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身村真的翻身啦!”

张明福
2019-09-16
来源:

  我家住在无锡北外璜塘滩上。一个字,一个字,似乎住在这里的人们注定要受水涝之苦的。

记得1949年的个傍晚,我看着下个不停的滂沱大雨,就对隔壁的小伙伴说:“看来又要受淹了。真的,天还未亮,垫在我床上的被子就被猛涨的河水浸透了。这次暴雨,把璜塘滩、璜塘圩、璜塘河连成一片汪洋,受灾严重。

土改时,当地政府将滩上村改成了翻身村,可事实证明,改村名并没改变受灾受难的命运。1954年我14岁时水灾的情景至今仍象放电影似的,一幕一幕在脑海里翻腾。家里用高凳和木板搭起了浮桥,从大门口通向灶间、房间;老祖母睡的床被泡在水里,还被到处乱爬的毒虫咬了个大包;一头肥猪死里逃生,最后不得不逼上梁山,游到了屋后的土山墩上;还有一只来装运麦子的大木船竟开进了屋里;因为房屋全被大水包围,全家7口人只得搬到3米高的凉圈(牛棚)上吃住……

璜塘河边璜塘滩,十年倒有九年灾。地薄人穷村民苦,谁知何时把身翻?”就是我村的真实写照。

为了轻洪涝水灾给百姓带来的痛苦,记得我们那里在上世纪60年代加固过圩岸,我还参加了垫土“打夯”的活儿。到了70年代,村西的大河还疏通过河道,可由于地壳下沉等缘由,每到夏季洪水暴涨的时候老是过着住房连通河,鱼在家里游,人在水上睡,我在梦中愁的日子。

改革开放以后特别是跨入新世纪以来,党和政府为彻底根治水害,加快了抗洪排涝工程的建设。2002年,村委投资30万元,在我们村旁新建了一座排涝站。不仅如此,我亲眼看见近几年,我村附近已先后建起了七八座排涝站和节制闸,光一座白屈港璜塘套闸就投资了数千万元。前几年雨季之前,政府又耗巨资,加固了圩岸,石驳岸犹如一条长龙,站在这头,看不到那头。随后又新建了一座功率更大的排涝站。此后,几乎每年夏季都要遇上连续暴雨、河水猛涨、村庄被淹的危险期,可这时百姓说,现在有这么好的设施,危险期变成了保险期真是闸站圩堤固若金汤,电钮一按排涝快爽。

改革开放后,水害变成水利,穷村变成了富村,我村130多户村民,家家盖了新楼房,人人都过好日子汽车变多了,平均每户1.2辆,寿命变长了,我村一个村民小组竟出了3位百岁老人。现在真是一派厂多钱多汽车多、村美路美人更美的新气象。前几年,滩上村被评为江苏省唯一的优秀爱心雷锋村、明星示范村,一家评为江苏省五好文明家庭,一人评为省第二届“百佳孝星”。8年前滩上自然村还自筹资金50万元建成了同乐园和居家养老服务站。解放初被称为翻身村的穷滩上真的翻身啦!

今年年初一,村里举行第九个新春寿星团拜会,我编写的锡剧唱词“你说滩上牛不牛”演唱后,观看的村民笑得合不笼嘴,那笑声里荡漾着美的旋律,在老人们的双眉间仿佛看到了一个小村的变化,折射出了祖国的巨变。                                 



阅读 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