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服装更新看人民生活的巨变

周广昌
2019-09-09
来源:

1934年10月我出生在河北省安国县(现安国市)南马村。小时候至上世纪五十年代穿衣服总是老家母亲纺织的土布粗衣。单衣多是白土布、土黄色布,棉衣都是土布染的黑色或蓝色布。冬天穿棉衣,内无衬衣,外无外罩,一冬几个月,衣服磨破了,棉絮外露了,常年穿补丁衣服。1951年我考入安国县一中后,学校要统一给学生做校服,每人一身灰色洋布衣服,收五万元(旧币)。父母亲东借西筹给凑了五万元,我高兴地交给了班干部。不久同学们都领到了一身合身的校服,穿在身上,十分漂亮。回到家中,父母和乡亲们看到漂亮的校服,都夸赞服装做的好,布料细腻,平展匀称,穿着得体,心中高兴。这是我第一次穿洋布衣服,心中高兴难以言表。这身校服平日不穿,生怕弄脏了,扯破了,只是在学校统一出操、外出集会、游行时才穿上。这样节省着穿,一套服装一直穿到高中毕业,后来衣服虽然短了些、瘦了些,但仍舍不得丢弃。

1954年我考入定县一中后,穿着紧缺,我哥哥知道后,从呼和浩特市(他工作的地方)给我寄去他穿过不久的两套单衣,布料是斜纹和帕拉蒙的。因我们两个个头相当,因此衣服穿上也较合适,这给我解决了缺衣少穿的问题。

1957年我考入河北天津师院上学,临走时父母告诉我,到了大学,要买件新棉袄,我答应了。到天津后,入冬前,我和一位同学去天津劝业场,买了一件学生蓝新里新面新棉花的“三新”棉袄,穿在身上又暖和又轻便又好看。之后又有几位同学去劝业场购买了这样的“三新”棉袄。那时农村去城市上学的学生能穿上“三新”棉袄真是天大的幸事。


这个棉袄我先后穿了11年。1961年我在阳原县参加工作后,冬季仍穿这件旧棉袄,后来棉袄袖子及周边都破了,露出棉花。我买了一块蓝布,将袖子补上补丁,周边也用新布补上,虽然不好看,但在那个年代,也不显得难看,因为当时阳原县好多干部都穿有补丁的衣服,农民穿补丁衣服的就更多了,可见当时人民生活低下,穿着极缺,这个棉袄穿到1968年冬天。

记得1968年9月初,我和工作组20余人去化稍营公社西打鱼湾村下乡,帮助该村成立革委会。当时县革委会要求10月1日前全县各行政村都要建起革委会来,全县实现一片红(都建起革委会),工作组到村后,经过艰苦耐心地工作,解决两派间的矛盾,村里两大派基本达成协议。9月27日村里召开社员大会,成立村革委会。会上叫我代表工作组讲话,祝贺村革委会成立。当时天气冷了,我要穿着带补丁、露棉花的旧棉袄上台讲话。有的同志说:“穿这露着棉花的破棉袄不好看……”我说:“好多农民的棉袄补补丁,露棉花,穿破棉袄更接近群众,靠近群众……”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干部职工和广大群众冬天穿棉衣外边没外罩,棉衣破了就缝缝补补,那时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


改革开放后,百姓的衣着有了大的变革、更新,记得1986年我做了一身深蓝色呢料服装,1988年买了一件雪花呢大衣,穿在身上,很是时髦。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又时兴皮革服装了,我先后买了一件棕色皮夹克,一件黑色羊皮大衣,穿在身上,甚是新鲜。到了新世纪,市场上的服装更是日新月异,料子上乘,款式新颖,我先后购买了太空棉保暖衣,波士登羽绒服、膨松棉保暖衣……,虽然价钱贵些,,但老年人穿在身上暖和、轻便、舒服。这是改革开放给人民带来的福呀!

回忆多年来服装的更新,真是有天大的变化,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来更新快,变化大,这说明人民收入增加了,生活提高了,这是党中央给百姓带来的福祉,是习近平新思想指导的结果。我已85岁了,在有生之年要听党的话,跟习近平走,为实现美丽的中国梦、为社会主义建设添砖增瓦。


阅读 78
下一篇:我们依然年青
上一篇:我和我的祖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