呼唱声一个更比一个高,混杂着夯起夯落“咕咚,咕咚”砸地声,并令人觉有轻微震感。那简直是无法形容的火爆、热闹。

   场面非常火爆,民工们干劲十足,精神可嘉。但他们使用的工具偏于陈旧、笨拙、落后,尽管出力不小,其工效、质量并非十分理想。

改革开放以后,人们渐而懂得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之理。于是,摒弃保守落后,大胆解放思想,调动各种积极因素,千方百计解放生产力。因此,县水利、农业部门非常重视,想方设法调拨资金,大力支持。各乡镇机关、企业及个体都舍得投入,争先恐后购置了现代化程度极高的挖掘机、铲土机、推土机之类的新型机械;这些“大家伙”可以常年作业,不受气候、季节限制、影响;不仅可清淤,连新规划的挖沟开渠项目样样都能胜任。快捷、干净、麻利,省时、省工、省力,保质保量,确确实实解放了大批劳动生产力。

如今,科技不断创新发展,尤其是改革开放以后,农田水利的挖渠、清淤工程,其坡岸、地基,全部由机械化替代了人工夯。那力气相当大的挖掘机,长臂伸得远远、举得高高,可将土块、泥巴任意置放于所指之处,并且连轧带压,致使岸顶既平整又结实。速度特快,效率极高,比那人力挖掘、夯实不知强多少倍呢?

走在乡间大道上,时常听到机声隆隆随风传扬,机械长臂伸伸缩缩、转来转去,处处大搞水利,造福于民。有时还听到夹带声声京腔新韵随风传扬:“挖掘机,真厉害,成顿的泥土,轻轻地一抓就起来……”

而今的乡村、希望的田野上,条条灌渠,纵横交错如网,庄稼地里,四季清水流淌;况而旱时浇灌,涝时排洪,可谓旱涝保收;春天,四野禾苗壮,夏季,一片金纱帐,秋末,遍地泛金黄,处处飘香,粮食满仓,散溢流淌,孕育着一个个丰收年景,使得广阔天地大受其益,大有作为;美景无限。


阅读 81
下一篇:故乡的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