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心小鸡胜过关心儿子。”

杨从彪
2019-09-09
来源:

在拉萨,妻到市场上买了许多小鸡回家。小鸡是商贩从成都空运来的,每只两元七角,红黄色,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充满生机,让人愉快。妻说:“人们听惯了人间杂音,听听小鸡叫也好,它们的叫声是世界上最优美最动听的音乐。”妻的一席话,说得我们开心极啦。

说到鸡,西藏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是没有鸡市场的,要想养鸡还挺难的。养鸡,一是自己的母鸡孵蛋,二是要好的藏族朋友送些藏鸡,三是从内地买鸡带回西藏来养。我二姐夫回老家休假返回西藏时,在成都上飞机之前为小鸡灌几滴白酒,使之醉而不叫,两个多小时飞上高原,小鸡也醒了,活蹦乱跳,叫得很欢。

从成都空运到西藏的小鸡,别看它们叫得欢,其实,它们和人一样,从低海拔地区突然来到高海拔地区,也会有高山反应,有的还会突然死去,有的过不了两天就无精打采,不吃不喝,素囊软绵,每到这时,妻便给它们喂霍香正气水,或吃土霉素、四环素之类,把这些药品研成粉末,拌在鸡食中,几乎天天给它们拌药吃,有病治病,无病防病。

早上起床,妻首先是看小鸡,摸摸它们的素囊,听听它们的叫声,很奇怪,她把小鸡捉到耳边听叫声,可以准确地听出来哪是病鸡哪是好鸡,哪怕一点小毛病,她也可以听出来,并且对症下药,使小鸡很快恢复正常。

内地鸡运往拉萨,因为高山反应,小鸡很渴,我们买来后见它们很喜欢喝水,就使劲儿给它们喂水,小鸡拼命地喝,结果被水胀死了不少。作家色波是养鸡能手,他说刚买来的小鸡不能猛喝水,水喝多了小鸡就会死,无可救药。于是,妻把喝水多的小鸡倒提起来,把它们胃里的水挤压出来,小鸡的成活率果然高了。

妻每次外出回来,小鸡老远就跑去迎接她,围着她叫个不停,她随便给小鸡撒点东西,小鸡就争先恐后地去抢食,一匹青菜叶子,被这只鸡拖着跑了,另一只鸡“见菜眼开”,去夺了过来,跑得更快,你追我赶,互不相让,看它们争食的样子,既可爱,又可笑。

吃饭的时候,妻总要到门前的树下和小鸡们在一起。这时,小鸡们飞到她的腿上、肩上、手上,甚至头上,有的小鸡啄食她碗里的饭菜,有的小鸡站着尽情地欢叫,妻顺其自然,也不赶它们走,笑声不断。她和小鸡们在一起,心里舒坦极了,她的整个世界都充满了爱。儿子开玩笑说:“妈妈,你喜欢小鸡胜过喜欢儿子,你关心小鸡胜过关心儿子。”她一阵爽朗地笑过之后,又去伺弄她那些小宝贝了。

阅读 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