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治污染源

曹 国 选
2019-09-09
来源:

从事20多年环保工作的我退休了,本来无官一身轻,只是多少生出些烦躁情绪来。退下后该做点什么?让我想烂脑壳。当今社会上风起云涌的广场舞热、棋牌热、炒股热、旅游热等老人生活热,都不太符合我的兴趣爱好。

年下去故乡永兴,享誉省内外的“四黄鸡”吸引了我。这种鸡从嘴尖到脚尖,全身鲜黄,味美营养价值高。市场上喂混合饲料长大的四黄鸡,价格都在普通鸡一倍以上,真正吃谷米虫草的四黄鸡,山里人一般不卖,用来招待稀贵客人。吃着鲜嫩无比、香甜可口的鸡肉,养鸡——生蛋——绿色——健康,物质、精神兼而有之,于是我毫不犹豫地买了六只雌雄鸡仔回来。

重新当上时隔50年的鸡官,比孩提时当专业鸡官更细心、更耐心,连老伴都说我比带崽女还精心。先是每天带着鸡们去后山找虫米,吃野食,后来反过来是我跟着鸡们早起晚归。鸡们的时间真准确,生活真规律,难怪雄鸡叫“司晨”。因此偶尔家里有事,我只有放心大胆地让它们自己上山,等它们归窝。

一天傍晚,早过了鸡归窝的时辰,却还没见着它们的身影。我有些忐忑不安了,便顺着茅窝路寻觅而去,可直到天色墨黑了,还是没有见到踪迹。我心里生出一种不祥的感觉,或许这几只子鸡已经上了他人的餐桌。

当晚没有睡落,次日清晨重上后山寻找,两个时辰后才在一块花落草黄的地方断断续续发现鸡们尸体。只见它们已经僵硬了,嘴边都挂着血丝的竹鸡尸体,脑壳朝向方位都是一致的,可见它们在临死前还希望回到想去的地方。看得出,鸡仔有着明显的中毒症状。我深深呼吸了一口空气,觉得本来清新纯净的空气好像夹带着二氧化硫和铅砷烟尘的异味,肯定是山后那家冶炼企业漏排或者偷排出来的,鸡们死于环境污染无疑。可那是一家合法的、污染治理达标的企业,怎么还会有这么大的污染呢?

长期从事环境执法的经验告诉我,一些污染企业追求经济效益,忽视环境效益和社会效益,没有在污染治理与环保措施上下功夫,而是在与生态环境执法部门的周旋上动脑筋,绞尽脑汁玩“猫鼠游戏”,你执法人员白日上班、夜晚休息,我企业员工便完全颠倒运作,让你们环保部门防不胜防。偶而发现,最多罚点款而已,反正“守法成本高,违法成本低”,合算。

我虽然退休了,但环保还是义不容辞的责任。于是打定主意,找企业去讨说法!便用木棍挑起被污染毒死的竹鸡,毅然来到冶炼厂。没想到企业有关人员虽然与我熟悉,此时因为我已是退休人员,又没有出示执法证件,因此装作不认识而拒之门外。甚至见我所带的死竹鸡是野鸡而不是家鸡,也不能说明是因污染受害,更不能证明是他们企业的污染致死的。我只有拨通企业环保人员电话,他们虽然接待了我这个老同志,却摆出不少法律文书和正当理由进行辩驳开脱,诸如企业是合法的,环保是合格的,经过了“三同时”验收、领取了《排污许可证》等等,特别是否认近期出现过偷排漏排污染现象,还主动提出去生产现场检查监定环保设施运行状况。

我这时倒十分淡定了,也清楚他们是有备进行偷排的,于是懒得与他们争辨,只说了一句“法院见!”便挑起竹鸡要走。这时,得到报告的企业领导终于露面了,而且态度十分诚恳,主动提出对竹鸡死亡损失给予赔偿。我这才明确地告诉他们:我不希望你们赔偿分文,这几只竹鸡虽然死了,但还会开口说话的。它们会告诉法官,告诉民众,是怎么死的,该如何赔偿。企业领导见势不妙,只好问我有什么要求?我不假思索道:必须作出郑重承诺:完全实现达标排放,保护好生态环境。”而且通告企业:我会在这一带办个小鸡场,以后如果因为污染每死亡一只鸡,我一定会向法院起诉,为遇害生灵讨公道,为青山绿水索赔!

说到做到,我立即动身去老家,买来了20只雌雄“四黄鸡”,为它们在后山搭起了一个小巧玲珑的“绿色家园”。果然不久,家鸡又引出了野鸡。见家鸡与野鸡和谐相处的情景,我这个退休环保老人,仍然享受着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美妙生活。                       

                         


阅读55