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德碑

曹国选
2019-09-16
来源:

“吃上国家粮,住上公家房”后,尽管父母亲都在乡下,我也很少回老家。并非“一年土两年洋,三年不认爹和娘”,而是最愁回乡的路。

故乡墨水坐落在五岭腹地的偏远山冈,“要想墨水到,四方要爬坳,雨水留不住,泉水地下逃”。祖先忌讳“没水”,却难以割舍“葫芦”形状的风水宝地,故据其义、谐其音取名“墨水”,对穷山恶水的山村,对千秋万代的后人,寄托美好的希望。又因地处“四方要爬坳”的边远山区,千百年来走着一条称作“官道”的石板路。“官道”旁至今立着一座青石碑,尽管经风化剥离已经读不出碑文内容来,“功德碑”三字却仍然醒目,让人们一眼便能猜出这里铭刻的是古人开山凿路、捐款捐物的功德。“官道”穿过五岭腹地,越过大瑶山,进入广东,也是唯一的商道。连绵数十里的山路上,一块块青石板光滑如镜,留下不少骡马踏出的深深脚印,也留下不少悲欢离合的故事。

没有好路走,就少出门,出门也不穿鞋,山里人家只有布鞋,冻天在家穿。出门耕田作土、上山下水、挑肩磨脚,全靠父母赐的、坚韧不褪色的“皮”鞋。去广东贩过盐的人家,经济活泛点,才有一双木屐。雨雪天木屐摆在门口,人出门时直接将穿布鞋的双脚插进木屐里,叮当叮当地磕响石板路,好神气!

村庄四周都是山,山上生长的杉树松树油茶树,乡亲们舍不得用作柴火,大都养成了烧煤炭火的习惯。我从小便跟着大人挑煤炭,上初中后寄宿,每周两次从家里带菜,回家时总要捎带一担煤炭。饥饿难忍、疲惫不堪时,难免埋怨故乡的穷山恶水,长辈们就会讲起徒步上广东挑盐的故事。

乡亲们怀揣着苦中有乐的故事,抱着“要想富,先修路”的梦想,多次萌发接通进村公路的激情,只是盼望了多少年,激动了多少次,终因大都囊中羞涩,吹涨的肥皂泡一次次破灭。

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春风吹进山里,乡亲们用足用活支农惠农政策,端出家底作补充,终于修通了对接山外、对接财富、对接文明的水泥公路。峻工前夕,村里邀我参加庆典,我开着轿车“奔驰”在与古道并行的回乡路上,清风扑面,心旷神怡。

驶出最后一个弯道时,与古道合龙处的一座丰碑跃入眼帘。我停车步行过去,只见青石古碑旁新添的大理石功德碑披红挂彩,碑首一颗大红星光芒四射,照映繁星一片。当见到第一个名字时,我顿时感动不已,却更加羞愧难言。想来自个的捐款虽然比及乡亲们要多一些,可与自家的家底相比却是凤毛麟角,值得乡亲们给予这么高的荣誉吗?我不由泪眼纷纷, 悉心默诵每一颗星座,其中好些人名只在小时候听过,有的熟悉名字都围上了黑框,我心里更加震撼。

感动之余,我心里猛然一惊,这功德碑显然存在重大缺陷,要不是国家政策好,哪会实现村村通?因此应该大力感谢党的恩情才是。前来迎接的村支书大概猜出了我的心思,就指着另一面让我看。我的目光让六个碗口大的金字钉住了:世代铭记党恩!我顿时破涕而笑:是呀!没有共产党,就没有小康路,几代人的梦想,几代人的付出,只有在社会主义的今天才能实现啊!


阅读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