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 礼

陈四长
2019-09-09
来源:

2014年,我70岁。那年春天,我强烈地萌生了想写一本大书向建国七十周年献礼的念头。

我将我的想法说给老伴,老伴惊诧地睁大眼睛:“你多大岁数了,你想写个什么呀?”

我说我想写一本陕北红色革命的书,而且告诉老伴,有一帮陕北的老同志,一直在鼓动我写绥德霍家父兄的故事。

老伴并不熟悉这段历史,为了取得老伴的认同,我向老伴细述了陕北早期的红色革命和绥德霍家的一些情况。

我说,绥德楼沟霍家是陕甘宁边区时期一个有名的红色家族。霍祝三,陕北著名民主人士,延安时期的陕甘宁边区参议会参议,他提出的训练区乡干部的建议,被毛泽东重视和采纳。霍世杰,大革命时期的共产党员,曾参与领导了渭华地区的农民运动和渭华起义,人称“农运大王”。霍世英,农运、学运组织者。曾参与组织了绥德东区数千农民“抗烟亩税”的斗争。霍居湘、霍居桂、霍世瑄、霍世威、霍世仁五位延安时期的老党员,在情报、通讯、支前、边区贸易等战线,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做出过贡献。

老伴显然被我的介绍打动,静默了一会,问:“得几年时间完成?”

“三四年吧!”我说。

老伴说:“家里的事情我管,你只管用心写你的书吧!”

清明节一过,我飞到了榆林,为《霍家父兄》的写作收集资料,令我意想不到的是,这个在地方相当有名的红色家族,地方上有关他们的史料却很缺乏。尽管在县志和地区志能够轻易找到他们的传略,但均是不足千字的简介,其他的文字资料有一些,亦非常简单、零散。在其家乡楼沟,提起霍祝三、霍世杰一干人物,村人竟有隔世之感。资料收集的艰难,人们对那段历史的淡忘,使我益发感到红色文化遗产挖掘的时不我待。

怀着一颗对红色文化的敬仰之心,我投入了大范围的沙里淘金的资料收集和准备工作。在西安、绥德、榆林、渭南等霍家父兄主要活动的地方,我访问了数十位知情者和当事人,获得了第一手的录音资料和文字记录。在榆林市档案馆,我查阅了霍祝三、霍世仁两代专员主政绥德、榆林时的讲话、批示和相关文字资料;翻阅了那一时期所有的《榆林日报》。写作的几年里,我经常跑省、市图书馆和有关单位的资料室,阅读了习仲勋、林伯渠、谢觉哉、李维汉、肖劲光等边区重要人物的传记和回忆录,以及所有能找到的党史资料,浏览字数以千万计。这些重要的信史资料,为《霍家父兄》的完成提供了帮助。

写作是辛苦的,写长篇更是一次负重的长途跋涉。2018年2月26日,当我在第五稿上画上最后一个标点,我像小孩子似的向老伴喊道:“完成了!”老伴向我祝贺。我说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作品,是我们共同向建国七十周年的献礼。五年来,为了让我能够集中精力写作,老伴承担了家里的所有家务。

2018年10月,45万字的长篇红色家族史《霍家父兄》由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实现了我们向建国七十周年献礼的愿望。


阅读 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