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桥

张 云
2019-09-16
来源:

在我记忆的深处,坐落在西汉水源头的故乡,是一个缭绕着薄雾,垂挂着炊烟,仿佛一帧艺术剪贴画的小村庄。西汉水在村前叮咚流过,无休止地弹奏着欢快的乐曲,河上有一座小木桥,石块砌成的桥堍不高,桥面也不宽,在我尘封的记忆里,小桥不啻是小村通往外面世界的康庄大道。还是在我不谙人间世事的时候,有天跟几个伙伴在桥上玩,有当兵的手里拿着枪,押着几个五花大绑的人刚走到桥上,有个人纵身从桥上跳了下去,我们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当兵的已经开了枪,那人倒在河水里再也没有爬起来。听大人们讲,那几个五花大绑的人是国民党抓的壮丁,以后我们再也不敢去桥上玩了。忽然有一天,小桥上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我们跑到桥上去看热闹,只见大人们个个欢欣鼓舞,喜笑颜开,嘴里不停地高声喊着,新中国成立了,穷人翻身解放了……从那以后,小桥成了孩子们的观赏场所和娱乐之地。那一年,我的堂叔和村里几个青年参加志愿军要去朝鲜参战,全村人敲锣打鼓送去小镇集结,小木桥两边人头攒动,热闹非凡。村小学老师领着学生,列队站在小木桥两边,高歌“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正唱着,堂叔和几个青年骑着高头大马,胸前戴着大红花,在喧天锣鼓声中昂首挺胸走上小木桥,小学生们跟着老师一遍遍高呼:“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抗美援朝,保卫和平!”……堂叔和几个青年骑在马上微微笑着,不停地向欢送他们的人招着手,那一刻,我真羡慕堂叔他们是多么的荣耀啊!几次梦中我也骑着高头大马从小桥上走过去……堂叔去朝鲜参战不到一年,在一次战斗中壮烈牺牲了,全家人嚎啕痛哭哀悼堂叔时,我脑海中浮现出的,还是堂叔骑马走过小木桥时的情景,那时我虽然年幼不谙世事,心中还是憧憬着,长大了要像堂叔那样骑着高头大马,荣耀地从小木桥上走出去,即是战死在疆场也在所不辞。

后来从小桥上走出去,在城里上了几年中学,我响应号召应征入伍,回家和家人告别那天,乡亲们簇拥着我走上小木桥,村学老师在小木桥上给我照了相,然后恋恋不舍地从伴随我成长的小木桥上走过去,走进了铁道兵军营。作为一名铁道兵战士,走南闯北终年修路架桥,我身边总带着离开故乡时村学老师小桥上拍的那张照片,每当一座新桥建成挥手告别去建另一座桥时,我不禁会憧憬着何时才能在故乡村前的西汉水上架起一座水泥大桥呢?

三年服役期满回乡探亲时,我发现那座小木桥已被石板桥所替代,桥堍比原来高了,桥面也比小木桥宽了许多,桥两旁安装有扶手栏杆,比小木桥牢靠多了。行走在石板桥上,心里感到踏实,也放心多了。伫立石板桥上,听桥下河水发出琴声般叮叮咚咚的响声,我心头涌动着记忆的波涛,油然而怀念悠远的小木桥,怀念小木桥上走出去长眠在异国他乡的堂叔。

进入新世纪,新修的直通西汉水发源地崦嵫山的公路,从故乡小村前经过,村前流过的西汉水上,架起了一座汽车通行的水泥桥,每天都有各种车辆从桥上风驰电掣。小村原来低矮破旧的灰暗土坯房,变成了一座座瓷砖装饰的绚丽砖瓦房,村中原有的羊肠小径,已拓宽成汽车进出的水泥路,我几乎要认不出故乡小村的面貌了!站在气魄不同凡响的水泥大桥上,我不禁又会想起悠远的小桥,想起小桥上走出去的堂叔,心中说不出来的激动,此时此刻我在想,长眠在异国他乡的堂叔,一定会为家乡七十年巨变含笑九泉之下,因为所有为国捐躯的先烈们,英灵永远系着故乡,系着祖国。


阅读 453
下一篇:功德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